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有天一人從凌晨至清晨留守於門外,沈昌珉與崔珉豪在拯救金俊秀以後便也紛紛回家睡覺去了,至於朴有天該怎麼辦?沈昌珉只是隨口一句,該教得我都教的,其餘就是學以致用,自行變通。

為了以防進房以後又聞見金俊秀身上的薄荷味,朴有天遲遲不敢入內,但又擔心金俊秀的身體狀況,他索性就盤腿坐在門外,貼著房門感應房內的狀況。金俊秀大約在清晨六點多時有起來過一次,估計是進浴室裡洗澡。沒多久後,金俊秀則又回到床上休息,心跳聲回歸平穩,呼吸聲也很規律。

朴有天揉著眼睛,一夜下來他都沒什麼睡,但他告訴自己,他不能夠睡,照顧好金俊秀是他的職責。

為了提振精神,便也借了金俊秀房內的浴室,決定替自己沖一下冷水澡。進那滿是薄荷味的浴室以前,他還撕了衛生紙堵在鼻孔,先將浴缸的水放了,然而拿蓮蓬頭刷洗浴缸,之後才將那罐用完的薄荷精油打包回收。

他快速地沖了冷水澡,提振了精神,而後又回至他的臥房外,貼在房門上感受金俊秀的狀況。看來金俊秀真的睡得很熟,但沈昌珉臨走前說過,雖然洗鴛鴦浴很刺激也很幸福,不過感冒的機率也很高,尤其是做到最後水都變冷時,承受的一方很容易染上風寒。他不知道金俊秀是不是也會這樣,但基於崔珉豪是過來人,他也必須確保金俊秀的健康才是。

於是他放輕了手腳,將門推了開來。入眼的便是金俊秀赤著身子然而裹著他棉被熟睡的模樣。那身子看上去還真是慘不忍睹,不專業的人恐怕還會以為金俊秀可能是被人打到瘀青。而事實上是怎麼回事,他那顆愧疚的心會告訴他。

他來至床邊蹲了下身,伸手摸了金俊秀的臉頰。

嗯……燙燙的。

他又湊近了自己的寬額頭,便貼上金俊秀的額頭,閉了上眼。果然金俊秀的體溫比他還高,明明室內還放著冷氣,但金俊秀的體溫卻是異常的溫熱,他想,沈昌珉真的料事如神,因為金俊秀真的發燒了。

他先是手忙腳亂,才正想拿電話打給沈昌珉時,卻又想起沈昌珉才剛回家睡幾個鐘頭而已,如果唐突地打過去,肯定又會吵到他與崔珉豪的睡眠。兩難的情況下,他決定依靠自己,於是開了電腦上網找知識家,看看一般的發燒大眾都是如何處裡。

他有樣學樣的為金俊秀準備了熱毛巾,只要毛巾涼了,他則又幫金俊秀換條熱的。他一人在臥房與浴室間來來往往,金俊秀的臉蛋是越來越紅,嘴唇也紅潤起來,包括吐出的氣也是熱的。他雖然很緊張,但卻硬是要求自己冷靜,不停地為金俊秀擦拭從體內流出的汗水,還有替換熱毛巾。

直到金俊秀有動靜時,並不是人醒過來,卻是反射性的咳嗽。他見金俊秀痛苦地皺眉頭,大掌便為金俊秀順順氣,輕輕地拍打在胸口。

「快點好起來……。」他也皺起眉頭來,咕噥說。

如果是以前的他,他應該會哭。但是現在,他顯然知道要哭也不是這個時候,而且哭也沒辦法讓金俊秀退燒。

自從進來這間房以後,他就沒再出去過。早餐沒吃,午餐也不想出去買,他的眼神只盯著金俊秀看,每分每秒,也聽著金俊秀心臟的每次跳動。直到太陽都下山了,且也到了上班時間,他還是寸步不離。

由於他的未出席,在歌舞伎町開始營業的前三十分鐘,崔珉豪與沈昌珉又再度光臨他的第五十樓層。

「你怎麼還在這?」沈昌珉問。

他抬起那擔心的貓瞳,看著他們說:「俊秀好像發燒了。」

崔珉豪走向前伸手一摸,點頭道:「對耶,他真的發燒了。」

沈昌珉想了一會才說:「你快點整理一下吧,珉豪留下來幫你照顧。」

「可是──」

「老闆娘絕對不會同意你因為要照顧一個助理而請假。」沈昌珉雙手抱胸說。

確實,一個小時就能為歌舞伎町賺幾百萬的金錢,若沒有特殊的情形,老闆娘不可能讓搖錢樹輕易地停歇。

「你們快去吧,這裡我來就好。」崔珉豪對著朴有天笑說。

他也只能妥協這樣的方法,反正有人照顧總比沒人好。於是他也趕緊換了衣服,隨著沈昌珉一同去工作。也在他離開的同時,金俊秀便睜開了他的鳳眼,與崔珉豪相視而笑。

「你很壞耶,竟然假昏睡!」崔珉豪笑說。

金俊秀坐起了身子,咳了幾聲說:「也沒有,其實真的是半睡半醒。」

「既然都起來了,等等去吃飯順便看個醫生吧。」

金俊秀抓了抓睡亂的紅髮,臉上牽強地笑說:「有天今天都沒有吃飯,他應該也餓了。」

崔珉豪從衣櫃裡拿出幾件朴有天的衣服,丟了上床便說:「你顧好自己吧,反正他跟著昌珉,昌珉不會讓他餓到的。」

「謝謝你們昨天過來救我。」

「嘿,不會,而且還讓我們發現了有趣的事情。」崔珉豪坐上了床緣,笑說。

金俊秀腦袋暈眩地套上朴有天的內衣褲與便服,搖搖晃晃地下了床,咳著音說:「有天……竟然能照顧我一天……。」

崔珉豪摟了他的肩,緊了緊,「那是應該的!」

雖然是應該的,不過這大幅度的進度,還是讓他很吃驚。小貓總有一天還是會長大,也許以後會變得不怎麼依賴主人,但卻會讓主人漸漸地依賴上他。無論是身上的毛草、時而撒嬌語氣,又或者內斂沉穩的孤僻。

他突然好想抱抱朴有天,摸摸那貓耳,然而在他懷裡睡覺。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