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日的前一晚,他洗完澡後,便拿出了古典吉他繼續他與沈昌珉的曲子。他將古典吉他的部分往前推進,沈昌珉的部分一直都沒有追趕,本打算找一天讓沈昌珉一次補齊,可後來他卻打消了這般念頭。沈昌珉的時間沒有空檔,就算有,他也希望沈昌珉能夠有時間休息,而不是為了譜曲而浪費掉珍貴的時間。直到他收起了古典吉他,留意了一眼時間,才發現已經是晚間十一點多了。

沈昌珉貌似還在繁忙,今天約好會來他這裡住一晚,不過時間都這麼晚了,也不知道沈昌珉是否真的會來。他走出了房間,在三樓探頭探腦的,看著窗外的有無他熟悉的人影。

「你還沒睡呀?」他轉過身看著金在中,只見金在中走至他的身邊又說:「剛剛昌珉有打電話給我,他怕你已經睡了,所以打來跟我說他會比較晚來。」

他微笑點點頭,低聲說:「還是別來了?感覺有點太晚。」

「不會啦,他如果想來你不讓他來,他一定會鬧脾氣。」

想想也是,沈昌珉從來就不是一個會為了討好誰而改變自己的人。

後來金在中下樓,他一個人在三樓的客廳裡呆坐,等待沈昌珉。他開了電視,從前台轉至後台,然而再從後台轉回來。一直以來他都沒有看電視的習慣,突然想找電視殺時間,自然也不知道該從何殺起。

前前後後才過了不到三分鐘,他便關起了電視。這回換他走進房間拿了上回沈昌珉看完然後留在他這裡的課外書,自己也翻閱了起來。有時總覺得沈昌珉很容易就陷於書中無法自拔,可惜的是,他並未曾了解過沈昌珉究竟是對什麼書如此著迷。他從書皮以及簡介開始看起,大概了解一下這本書的核心,之後便坐在沙發上看了起來。本以為自己的精神很好,可看沒幾頁,他的眼皮就重開始沉重起來了。他望了時鐘幾眼,已快十二點了。他站了起身,才正打算回房睡覺,就聽見樓下有人開門的聲音。

是沈昌珉回來了。

待沈昌珉揹著行李上樓以後,他們一同進房,沈昌珉才正轉過身想對他說些什麼時,他已經趴在床上睡著了。沈昌珉看著他,為他蓋上了棉被,將他們彼此想說的話留給明天。隔天一早醒過來時,他的身邊果然多了一個人。他甩了甩頭坐起身子來,沒幾下則又朝著沈昌珉的身上倒去。就像是一隻放鬆的兔子一樣,他的笑容在早晨裡顯得青澀,雖然不搶眼,但卻也能夠顯示他的安心。他趴在沈昌珉的胸膛上蹭了蹭,被吵醒的沈昌珉最後也乾脆讓他這大人兒疊上自己,拉了棉被倆人一起蓋上。

「文化中心的活動是幾點?」

「下午吧。」他趴在沈昌珉的肩膀上笑說:「你可以再睡一下。」

實習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雖然沈昌珉沒與他分享過,但從沈昌珉貪睡的樣子來看,估計沈昌珉一天也睡沒多少。他從沈昌珉的身上滾了下床,率先去廁所裡梳洗,然而下樓幫沈昌珉準備早點。約略一個小時過後,他再回房時,沈昌珉已經清醒了。

「下樓吃早餐吧!」他說。

沈昌珉整理著背包,然而拿出了一罐瓶子,丟了給他,「這給你。」

「什麼東西?」他的大眼看著手中的瓶子,總覺得裡頭的液體樣子很怪。

「潤滑劑,朴有天研發的。」

他挑了眉,狐疑的問:「要我們當白老鼠嗎?」

「沒有,他已經拿金俊秀試驗過了,他說效果很不錯。」

「所謂的效果是……?」

「我也不知道。」沈昌珉聳肩道。

他最後將瓶子放在床頭,也沒多理會,不過沈昌珉卻說:「那只能保存三年。」

「所以意思是我們要在三年內用完?」

「應該做一次就用的完了,那個分量並不多。」

「不過你騰不出時間啊。」他笑說。

沈昌珉又哼了一聲,讓他不太明白沈昌珉的心裡究竟是感嘆還是不屑這種事情。一來他們對於親暱的需求並不高,只是雙方倒是很重視對方的時間,清醒的時分希望能一起去做更有意義的事情。沈昌珉曾說要帶他吃遍全世界,而他則想為自己與沈昌珉寫一首屬於他們的合奏。至目前為止,他們仍有好多事情要完成,加上彼此的時間有限,他們自然不想將時間花在床上。

過了下午兩點最熱的時分,他與沈昌珉則揹了各自的吉他,一起走至文化中心。他們挑了一個照射不到太陽的位置,坐了下來,他拿出了自己寫的譜,朝著沈昌珉笑說:「你看,我寫這麼多了。」

沈昌珉拿過譜,輕聲說:「彈來聽聽。」

他照做,追尋紙上的簡譜,從頭彈一次給沈昌珉聽,然而他們又一起合奏直至沈昌珉斷譜的點。

「沒想到還不錯。」沈昌珉挑眉說。

「是啊,還算順暢。」他將譜收了起來,又說:「你要不要唱一首歌來聽聽?」

「才不要。」沈昌珉馬上回絕他。

「放鬆一下啊,你應該很久沒彈吉他唱歌了。」他的手肘推了一下沈昌珉,只見沈昌珉又不屑的說:「我才不要在這裡唱。」

他也沒逼迫,又是拿起古典吉他在文化中心廣場裡彈奏起來。身邊不斷有人圍觀上來,有小孩有大人,而沈昌珉則是在一旁傾聽,看著他彈吉他的樣子。這樣的感覺很舒服,天氣也不怎麼熱了,他們倆人就坐在階梯上,想彈什麼就彈什麼,彈到最後還與廣場上的小朋友玩了起來。沈昌珉第一次發現他喜歡孩子,連抱孩子的手腕也不會令人堪憂,比自己還來的不彆扭。

「你喜歡小孩?」沈昌珉問。

他點了點頭,收起吉他來,「是啊。」

後來他們在附近買了飲品,又回到廣場裡卡位,等待表演開始。

「昌珉。」他抬頭看著沈昌珉的側顏,輕聲的說:「我的戶頭有些錢,如果以後想開診所,我的錢就當本金用。」

沈昌珉垂頭看著他,先是拒絕,但爾後又是被他給說服。他說,他已打算這輩子就賴在沈昌珉的身邊,所以他可以不分你我。若是要分的精細,那麼他希望沈昌珉與他就到此為止,因為他也不想耽誤沈昌珉的大好青春。

他不知道沈昌珉是真的接受,還僅是想讓他安心而撒了謊言,但沈昌珉還是問了他,「有多少?」

「幾個億吧,都是我爸媽的遺產。」他輕聲說。

沈昌珉嘆了口氣,看著前方的舞台,還是給了一個留給未來的答案,「再說吧。」

圖畫未來的藍圖總是不容易,不過他還是希望他們能有那麼一天。他們會走過所有風雨,讓在未來的生活仍有他與他,還有兩把吉他。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