正式開始上班以後,他又開始重新適應朴有天新的步調,工作主軸已經不是在接待大廳裡打轉,而是得開著轎車將朴有天載東載西,載去與客戶約好的地點相約。算助理也算半個司機的他,他的本分也只有待在車內或其他地方等待朴有天的工作完畢,然後再將人給帶回歌舞伎町。雖然朴有天一直想帶著他一同參與高級宴會,但身份就是受到現實的壓制,沒有受邀請的就是不能進去。

「這客戶基本上是有信譽的,你不用擔心會被下藥。」他拉著朴有天的襯衫與領帶,又說:「我在對面的便利超商等你,宴會完畢打電話給我就行,我再開車去載你。」

朴有天愁眉苦臉的,也不曉得有沒有將他的話聽進去,「我再去問問會場管理員,看看能不能讓你進去。」

看來朴有天還是希望他能夠陪同,可是既然規定都是如此,他也不希望朴有天去壞了宴會的規矩,「不用,我在外面等你就好,好好工作。」

後來他硬將朴有天送進電梯裡,與他揮手道別,自己也走出停車場至會場對面的便利超商。早有料到自己可能得在外頭等待朴有天的工作完成,他也為自己準備了一本書,也就是從上次到現在一直都還未看完的書籍。

至今他還是對於書本裡頭的內容不感興趣,但是不能否認,看書殺時間確實能夠殺的比較快一些,縱然這只是個人的錯覺而已。在他又將書本打開時,他的鳳眼連個字都還沒看入,腦子就率先想起了先前朴有天黏著自己時,與自己一同在客廳裡看書的模樣。

直到現在,他才後知後覺地發現,朴有天在生活上其實很竭盡所能地配合著他。不論是去公園跑步,又或者為了自己花錢買足球,還有陪著自己看著他覺得索然無味的書籍,朴有天盡是犧牲了睡覺時間來陪他,但他回饋了什麼?

他的書本攤在桌上,鳳眼看著落地窗外的街景,以及眼前的高級飯店。

他記得以前上網找貓咪資料的網頁有說過,貓是一種很自我的動物,不輕易為任何人改變掉自大的態度,應該說根本不可能改。也許朴有天是半個人的關係,所以願意做如此大的犧牲,但同時朴有天卻也是半隻貓,這樣的改變,難道對朴有天來說不吃緊嗎?他自認為應該是辛苦的。

他的小手撐著下巴,杵了好久都沒動過,直到手臂麻了,他才甩了甩,開始閱讀他的書籍。待朴有天連絡了他,他才回至停車場,然而開車載朴有天回歌舞伎町。

這路上他與朴有天沒聊上什麼話,多半都是他自我對話,思考朴有天的改變。雖然不可能要再叫朴有天做回自己,就怕朴有天又會自我懷疑是不是自己做得不夠好,可他卻也不希望朴有天太過於勞累,就為討好他。

回到了第五十樓層,本以為朴有天脫了西裝大概就要爬上床睡了,但沒想到朴有天卻說要來個睡前點心,然後逕自地跑去廚房裡頭,翻找著冰箱裡頭的優格。

「俊秀,你要吃嗎?」朴有天問。

他搖了頭說:「不用了。」

朴有天拿了一個,回至客廳來,坐上沙發就挖起了優格來吃。他的鳳眼看著身邊的朴有天,忽然問:「你這陣子發情有找女人嗎?」

朴有天愣了一會,舔著湯匙說:「我沒有發情啊。」

「是嗎?」朴有天抽了抽貓耳,以為他又生氣了,於是趕緊道:「我真的沒有發情!也沒有找女人!我全部忍住!」

他記得貓也有固定發情的季節,況且自己也與朴有天離開有陣子了,既然都忍著不發,難道不會很痛苦?他總覺得這對一隻貓來說,是相當不容易,而且是過於辛苦的事情。

他什麼話也沒說,很大爺地將朴有天的優格搶過放上課桌,欺身吻住了朴有天那帶有酸酸甜甜的紅唇,小手就往朴有天的腿間探去。回家以後脫到只剩下一件汗衫與一件四腳褲的朴有天,自然是對於金俊秀這樣的攻勢處於最不利的一方。

誰不摸,偏偏由金俊秀來摸,這讓他怎麼可能把持的住?但是他還是推開了金俊秀,喘著氣說:「不行!」

「又不行?」

他紅著臉拉緊自己的四腳褲,伸手就想拿桌上的優格往房內跑,但優格卻被金俊秀搶了先一步拿走了。這下子囧大了,他最想發的情不能發,最愛的點心也不能吃了。

「為什麼不行?」金俊秀問。

他無辜看著金俊秀,悶了好一會才說:「因為我不會克制自己……。」

金俊秀臉上笑了笑,便回:「我又沒要你克制。」

「但是昌珉說──」

「我才是你的主人。」金俊秀揚聲看著他說。

他吞了一口口水,只見金俊秀站了起身,將他的優格拿走,然後又從冰箱裡拿出未被拆封的優格,盡數拿進了自己的房間裡去。

「我的點心!」他緊張地要去拯救他的點心,但卻被金俊秀擋在門口,「你那麼想吃優格嗎?」金俊秀問。

他點了點頭,悶聲答,「嗯。」

金俊秀轉身走進房時,並沒將門關上,然而拿了他方才沒吃完的優格,背對著他朝床走去,當著他的面前一件一件衣服慢慢的脫,直到坐上床上雙腿交疊地看著站在門口的他。

「我來餵你吃。」金俊秀挑眉輕聲說。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