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朝的討論是沸沸揚揚,尹斗俊是一個案子接著一個的審視與批准,他這皇帝也做得算勤勞,秉持著今日事今日畢精神,每回早朝裡都順勢解決了許多大小事。

但卻總會有一人的奏摺得讓他最後再做收拾。

從坐北朝南的龍椅一眼往下望去,他能清楚瞧見每位朝臣面孔,是打混是摸魚沒人逃得出他的法眼,可就有一人,既不是打混也不是摸魚,而是一顆頭狂點著打盹。那人他往往不會在早朝裡欽點他的姓名,而總是安排在退朝以後再一次解決那人的問題。

「退朝吧,各位愛卿辛苦了。」

一句令下,朝臣魚貫而行退出朝廷,紛紛沒人膽敢叫醒仍是在打盹的人兒,就留下人兒站在原地偷酣。

人兒的個子不高,面容清秀,笑起來還有深而易見的小酒窩,想當初替他升官時,人兒身上的官服還是量身定做,可官帽卻不如衣布來的好裁縫,就算挑了最小的官帽讓人兒冠戴,每回看每回都還是嫌太大了一點。

尹斗俊坐在龍椅上,雙眼打量著眾人皆醒我獨睡的人兒。

「梁耀燮。」他輕聲喊。

名為梁耀燮,是他某次微服出巡時撿回來的人兒。由於看上了梁耀燮骨子裡的雄心傲志,對於社稷百般設想的用心,於是他當下就給了梁耀燮一個官位,希望他能夠效力於朝廷,為百姓謀取更好的福祉。但以上僅是對外說詞,對內對己又是如何一翻風景,這些他沒對誰訴說。

「梁耀燮!」他聲音調大了一點,一語叫醒夢中人。

梁耀燮扶了頭頂上的官帽,倒抽了一口氣,抬頭就對上居高臨下的尹斗俊,趕忙道:「小的罪該萬死。」

「你每次都這句。」尹斗俊嘆了口氣,又說:「怎每次早朝你都在打盹?昨晚沒睡好?」

梁耀燮左顧右盼了一會,才驚覺朝廷上只剩他一人,於是又問:「退朝了?」

「你現在才知道。」他悶說。

「小的還有事要稟報!」梁耀燮趕緊走向前,官帽又滑了下來,他便趕緊扶著說:「皇上您先別走,先聽小的說完。」

這也不是第一次了,哪次梁耀燮的問題不是在退朝以後解決的?

「上來吧。」他說。

梁耀燮眼神裡有些猶豫,可在他的眼神底下,梁耀燮仍不敢作聲,小腿就踏上階梯,乖乖的朝他懷中入座。顯然這樣的大膽也不是頭一回,他總是這麼慣著梁耀燮,可梁耀燮似乎至今為止都還讓他寵不慣。

只見梁耀燮手中的奏摺不只一本,能說是一疊。他摟著梁耀燮的腰際,探頭探腦的看著梁耀燮攤在案上的奏摺與其他紙本,耳朵便聽著梁耀燮的聲音娓娓道來:「這是堤防的設計圖,小的想在這個洪流處加上堤防,這樣才不會每遇大雨每鬧水淹。」

他抱著梁耀燮,手上的力道緊了緊,「怎麼沒長點肉?朕給你的補品吃了否?」

梁耀燮先是皺了眉頭,貌似是埋怨他未聽取正經事,反倒關心起與社稷無關的事兒。但再如何不滿,他也不可能直接就反嗆尹斗俊不專業,應先討論公事再論私事,只能先就尹斗俊的疑問率先解答。

「吃了。」

「那怎沒長胖也沒長高?」

「都補進去腦子裡了。」他打趣的說道。

「所以近期才見你特操勞,早朝都給朕打盹。」

這回換尹斗俊埋怨了,總是按三餐派人加點菜過去進補梁耀燮,望能補補身子,卻未料盡是補去腦子。

「那先別管吧。」梁耀燮苦笑答。

於是又言歸正傳,梁耀燮想向他爭取一點資金來加蓋堤防,一張設計圖梁耀燮從頭解釋至尾,那雙本是圓溜又大的如龍眼一般的鳳眼,是越看越累,連眨起眼來也變得緩慢。

「這些朕自己看,不懂再問你。」尹斗俊打斷了他的話,輕聲說。

可是梁耀燮卻有些不放心,便說:「那您現在看,不懂就快問。」

尹斗俊也只好照辦,為了安一安梁耀燮的急性。

他一頁一頁的翻著,梁耀燮所繪的設計圖很明朗,手工也很細緻,重點是每個細節梁耀燮在紙上都標記的清清楚楚,好讓他過目。這也怪不得為何梁耀燮會這麼累,累的早朝站著都能睡。

「這個……」

才正想開口過問時,他卻見梁耀燮靠著他的臂膀睡著了。於是他挪了挪手臂,人兒的小腦袋便從他的臂膀滑去他的寬肩,很安然的靠在他的胸膛上睡。

「這也能睡……。」他低喃。

他的懷裡就多了一個貪睡鬼,於是他也摟著這貪睡鬼,不急不徐的將所有設計圖看完,然而批奏。

『胖一斤,資金准五成。再胖一斤,資金再准五成。如兩斤胖不成,准朕貪歡一回。』

待梁耀燮再次醒來後,他渾然不知自己如何躺在貴妃椅上,而他上奏的奏摺是安好的放在枕邊,似乎有意讓他醒來時別忘帶走。他率先將奏摺攤開觀望,看看上奏結果能否如期,可卻未料看完以後,他是趕忙抱著這堆設計圖奪步跑出尹斗俊的書房,然而一路奔回府。

「娘!今晚孩兒想喝雞湯!」

「燮兒,你可願意吃了,今晚娘就替你準備。」

「今日明日後日,我都要喝雞湯!」

「好好,這當然最好了。」

但卻沒人知,這一切到底是託了誰的福氣。

而梁耀燮始料未及,所有東西都是養肥了最好吃。

吃胖一點,能增進社稷福祉,也美滿尹斗俊的口福。





全文完。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