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發起燒來會更讓人為之瘋狂,答應朴有天要好好照顧金俊秀的崔珉豪,最後反倒與金俊秀在夜市裡鬼混起來,從第一攤逛至最後一攤,然而再從最後一攤一路吃回第一攤。金俊秀就像是兩三天沒吃飯一樣,食慾大增,就算抱病前來逛夜市,他誓死還是要吃到一碗冰才甘願。明明咳得可能連命都不要了,他還是嗑著剉冰與崔珉豪在夜市外的公園坐著吃。

「如果被有天知道,他可能會馬上進化殺掉我。」崔珉豪臉上笑得開心,一派輕鬆地說。

金俊秀搖頭笑了笑,「他沒有那麼壞,況且是我自己想吃。」

昨夜真的一度以為會被操死,今日僥倖活了下來,他得要好好把握機會,吃一下最近他特想吃的東西。這一切搞得好像都是朴有天的錯一樣,可實際上,引發這恐怖事故的導火線,他很清楚不是朴有天的問題。

「所以你說是薄荷害的囉?」他問。

崔珉豪睜了大眼,點頭道:「是啊,有天是這麼說的。」

他相信朴有天不是在找藉口,而且這樣的說法也並非無所根據,只能怪他不小心,作為主人的他卻不了解貓的習性。況且這事情的爭端,也是由他惹起的,想起不管怎麼誘惑朴有天,朴有天都不想碰他的神情,那憋的是令人心疼,可卻又惱人。只是他當初不該消極,因為朴有天會如此,也是為了他好。

今早在半睡半醒之間,他也約略知道朴有天對他是露出何等歉疚的表情。這事情想來想去,還是得怪他破壞了朴有天自訂的規矩。若是沒有薄荷的加持,他相信朴有天不會碰他,就如同對待那群女客戶一樣,為了只能屬於他,朴有天說什麼也不願意與別人發生更深層的關係。

他家的小貓總是想著怎麼配合他,而他這主人卻總未替小貓著想,該如何選擇才會是最好的對待與互動。

「說起來是我的錯,他怕我辛苦,我還這樣玩弄他。」他面有難色,說起話來喉嚨就發癢,咳了幾聲。

崔珉豪順了順他的背脊,搖頭說:「有天不這麼想,他知道你也是對他好。」

也許這就是互相,只是他們還未找到房事上的平衡點而已。

「我想買一些消夜回去給他,免得他又餓了。」他將垃圾投進了垃圾桶,伸了一個懶腰,「你要不要也幫昌珉買一份?」

崔珉豪點點頭道:「昌珉可能不只一份吧!」

後來他們又回到夜市,各自為自家的情人準備了消夜。待他回到歌舞伎町以後,也大概十一點多了。今日他沒特別注意朴有天的行程是什麼,但見時間都這麼晚都還未見人,朴有天有可能不在歌舞伎町接客,不知又跑去哪個宴會湊人數去了。才正躺上沙發想休息時,就聽見電梯門打開的聲音,匆匆忙忙地腳步聽上去很急,他頭都不用轉就曉得是誰回來了。

「俊秀,你好多了嗎?」朴有天緊張地蹲在地板上摸著他的額頭,窮緊張地又說:「藥有效嗎?昌珉說珉豪有帶你去看醫生。」

他也坐起了身子,緩緩地眨眼道:「好很多了。」

雖然他還是會慣性的咳幾聲,不過比起早上來說,他現在感覺自在許多。

「那快去睡覺吧!」朴有天摟了他的身子就想將他往房裡丟,不過卻讓他阻止了。

「我有幫你買消夜,先吃吧!」

「不用幫我買啦!你應該好好睡覺!」朴有天聲音揚了起來說。

他看著朴有天那雙布滿血絲的貓眼,小手便摸上朴有天的嬰兒肥臉頰,輕聲說:「先去吃飯吧。」

朴有天一直以來最無法拒絕的,大概就是金俊秀的柔情攻勢了。

金俊秀與他一同來至餐桌看著他吃飯,朴有天先是狼吞虎嚥,還會邊吃邊對著他笑,他則在一旁幫忙收拾垃圾兼洗碗。而當他將碗給放上鐵架後,再轉過身來看朴有天時,朴有天早已垂著頭睡著了。朴有天的貓耳還會時而顫抖,他小心翼翼地摸了摸,卻又讓朴有天馬上驚醒過來,坐直了身子。

「我睡著了嗎?」

「嗯,我想你是太累了。」他站在朴有天身後,幫朴有天按摩肩頸,「先去刷牙洗臉吧,這冰明天再吃。」

朴有天揉了眼窩,抬頭看著他說:「不,你的感冒還沒好。」

「我會照顧自己。」他垂眼道。

朴有天的瞳孔因為有了燈光的照射,於是成了如針一般細。他看著金俊秀因為發燒而紅潤的臉龐,雖然內心是充滿愧疚,可他卻又喜歡金俊秀這種高溫的體態。

後來是經過金俊秀的又哄又騙,他終究被金俊秀拐了上床,身上脫得只剩一件四腳褲,金俊秀為他將西裝掛好後,也梳洗一翻,然而爬上了他的床。

金俊秀為他蓋上棉被,很自然地就將他家的小貓擁入懷,睡前還摸著朴有天的貓耳把玩。

往後的日子他們要學習的事情還有很多,不過至少現在,就好好讓朴有天休息吧。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