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讀者慎行點閱。    

朴有天站在門邊躊躇不前,尾巴是左右搖擺,讓金俊秀看不出他裝著什麼樣的心思。這麼做同時也是場賭注,金俊秀並不曉得朴有天到底成熟到了什麼地步,也許就算他全身脫光光,朴有天也有可能無動於衷。為了提高自己的勝算,他挑起了魅惑的鳳眼,小舌略帶挑逗意味,不疾不徐地舔了一圈自己的紅唇,然而挖了一口優格,含進小嘴裡,「不吃嗎?不吃我就吃光了。」

朴有天的貓瞳在夜裡顯得明亮,眼底欲望似乎是越來越深邃,連帶本是直佇的腳步也有了動作。瞧見朴有天緩慢的朝自己走來,還不忘從櫃子上拿過未拆封的優格要讓他餵,他的身子是往床上挪去,大膽的開了雙腿,抬頭對著朴有天笑著。

朴有天來至他的面前,跪在他的腿間,與他四眼相對,「來,把嘴打開。」他輕聲說。

他肴了一湯匙的優格,就往朴有天的嘴裡送。朴有天是一口接著一口吃,貓眼也一邊盯著他的身子瞧,「看什麼?」他笑問。

朴有天搖了頭,好似很不好意思一樣,「這什麼表情……」瞧見朴有天的嘴角有未舔乾淨的優格,他的姆指替他抹去,於是又緩緩地抹上朴有天的唇瓣,「好吃嗎?」他問。

朴有天吐舌舔了他的指腹,點著頭。到目前為止他都覺得很意外,未料朴有天竟能如此淡定乖乖讓他餵,卻一點想爆衝的舉動也沒有。看來朴有天的修行是超乎他所意料之外,他都如此犧牲地脫光自己來色誘朴有天了,可朴有天卻是安如泰山。

手中的優格成功地餵完了,他將空盒丟給了朴有天,讓他拿新的一盒過來,「你還想吃?」

朴有天眨著貓眼,點點頭。相處這麼久,他還是看不出朴有天瞳孔裡的變化到底代表著什麼意思,真的對他完全沒有起一點壞念頭?他開了一盒新的優格,同是肴了一湯匙送進朴有天嘴裡,不過這回他想玩大一點。

見朴有天吃東西吃的慢,一副優雅樣,他抬了朴有天的下巴,便傾身向前吻了朴有天的唇,與他糾纏起來。一直以來他都不太喜歡這種又酸又甜的東西,不過與朴有天一起吃的感覺並不壞,反倒是糖分多了一些,酸味漸減。

「唔……。」

雖說朴有天對他的身子一點攻擊也沒有,可就只是接吻而已,朴有天一樣能吻趴他。無論是床技吻技或者口技,他明白自己不可能比朴有天還厲害,所以他必須先行色誘,開啟朴有天的爆衝系統,接著再將主導讓給朴有天去領銜。但說是這麼說,可是做起來卻是一點也不順利。

朴有天將他吻軟以後,是將他壓了上床,可當他的紅唇被放過,朴有天卻只是撐著身子與他對望,眼神很複雜的看著他。他曉得這是種猶豫,但是卻不想表現出自己早已明白朴有天在想什麼。

「還想吃嗎?」他晃了晃手中的優格,喘著氣問。

「嗯。」

朴有天是跪了起身,似乎是以為他要從床上坐起身來繼續餵他。不過他卻反其道而行,做了一件朴有天想也沒想過的事情。他將沾有優格的小湯匙舔乾淨後,另一手拿著剩下的優格,便朝自己的身子上倒去。他從自己的鎖骨一路開始往下倒,直到小腹的部位,他漂亮的又往上勾勒一圈。

他舔著優格盒子的邊緣,一腿勾了朴有天的腰際,將朴有天拉向自己,緩緩眨著鳳眼,輕聲說:「舔乾淨。」

朴有天雙手撐在他的肩膀邊,彎著身看著與平常相當不一樣的他。他不曉得朴有天是怎麼看待現在的他,但既然都豁出去了,他也沒有其他選擇。

朴有天低身便從他的鎖骨舔了起來,大掌還將他身上的優格給抹開,食指就繞著他的乳暈,然而一口咬上。他用著手背堵著自己的紅唇,時不時輕咬自己,提醒自己不要太過於忘我。但朴有天的挑逗總是讓人承受不住,除了將他身上的優格舔乾淨以外,還將他的身子吮出紅印來。

他的乳首被吸的粉紅,下身的嫩莖也漸漸的挺立,但朴有天就是刻意繞過他最迫切的需求,有意的忽略。明明氣氛都這麼好了,就不見朴有天有脫衣的準備,只將優格舔完似乎就想了事。他輕喘著氣,不甘示弱地用了下身蹭了一下朴有天褲擋,朴有天驚覺他的攻勢,趕忙跳了起身往床頭躲去。

「不、不可以。」朴有天雙手抱膝,皺著眉頭說。

說真的,應該說朴有天是太假仙,還是太紳士了?

「都硬了還說不要?」

他緩緩的眨著眼,雙手與雙腿慢慢的朝著朴有天爬了過去。那身體的曲線,以及爬動時所擺動的屁股,朴有天看的一清二楚。他跨上朴有天所彎曲的膝蓋,一屁股就將朴有天的雙腿坐直,用著他的火熱就摩著朴有天的褲擋。但朴有天僅是扶著他的腰,卻也沒褪去自己的內褲。

如果再試最後一次,朴有天還是無動於衷,那麼他也決定放棄了。

他的小手扶著朴有天的肩膀,天生豐腴的屁股便摩蹭著朴有天的硬挺,然而跪起了身子,另一手便當著朴有天的面安慰起自己來。他的身子在朴有天的身上上下擺動,小手也隨著頻率越動越快,禁不住的淫迷盡數的傳進朴有天的耳內。

「嗯……嗯……」你這隻笨貓。

在他腰際上的大掌他感受到朴有天的迫切,朴有天時不時就扶著他腰,將他的屁股用力的往自己火熱上磨蹭。明明朴有天自己也很想要,可為什麼卻要如此矜持?放開一點一切問題不就都解決?他也想趕緊將自己在床上的主導權讓給朴有天,他並不想再讓朴有天多看自己幾秒淫蕩的一面。

他放下身段不顧一切的搓揉自己的鈴口,直到最後一刻,他的熱液是射在朴有天的汗衫上,朴有天還是沒將身上的汗衫以及四角褲給褪去。他慢慢地坐上朴有天的大腿上,肌膚感受到朴有天的硬挺,他曉得朴有天並沒有解放,但朴有天卻也沒有要拿他的身子來自我解放的意思。

老實說,這讓他覺得有些丟臉與尷尬。這種感覺就像是他與朴有天的客戶是同個等級的人物,他就如那些女人一樣,無論自己再怎麼努力,朴有天說不碰就是不碰。

「對我沒興趣了,是嗎?」他的額上有一株株的薄汗,臉上笑的苦澀,輕輕推了朴有天的肩膀說:「不想做,就滾吧。」

他從朴有天的身上離去,然而收拾床上的殘局,拿了衣架上的浴巾便往浴室裡走去。被徒留下來的朴有天,看著金俊秀的背影,直到浴室門被關上,他才驚覺到一件事情。

他的主人……其實是在對他發情。







呃,還有續集的。
要請工作人員場勘一下,也請思考一下浴室裡有什麼道具可供使用XD!
希望這樣的俊秀不會讓大家覺得太娘,其實他還是MANMAN的喔!恩康康
也希望大家喜歡///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