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讀者慎行點閱。   
本來想自己管教朴有天的金俊秀,這樣的請求卻是讓朴有天駁回。理由很簡單,不是金俊秀不夠格管他,而是他怕自己的白目又惹的金俊秀過得太辛苦。朴有天告訴他,一直以來他都有御用家教,就是沈昌珉。

許多大大小小的重要事或蠢事,多半都由沈昌珉提供他意見並且教導他,而當沈昌珉也知道他是一隻貓以後,沈昌珉更是責無旁貸。就看在他是一隻貓的份上繼續當他的家教,省的金俊秀太過於操心。

不過沈昌珉當然不是當免費的家教,只是他的對價給付也不是錢,錢他不缺,他缺的是朴有天身上一些未有的能力。在好奇心底下,他向朴有天詢問了一些閨房的情趣密史,當然他並不希望自己真能擁有七個小時的本事,不過至少有一些對付承受方的小技巧他想習得。用處無他,就是想用來欺負崔珉豪這個偶爾也會反抗他的小毛病。

沈昌珉基本上來說也算是個值得依靠的人,但壞處不是沒有,只是崔珉豪的本性樂觀慣於讓步,所以才沒將沈昌珉的壞脾氣給彰顯出來。不過沈昌珉卻認為崔珉豪的樂觀似乎還不夠,生性就偏老爺的他,自然是不希望崔珉豪忤逆他,最好是能夠徹頭徹尾的聽他的。

就針對這老爺的脾氣,想想,除了崔珉豪以外,應該也沒人受的了了。

一般來說,沈昌珉也不會向崔珉豪提出太過分的要求,大致就是和平來和平去。但今天的事件卻是惹出了些爭端來,是展現了沈昌珉隱藏在基因底下的老爺本性,同時也挑戰了崔珉豪的底限。

「泰國浴?」沈昌珉與朴有天異口同聲的看著老闆娘皺眉。

「沒錯,我打算在歌舞伎町開一樓層,就是專門接待想洗泰國浴的顧客。」老闆娘哈著菸,輕聲說:「不過在這之前,我想訓練一些願意接待泰國浴牛郎們如何洗泰國浴。」

「那找我們來……?」該不會要我們也一起吧?朴有天想。

老闆娘嘆了口氣,眨眼道:「我希望你們替我好好宣傳,讓多點人參與訓練課程。而且,參與的資格不限牛郎,我也希望你們找你們的貼身助理來參加,學完回去試試看泰國浴給你們的觀感如何。如果效果不佳,那我也就收回我的打算,不列增泰國浴項目。」

「所以只是想要我們看看泰國浴到底爽不爽嗎?」沈昌珉問。

「沒錯。」老闆娘點頭答:「由於這次的泰國浴接待對象不限男女,所以你們的觀感數據會列入男顧客的觀感考量。」

朴有天嘆了口氣,一臉就是知道這樣的措施行不通,便搖頭道:「可能不行,俊秀不可能報名這個。」

老闆娘眼神看向沈昌珉,問:「你也不行嗎?」

沈昌珉拿起了桌上的報名表,似乎對於這次的報名項目很有興趣,「不,我會讓珉豪報名。」

朴有天背脊是一陣惡寒,汗顏的看穿了沈昌珉掩藏在得意笑容底下的惡魔因子。待他們走出辦公事以後,朴有天在電梯裡便問:「你該不會要逼珉豪吧?你這樣他一定會生氣。」

「我只是想知道你告訴我的方法管不管用,至於他報名後來不來學,不是我跟老闆娘保證的範疇。」

只能說沈昌珉真的很有生意頭腦。仔細想想也沒有錯,沈昌珉只是保證會讓崔珉豪簽名,但卻沒跟老闆娘篤定崔珉豪一定會出席參加訓練。可不管如何,朴有天都知道今晚崔珉豪不會好過,也許過了今晚,崔珉豪就將他與沈昌珉一同列為拒絕往來戶。方法是他給的,實踐者是沈昌珉,他這共犯的身分絕對逃不了。只是這也不是他能夠干涉的範圍,只能靜觀其變。

就在當晚下班時,朴有天與金俊秀商討了泰國浴一事,果不其然,金俊秀很果斷就拒絕了,說是這種東西不用學就也能夠做了,何必報名然而去一間空間裡與其他人坦誠相見。雖然朴有天沒有告訴金俊秀,教室是每人一人一間,然而播放錄影教學,操作的對象不是人,而是急救教材的安東尼。換句話說,金俊秀要練習泰國浴的對象不是個人,是一具人體急救教材。但既然金俊秀都拒絕了,朴有天自然是不會說什麼,能順著主人做事就是他最快樂的事情了。

不過崔珉豪卻沒有這麼被良心對待。

「吃水果吧!吃一吃就可以去準備睡覺了。」

崔珉豪拿叉子為自己叉了果肉,忽然發現忘了倒些梅子粉,於是又回至廚房,翻著櫃子找梅子粉罐。沈昌珉看著那忙碌的背影,也從沙發上站了起身,走至崔珉豪的身後。

「找啥?」意外地,沈昌珉破天荒的竟然學著電視上的偶像劇般,從崔珉豪身後摟了他的腰,下巴靠在他肩上問。

崔珉豪將梅子粉拿下櫃子,轉過身推了跟自己差不多寬的肩膀,「你是想到喔?我在找梅子粉!」崔珉豪搖了搖手上梅子粉,微笑道。

又見崔珉豪尚未有危機意識,他也跟在崔珉豪後頭,隨著崔珉豪一同蹲下身,趁著崔珉豪在倒梅子粉時,他的大掌便摸進了崔珉豪的衣內,從腰際一路往上摸去,還惡意的揉捏了崔珉豪的蓓蕾。

崔珉豪被他的重量壓跪在地,身子還有點不穩的撐著桌子,可卻神態自若拿起叉子,將果肉遞去沈昌珉的嘴邊,「先吃水果啦。」

沈昌珉咬了一口,嘴上咀嚼,另一隻手便探入了崔珉豪的褲檔,摸了起來。,「欸……」崔珉豪沒拿叉子的手趕緊阻止,「等等去房間再做啦……。」

「不行。」沈昌珉輕輕吻了他的頸肩,細聲說:「去報名學泰國浴好不好?」

「難怪你今天這麼奇怪!就是要跟我吵這件事!」崔珉豪本想站起身子,但卻又一把被沈昌珉壓回桌上,「去學一下,回來讓我嘗試一下是不是很舒服。」

「我才不要!那種滑來滑去的感覺很噁。」崔珉豪雖然無法反抗,但還是叉了一塊果肉往嘴裡塞。

沈昌珉也不急,反正今天是注定要與崔珉豪蹉跎,得試試朴有天的方法,來看崔珉豪會不會認命簽名。他的大掌扣住了崔珉豪的囊袋揉壓,食指與拇指便捏著崔珉豪的鈴口,來來回回,慢慢地讓崔珉豪吐出更多熱液。

「你真的……很過份……。」

本來還想吃水果的崔珉豪都沒心思了,只能無力地跪趴在客桌旁,任著沈昌珉的擺弄。不論他怎麼制止沈昌珉的大掌為所欲為,依照目前他的情勢分析,他不可能在這緊要關頭使的上力。腹下是快感牽動他所有肌肉的施力點,他只能作作勢地抓著沈昌珉,給予一點也不給力的牽制。

「你就乖乖去報名。」沈昌珉蠱惑地說。

崔珉豪額頭抵上桌面,仍是搖頭,「我就不想……。」

沈昌珉的拇指在他的鈴口來回滑動,另一手便將放在客桌上的報名表拿至崔珉豪的面前,「去學一下,我想玩玩看泰國浴。」

崔珉豪勉強抬起了頭來看著眼前的報名表,他的雙腿不停往內闔去,可沈昌珉卻又是慢慢的將他分了開來,大掌的力道又加大。

「可惡……你可以去泰國玩啊……。」

「可是我想跟你。」沈昌珉的大掌用力的向上擠,崔珉豪是倒抽一口氣。

「啊──放手……!」

「那你簽名。」

「吼……。」

沈昌珉還好心的將筆拿至崔珉豪的面前,他用力的握住崔珉豪的昂首,拇指就狠狠賭的他沒辦法宣洩。在這種又痛又難耐的情況之下,崔珉豪騎虎難下,最後真拿起了筆來,簽上自己的名字。

「嗯──!」

崔珉豪顫了兩下身子,便趴在客桌上喘氣。待沈昌珉去廚房裡的洗手台洗手時,崔珉豪早已進臥房拿了一粒枕頭與一條棉被站在臥房門前瞪著沈昌珉。

「幹嘛那麼生氣?」沈昌珉仍不怕死地說。

崔珉豪將枕頭跟眠被丟了過去,咬牙說:「今天你去跟你的大老婆睡!順便抓蟑螂!」

『啪!』

門就這麼硬生生的被甩上。

雖然他生性是個老爺,不過遇上發飆的崔珉豪,他還是得僕人一回,聽話點。








問我昌珉的大老婆是誰?恩康康,冰箱呀。睡廚房抓蟑螂XD!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