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讀者慎行點閱。   
金俊秀將廁所門給鎖上以後,便也不管朴有天在外的死活。他來至浴缸邊放了熱水,然而轉身走進淋浴室裡頭為自己清洗粘膩的身體。朴有天在外頭是手足無措,他跳了下床就跑至浴室門前狂敲打著門,但只聽見浴室內的潺潺流水聲,也不見金俊秀有想來幫他開門的意願。他先是在外頭拼命的乞求,但苦肉計卻是一點也不給力。

後來他想起剛搬進來這裡住時,每個房間都有附贈一串鑰匙,只是他也不曉得那些鑰匙究竟被他丟去哪了,不過既然都被他想到有鑰匙這種東西,他也只好硬著頭皮去找。

他從自己的房子翻箱倒櫃至金俊秀的房間,所有衣櫃裡的衣服都被他翻了出來,就是不見有鑰匙的存在。目前的他很急,勃起是其次,但讓金俊秀傷心可是讓他亂了陣腳,想趕緊進浴室給金俊秀一個抱歉。

他最後還是回至浴室門前,敲著門,「俊秀!拜託你開門!」

金俊秀連理也不理,只顧著將自己身上的沐浴乳給清洗掉,然而又搜尋櫃子上其他的好東西,而後是讓他發現了一瓶薄荷精油。來這裡住也有陣子了,但是他從來都沒仔細看過浴室的櫃子裡這些瓶瓶罐罐的東西到底是什麼。

朴有天是撞著他的門,而他卻是淡定地研究這瓶薄荷精油的效用。上頭寫道,可以舒絡筋骨,讓皮膚滑嫩,使人放鬆等等琳瑯滿目的效用。反正不用白不用,這好這些天他也覺得有些疲累,又加上方才自己像白癡一樣的色誘,他是該使用這精油來好好慰勞自己一下。

他案照瓶子上的指示倒了適當的量進浴缸裡,然而關了水龍頭,用手在水面上繞上幾圈,才低身聞著有薄荷香氣的水面。他心情是平穩不少,但他卻仍是忽略在外頭幾乎是要把浴室門給打壞的朴有天。

「俊秀!我知道錯了啦……!」他泡進了浴缸裡,視線面對著那時不時就有起伏的浴室門,他也不管,只是疲憊的將後腦勺靠上浴缸邊緣,撥著這缸染有薄荷精油的水,「俊秀!我要進去!」

本是用打的朴有天,這回似乎改用踹的,可惜他也沒做什麼回應,只覺得水似乎放得有些太熱,於是伸出了一隻腿掛在浴缸邊緣,鳳眼就瞧著可憐的浴室門看。他想浴室門這輩子也沒想過,自己當浴室的門就夠可憐了,還會有被人霸凌的一天,但就算浴室門讓他覺得有些可憐,他還是沒有打算要向前去應門。

他在水中按摩著自己的腰際、大腿、手臂,直到全身放鬆以後,浴室門便無辜的被朴有天給踹壞了。他的鳳眼一點也不驚訝,就與站在門邊的朴有天對視。朴有天看著金俊秀的模樣,還一隻修長的腿掛在外頭,不論怎麼看都讓他的覺得腹下有股擋不住的燥熱。但是他目前還必須忍耐,他得先跟金俊秀道歉。

「俊秀……對不起。」他誠心地說,只是金俊秀卻也只是撥著水面沒給他什麼回應,「我不知道你在對我發情……我怕又讓你太累,所以我都忍住了。」他又說。

金俊秀歪了頭苦笑,坐直了身子,將泡在浴缸裡的肩膀露了出來。雖然他曉得朴有天的出發點是好意,不過他並不喜歡朴有天用『發情』一詞來形容他剛剛的行為。

「過來。」他勾了勾手說。

朴有天一步一步的朝他走去,深深呼了一口氣,不禁的發現浴室裡的味道為他所吸引,除了讓他更加提神以外,卻也讓他更加的興奮。他將身上的衣物脫去,走至浴缸旁,金俊秀的身軀他看的很清楚,尤其像貴妃一樣地姿態泡在浴缸裡,顯得更是撩人。

他跨進了浴缸裡,剛好能容納下倆人的浴缸,便盤腿落坐在金俊秀的對面。那充血急迫的火熱盡是印入金俊秀的眼簾裡,只不過金俊秀也學聰明了,他不需要給朴有天憐憫,只需要將他逼至絕路再讓他回頭過來找自己的就行了。

掛在浴缸外的腿,他伸了回來,然而那隻腿就直接朝朴有天的腿間踩了上去。

「很能忍嘛,不是不想跟我做?」金俊秀咬著姆指壞笑道。

朴有天皺著眉頭,但卻又很享受金俊秀腳上對自己的摩蹭,「俊、俊秀……。」

對於一隻貓來說,能這樣被欺負還不反擊,朴有天也算是修養有素了。看在欺負他的人是他最愛的主人,他也只能忍下衝動,盡可能不讓金俊秀受到任何傷害。但就目前的環境來說,有種東西不停的刺激著他,那就是薄荷。

金俊秀用著腳在他的火熱上挑釁,他垂著頭喘著氣,許多神經讓他的大腦沒辦法控制,他貓瞳裡的慾望是越來越深邃。當他抬起頭來與金俊秀對看時,金俊秀那緩緩眨著的鳳眼對他也是種致命的誘惑,那是種允許,允許他可以胡作非為的訊息。

他的世界漸漸染上鮮豔的色彩,金俊秀是越看越美麗也越誘人,他大口大口吸著浴缸理所釋放出的薄荷香氣,下一秒便爆衝了起來。

他將金俊秀那隻修的長腿掛至自己的肩上,然而傾身就將膝蓋壓上金俊秀的鎖骨前,與金俊秀熱吻起來。他的寶貝是不停的在金俊秀身上求取慰藉,而大掌卻又抓著金俊秀的後腦勺不放,強制的金俊秀的嘴中索取香甜。

當朴有天衝過去那時,金俊秀早已有些微發現朴有天的不對勁。朴有天的大掌是握上他剛釋放不久的火熱,為了讓他再次有感覺,朴有天的力道加大,後勁也增強,這是一種不比以往的殘暴。

「我現在就要你。」朴有天低聲說。

句句煽情卻又驚悚的詞句,說的讓金俊秀有了危機意識。

「你怎麼──啊……」

他的致命被朴有天挾持,小手是掐緊了朴有天的肩膀,沒多久連他最私密的後穴也被朴有天突然的入侵。一根手指他還能夠隱忍,但他就怕朴有天會沒有任何的前置程序就對他硬上,要他的身子納入這種狀態下的朴有天,他只會痛死而已。

「你冷靜一點!」他用力的推著朴有天,但是朴有天卻更是狂野,吮咬著他的頸肩。

未被抵制的另一腳,是下意識地反抗起來,用力地朝著朴有天的肚子上踢去。雖然很對不起朴有天,但讓他更覺得訝異的是,朴有天竟然是不痛也不癢,僅是跌坐在浴缸裡用一種盯上獵物的眼神看著他,「你自己要惹火的。」朴有天的口吻不像是下對上,而是顛倒了地位。

他也瞇起眼來,直覺就認為現下不適合與這樣的朴有天交流。他站了起來才想跨出浴缸時,朴有天則又將他抱了回來,讓他落入了他的懷中。浴缸的水四濺,他在朴有天的懷裡掙扎。朴有天是咬了他的耳朵,與大力拉捏著他的乳首,在他的耳邊輕語。

「我好想把你玩到壞掉……我親愛的俊秀。」





我的部落格似乎要進化成成人網頁了,我是不是應該改一下分類與簡介= =+
抱歉,我又卡H了(哭哭
但是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寫這麼多,如果以為夜王會很純潔的小盆友,秀媽在此道歉,囧rz。雖然不是爆H,但是也有一定的情色度。
總之,我不知道這篇H會寫多長,請大家不要吃肉吃到吐,可以去看看其他清水文保持純潔的心,除非你是完全的肉食主義者,那麼就……

還是老話一句,希望大家喜歡這樣的淫蕩米秀。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