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昌珉按照他的意思,找到了一份工作先累積經驗,然而再進行診所的開業程序。不過無論是找土地、找建商,沈昌珉不曾帶著他跑,連當診所開始建築時,沈昌珉也禁止他去工地溜躂。只要是在沈昌珉心中擺放的秘密,只有除了沈昌眠願意開口,不然沒有人會曉得沈昌珉的心底究竟打著什麼算盤。但他有預感,沈昌珉之所以不願意讓他參與整個診所的開業,一來是怕他太勞累,再者就是沈昌珉似乎想給予他驚喜。

雖然沈昌珉沒有表明,但是他或多或少感覺的到沈昌珉的用意。既然他無法參與任何有關診所的活動,他也認命的做他能做的事情,然而將自己的戶頭與印章都交給沈昌珉保管,讓沈昌珉自行運用。只是偶爾他還是會想知道他與沈昌珉未來的診所到底是什麼模樣,接著三不五時的吵一下沈昌珉,但沈昌珉說什麼就是不帶他去工地看,一絲談判的餘地也沒有。

「你乖乖睡你的大頭覺就好,不要擔心那邊的問題。」沈昌珉開著車,語氣雖然很不屑,但還是拍了拍他的大腿以示安慰,又說:「你現在不聽我的話,就看以後你睡著時誰幫你洗澡,誰幫你吹頭髮!」

這可是一翻甜蜜的威脅,就連他聽見,也是會心一笑,「我這是給你機會,不然你以為我的身體會隨便給人洗嗎?」

沈昌珉一慣的哼了一聲,也不知心頭是甜,還是鹹。

「好啦,我就等到整個工程都完成,我再去看。」他微笑說。

沈昌珉瞥了他一眼,臉上似乎有了得意的笑容,只是不明顯。那樣的笑容,讓他想起金俊秀曾問過他一個問題。金俊秀問,沈昌珉那般的脾性,說好也沒很好,說壞也沒多壞,但說起話來就不惹人愛,他是為什麼能與沈昌珉拍拖這麼久?

其實他覺得這個題問的很好,因為就連他也不知道原因,不過他也算給了金俊秀一個很好的答案。他說,這就像是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沈昌珉能夠與他這麼一個每天必須像貓一樣白天得睡超過九小時的人一路拍拖過來。

可在這之後,他想到了一個算完整的答案,一個能夠闡述為何他們能夠拍拖這麼久的答案。他們不是忍受彼此的脾氣、病痛,而是接受。

他的大眼很自然的看著正在開車的沈昌珉,那般認真起來特帥氣的側顏,逕自的笑。

「幹嘛一直看我?」沈昌珉望了他一眼,蹙眉問。

他撇頭看向前方,揉了揉眼,「因為我發現我真的很喜歡你。」

待沈昌珉轉頭看他時,他已經睡著了。沈昌珉利用停紅綠燈的時間,脫了身上的外套為他蓋上,還輕聲朝他說了一聲,「你現在才知道。」

直到診所建造完畢,內部裝潢也完成了,沈昌珉也就依約帶他來參觀。沈昌珉先將他帶上三樓,同樣是兩房一廳的客人專用樓層,二樓的格局也與三樓大同小異,不過主房歸他們,至於另一個房,沈昌珉說如果未來吵架冷戰時,他不用睡沙發或睡在廚房抓蟑螂,直接睡那空房就行。

一路看下來,他們來到了第一樓層。一樓則是他們的診所,上頭有著三個人的醫師證明與來歷,分別是沈昌珉、朴有天與金俊秀。

「我們三人合夥,我跟俊秀以小兒科為主,朴有天是皮膚科兼賣他自己研發的化妝品,至於這間……」沈昌珉開了門,裡頭有副人型大的人體模型,肌肉與骨骼結構分明,還有一副辦公桌,「這是你的,運動傷害科。」

他睜了大眼,抬眼看著沈昌珉問:「你不怕我這輩子都考不到復健師的執照嗎?」

沈昌珉關了上門,搖頭道:「反正這裡有你的位置,給我想辦法考到。」他尾隨著沈昌珉來至另一間房間,裡頭擺放很多玩具與溜滑梯,只見沈昌珉又說:「等待看診期間小孩如果無聊,可以來這裡玩。」

「你設計的真周到。」他感嘆道。

「開業時,你不要以為你沒有工作。」沈昌珉又將門給關上,輕聲說:「你要來顧這堆小孩,反正你喜歡孩子。」

這輩子沈昌珉沒給他什麼驚喜,不過這次的驚喜卻是讓他更了解自己在沈昌珉的心中究竟有多重要。然而,他今天也有驚喜要給沈昌珉。

他們倆最後挑了小孩的遊樂室歇腳,各自霸佔了溜滑梯,沈昌珉坐在上游,他坐在下游,抬頭看著沈昌珉說:「我最近都看著你睡覺,已經三天沒正常的好好睡過。」

沈昌珉睜大了眼,只見他又從背包拿出一本類似筆記本的簿子,「這些譜我拿去重新裝訂,沒想到你跟我寫了這麼多,這本就送你。」

沈昌珉還在驚喜中走不出來,他便笑說:「你不看一下嗎?」

沈昌珉看了封面一眼,上頭寫著『他們』。

翻開來,是漂亮的五線譜與簡譜的總和,他一頁一頁的翻,崔珉豪就笑得越燦爛。

這是一本樂譜,也是一個故事。

這個故事,寫著他們的歌。






全文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