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試前夕大概是圖書館被使用率最高的時候,有時根本一位難求。

一踏進圖書館就覺得人多難以適應,他最後還是放棄借書,寧可再延遲一個禮拜再來借他想借的書籍當作這次學報論文的研究資料。想想下星期就是期中考週,這次他出的考題難度並沒有很高,也許是私心使然,他似乎有那麼一丁點不願意看見崔珉豪對著他出的考題皺眉頭。

在他的記憶當中,崔珉豪上輩子對他皺的眉頭也夠多了,所以這回他才能夠有著慈悲為懷的菩薩心,出了一份他認為並不困難的考卷。只是期末考他就不會再這麼仁慈了,為了顧及學生的實力,該當的還是得當。

難得的假日,本想宅在圖書館好好看書的他,最後因為太多學生在圖書館裡頭念書,他便也懶散的搭乘都市快捷回他的鳥窩去。明天第一堂就是考他的科目,有那麼幾刻,他想打電話給系辦讓人派工讀生為他監考去,只是想起考生當中還有崔珉豪在,他卻又是不太願意放棄看看崔珉豪的機會。可能就像金俊秀所說,這學期修完以後,崔珉豪也未必會在下學繼續修他的課程。能看看這人兒的時間也算是有限,如今若是不好好把握,他不知道以後是否也能再遇上崔珉豪。

明明最不想有任何聯繫的人是他,可最後還想藕斷絲連咀嚼回味的同樣是他。不能夠否認,他對崔珉豪還是有些情分在。上輩子再如何對崔珉豪發過毒誓,這輩子終究是這輩子的事情,與上輩子也不會有所關連。就算有所牽連,至少也只有他自己一人知道他對崔珉豪是如何繾綣。身為一名物理學家,結果竟相信了一點都不科學也不靠譜的『前世記憶』。但越是無所根據,越是讓他深信他與崔珉豪之間曾有過的那段記憶。

他走出了地鐵站,在地下街裡逛了起來。他能逛的店家也僅限那幾家,大部份都是吃的。家中的零食剛好也快被他給嗑光了,於是決定在地下街裡添購一些他喜歡的零食回家。走進幾間物美價廉的零食店,店家就像以前的柑仔店一樣,餅乾都用一盒一盒的透明盒子裝著,要吃多少就自己拿湯匙餚進袋子裡,再以秤重的方式結算價錢。他買了一些較古早味的糖果餅乾,手上拎著大包小包,最後拿去櫃檯結算。

「兩百五十元。」老闆說。

總覺得自己是買貴了一點,不過又見櫃檯那堆零食,他還是得摸著良心感謝老闆願意給他一個這麼合理的價位。天生就是大胃王的他,在食物上的支付也是理所當然的高,反正薪水還夠養活自己,他也不是很在意自己是否在食物上花了太多錢。後來他又去一間麵店買了一碗湯麵,拎著便走出地下街,一路走回他的鳥窩。

一回到家中,他就將那堆零食全部放在電腦桌旁,慣性的開了電腦,等待期間也順勢將湯麵給俐落的吞進肚子裡頭,待他的電腦起動完全,他才點開網頁,老樣子的去信箱收信。崔珉豪至今還是沒寄信給他,不見崔珉豪的問題信件,他也就興致缺缺底懶的再開啟其他信件閱覽,索性關閉視窗,然而從D槽裡找出他未完成的學報論文,繼續往下寫去。

他的生活總是這麼規律,就算崔珉豪突然出現,他規律的生活也不准許被其他人所打亂。只是他的心跳可能無法如以往的平穩,尤其在他見到崔珉豪的時候。

星期一的清晨他沒有開車,為了省下一些油錢,他開始回歸坐地鐵去上課的生活。他同樣買了早點隨意選擇一棵樹下享用,為了避免吃飯時間又遇上崔珉豪,他刻意的提前十幾分鐘,安靜在樹下的長凳上吃著他的早點。果真在他進去教室時,他從教室外的窗子一望,便見著騎著腳踏車前往物理系大樓的崔珉豪。那有些微長且微卷的髮絲,雖然與他腦中的崔珉豪有些不同,但不論怎麼看,總是能讓他想起,那時他倆在桃花道一起看書吃包子,而微風輕拂在崔珉豪面容上的樣子。

他回過身來將放在牛皮紙袋的考卷與試題紙拿了出來,分別放在不同的兩張桌子上。教室裡頭沒有人,他看了看時間,沒多久第一個出現的便是嘴上有些喘著氣的崔珉豪。

「老師早。」崔珉豪說。

他愣了一會,才點頭答道:「早。」

崔珉豪走至放有試題卷的位置旁,抬頭看著他問:「要先拿嗎?」

「嗯,可以先寫沒關係。」

崔珉豪笑了笑,便用手背將額上的汗珠擦拭掉,然而選了最前排的位置,拿出紙筆就開始作答。看來他給學生的壓力貌似很大,見崔珉豪如此謹慎的表情,他曉得學生們一定不喜歡寫他的考卷。陸陸續續也有學生進來,同樣與崔珉豪一個樣,大家都不是先把背包放好,而是拿到考卷就拿出筆開始寫了。

一路監考下來,他不時的看著崔珉豪的神情。時而苦惱時而豁然開朗的表情,也不自覺讓他笑了起來。就算崔珉豪已經長大好了,兒時般的輪廓也還存在。記起當初他教導崔珉豪詩詞也是一樣,想不起律詩絕句該湊哪句時,崔珉豪的臉蛋也總會露出那苦惱的神情。稍稍地蹙眉,但又能在下一秒笑得開心告訴他答案。然而一股腦兒朝他的懷裡衝了過來,說是想要一些獎勵。無論是陪逛廟會還是借書給崔珉豪閱讀,他沒有一樣請求是沒有做到的。

他的眼神漸漸的有著以往不曾有過的溫柔,只是最後他還是狠下心來打斷自己的思緒,撇過眼神看著自己的考題,腦中開始為考題模擬出一份答案卷出來。鐘聲一響,最後交考卷的是崔珉豪。他也不催趕,反正距離下一堂課的還有十分鐘的時間,他願意為了崔珉豪多等這十分鐘,讓崔珉豪好好將試題作答完整。

「寫完了?」他接過崔珉豪的答案紙,又說:「試題紙留著,下堂課我們會討論。」

崔珉豪神情有些疲憊,臉上笑的牽強,讓他看了心都不免糾了起來,「很難嗎?」他問。

崔珉豪抬頭看著講台上的他,搔了搔腦袋瓜子,「不知道。」

「應該不會太難寫。」他看著崔珉豪密密麻麻的答案卷說。

雖然字數多不代表分數就會高,不過至少他看得出崔珉豪也對這份考題的用心。

「老師。」

「嗯?」

「希望你不要改得太嚴格。」崔珉豪朝著他笑說。

他嘆了口氣,也對著崔珉豪露出一抹微笑。他大可將崔珉豪當掉,讓他不斷的修自己的科目,藉以每堂課都能夠偷窺崔珉豪。

「不用擔心,認真自然就會過。」他輕聲說。

但最後他還是告訴自己,他一定得放過崔珉豪。禁臠什麼的老梗,這世代也不會再發生。就算想愛,他想,他的愛也是難全。上輩子的債,今生要還。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