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讀者慎行點閱。   
朴有天的雙臂緊緊地扣住他的腋下,除了雙蓓蕾被狠狠的掠奪以外,朴有天還不忘往下把玩他雙腿間那誘人犯罪的小東西。他不斷在朴有天的懷裡掙扎,但朴有天似乎是明白他身上所有的弱點,不需要硬碰硬,只需以柔克剛,尋求身子的弱點協助,將他所有的力氣都抽光,讓他乖乖聽自己的話。

朴有天成功將他的慾火再次點燃,可這回卻不想輕易地讓他燃燒殆盡,朴有天便用貓尾綑住了他的昂首,舔著他的脖子壞笑說:「俊秀,我們再玩到早上好不好?」然而他的後頸又多了一個齒痕。

他在水中喘著氣,小手緊緊抓著浴缸兩邊,不打算回應朴有天的請求。就算他低聲下氣地求朴有天,他曉得朴有天也不會改變心意,只會將他的尊嚴踐踏到底。與其如此,他不如保留住自己主人的威嚴,隨便朴有天怎麼玩,他也不想嬌氣的懇求朴有天。

不過這樣的想法剛好與因薄荷作祟而變得大膽又想使壞的朴有天牴觸,朴有天心中卻是想把他玩壞,要讓他求著自己給予解放,他想看自己主人委曲求全是什麼模樣。本是一隻貓的他,就不該讓自己的世界裡有老大,也不應該聽從主人的使喚,要非他太愛金俊秀,他絕對不會這麼呵護一個人,願意像狗一樣的聽話。

尤其現在金俊秀,那身子上的味道讓他更無法克制自己的野性,除了霸占金俊秀以外,他還想駕馭金俊秀一切。

這才是貓應該要有的作為,不是嗎?

「我幫你洗澡,好不好?」

金俊秀轉過頭抬眼狠瞪他,小手也不規矩的就握上抵在他尾椎上的火熱,傲嬌地說:「你最好給我洗乾淨一點。」

朴有天低頭就吻住他的紅唇,然而拿過放在浴缸邊的海綿與薄荷精油,便將那罐不便宜的精油全都往他的身上倒去。朴有天深深地吸著金俊秀身上的薄荷味,拿起了海綿就開始刷著金俊秀的身體。雖說金俊秀對於朴有天的火熱也是挾持,但他終究抵不過朴有天的愛撫,小手沒幾下就放過了朴有天的致命,自己又喘了起來。

「你不用管我沒關係。」朴有天低聲說。

既然哪裡也去不了,他也只能乖乖待在朴有天的懷裡,讓朴有天為他洗身子。不過那樣清洗的方式根本不算清洗,是一種變相的撫摸而已。

朴有天從他的小腿肚一路往上刷,將他身上的精油滑過每一處,然而是大腿外側、內側,迴避了他的三角地帶,便在他的蓓蕾外圍迂迴。他邊用海綿刷著金俊秀的乳暈,一手又沾著薄荷精油,捏著他的乳首。直到最後,他才將金俊秀身上殘留的精油盡數帶至金俊秀的脆弱,然而拿著海綿開始洗刷起金俊秀的私密。

薄荷精油在一分鐘過後,開始有了他的效用。他的身體開始有了冰涼的觸感,就算有熱水浸泡,還是融化不了精油帶給他的冰涼感。尤其當朴有天將精油往他的分身以及囊袋上抹去時,那發揮的冰涼效用根本是讓他欲仙欲死。

朴有天拿著海綿刷著他的分身,一下子擠壓他的囊袋,又一下子刷著他的鈴口,他只能抓著浴缸咬牙忍著這些快感,就算死也是不想低頭向朴有天求著讓自己解放。當朴有天來回刷得越大力越是過癮時,他的尾把同時也將金俊秀綑得更緊,不准許一滴的熱液外流,就是要把金俊秀逼至絕路。

「嗯哈……放……!」

金俊秀仰著頭靠在朴有天的肩上,小手不停捏著朴有天的大腿肉,就是希望朴有天能照著自己的話做,不要太自以為是。但朴有天不可能會妥協,反倒是越搓越大力,咬著金俊秀的脖子說:「求我,俊秀,你來求我。」

「不要……。」

金俊秀的脖子都爆起筋來,朴有天也決定不憐香惜玉。他停止了刷洗的動作,抬起了金俊秀的一隻腿掛在浴缸邊緣,他的大掌便順著金俊秀的背脊滑落至股間,一根手指就闖了進去。

「啊……。」

「不求我,我會讓你哭出來喔。」朴有天壞笑說。

金俊秀垂頭喘著氣,全身無力,但卻死鴨子嘴硬。朴有天見他一副不妥協的樣子,便抽出了手指,大掌就按了幾下的沐浴乳,又再次往金俊秀的股間抹去。

這回他換了一個姿勢,他將金俊秀翻過身面對自己,讓金俊秀的雙腿跪在兩側,然而壓低了金俊秀身體,抬高了屁股,又開始他的前置行為。

金俊秀趴在胸膛,也咬了他的蓓蕾一口,然而吻上了他的紅唇。

朴有天高興地坐起了身子來,沒幾下子就將金俊秀的屁股朝著自己得火熱坐了下去。這回他沒等待金俊秀,下身就動了起來。每一下都是精準的頂上金俊秀的敏感點,看著金俊秀的身子上上下下的扭動,濺到快沒水的浴缸,讓朴有天更是瘋狂,一副就是非得把金俊秀生吞活剝不可。

他的下身越動越快,尾巴越是把金俊秀圈得緊,拇指就捏著金俊秀的鈴口惡意的施壓。

「不……。」金俊秀抓著他的寬肩,痛苦的皺著眉頭,但他還是不肯放過金俊秀,「求我,俊秀。」

他大力的貫穿著金俊秀的身體,每一個衝刺都要讓金俊秀備感威脅。

「啊哈……真的快……」

朴有天舔著紅唇,看著金俊秀因不能解放而痛苦的神情,他的身子向前將金俊秀壓上浴缸,這回換他在上位,在金俊秀的腿間裡欺負他。他又握上金俊秀的分身,鬆綁了貓尾,可惜拇指卻堵著金俊秀唯一的出口。

「俊秀,想不想要?」他問。

金俊秀氤氳的鳳眼看著他,看似真得快哭出來了,不過卻沒有眼淚流出,但那表情卻是楚楚動人。可他見金俊秀沒有回應自己,他是又惡質地動了一下,彎身看著金俊秀問:「要不要?」

「拜託……。」他動了動貓耳,居高臨下的看著金俊秀,搖頭說:「聽不到。」

金俊秀扭著身體,瞥了過眼,好似倔強。但他也不急,反正他篤定金俊秀遲早都得求他,又握著金俊秀的分身,是一股腦兒地在金俊秀體內穿梭,直到金俊秀真的忍不住為止。

「啊……真的求求你……有天……。」

朴有天果然按約定地放開了他的分身,他的身體一顫,熱液便射得自己整身,接著連朴有天也解放,將熱液往他的體內灌溉。當他從金俊秀的體內退出時,他看著金俊秀粉穴吐出了不少自己的惡劣,那濃稠又略帶粉色的液物,漸漸地沉下水底。

金俊秀埋怨的抬眼看著他瞧,只見朴有天跨出了浴缸,一點也不體諒地就將他拉出浴缸,然而扛上肩說:「我又餓了。」

金俊秀小腹就抵著他的肩,直到朴有天將他丟了上床,拿過一盒優格,迅速用嘴將黏在優格上的紙撕開,然而將全部的優格都往金俊秀的身下倒去。

「俊秀,就你最好吃了。」

「可是我不行了……。」金俊秀搖頭說。

朴有天撐起了身子,爬至他的上身,與他四眼相對。

無預警地突襲,朴有天連帶優格一起將自己又送進了金俊秀的體內,笑說:「我要你把我餵到飽為止。」






床上的部分我想就……不要寫了?
不過我是滿想讓俊秀邊被欺負邊打電話找救兵喔XDDDDD
恩康康。
抱歉,這回一樣很淫蕩……。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