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四人四目相對,金俊秀疑惑地看著朴有天與俊秀,而有天則在一旁好奇地看著朴有天,可眼神最後卻又不禁朝著俊秀看去。他們四人的心思某部分的疑慮相同,可少部分的悸動卻不一樣。

「所以……你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穿越?」朴有天蹙眉問道。

穿越很神奇,但更神奇的是,穿越過來的人不僅與自己長一模一樣,且與他家的小可愛一樣,都是一隻貓咪。

「說來可能很難置信,反正我是信了。」金俊秀聲音沙啞地說。

朴有天很自然地就站起身來為他盛了杯水,苦笑,「連聲音都一樣。」

難道還有不信的道理?他這一生遇到的事情也奇怪到已沒有任何事情能再讓他覺得怪了。既然事實就擺在眼前,他也不好意思對事實說三道四。除了相信外,他們也沒有其他的路可選。

「俊秀是貓咪……」有天好奇地湊了過去,「真的長一模一樣。」

俊秀也好奇地湊過去嗅著有天的氣息,開朗笑道:「你也跟我的主人長一樣!」

金俊秀在一旁看著俊秀,看到與自己相同的人,那種感覺難以言喻。他們比雙胞胎更有著不可思議的相像,就連髮色也天生都屬紅。可有一點他們並不像,就是脾氣。就算俊秀與他再怎麼像,他們說話的方式與脾性卻是完全不同。

看著有天與俊秀倆人越坐越近,當主人的他們有些不曉得該如何對應,只能不斷告訴自己,也許這也是社會化的一種,只是對象比較特別,是與自己長得一模一樣的長生貓。

金俊秀瞥了過眼來,抬眼輕聲說:「還有跟我們一起搭乘時光車的朋友,叫沈昌珉與崔珉豪。」

朴有天睜大了桃花眼,驚訝地說:「我有個朋友也叫沈昌珉,他有隻長生貓叫作珉豪。」

看來這一切似乎是一種機緣與巧合,也許失去蹤影的沈昌珉和崔珉豪就在這個時空的沈昌珉那。

朴有天為了確定是否如此,他趕忙地拿起電話來撥打沈昌珉宅邸的號碼。



「沒想到我多了耳朵這麼可愛。」

崔珉豪高興地摸著珉豪的耳朵,珉豪還含蓄地抖了抖貓耳,然而跑去了自家主人的背後躲了起來,偷偷看著崔珉豪。

沈昌珉與沈昌珉從見面開始到現在,就拼命的乾瞪眼。他們倆沒什麼話可說,也不知道要從何說起,只是沉默地嗑著客桌上的點心。

「真不好意思來你們這裡打擾。」崔珉豪反倒冷靜地應對,雖說剛醒過來時真是一度搞不清楚狀況,而且還認錯了人,「我們會想辦法看要怎麼回去。」

沈昌珉瞥了他一眼,低聲說:「怎麼想?你連你們怎麼來的都不知道。」

「你說話客氣一點,又不是我們願意來打擾。」沈昌珉說。

崔珉豪與珉豪緊張地互看一眼,只見珉豪趕緊插嘴說:「沒關係,反正這裡很多食物跟房間,可以供你們吃住。」

這麼大的宅邸,除了僕人,算起來也只有沈昌珉與珉豪住一起而已,是真的稍嫌大了一點。

「謝謝你,珉豪。」崔珉豪微笑說。

珉豪是又靦腆地笑著,彷彿遇見人類的自己很新鮮。但反觀自家主人與對面跟主人長一模一樣的人,那倆人似乎就不怎麼友善。只是看在對方的寶貝與自家的寶貝長得相同,他們倆也不好意思開啟戰火來讓崔珉豪與珉豪難堪。

他們四人坐在客廳裡的沙發上沉默許久,對於該怎麼回去的問題也沒個著落,只見倆個沈昌珉的臉臭的可以,於是崔珉豪便提議借用一間房間暫時讓他們使用。

「我帶你們去。」珉豪熱心地說。

崔珉豪點了點頭,拉了沈昌珉便隨著珉豪的腳步離開令人尷尬的客廳。一路上沈昌珉都沒說什麼,直到他們倆進入了房間,崔珉豪才轉過身說:「拜託你友善一點,我們一定會回去的。」

「你難道都沒看見他看你的眼神?」沈昌珉不滿地說。

崔珉豪是真的沒發覺,可就算被看,那又如何了?

「不就你看我的眼神?」崔珉豪苦笑,「你不也一直看著珉豪嗎?所以那個昌珉也不爽啦。」

「我才不會跟一隻貓一起。」沈昌珉坐上了床,不屑地說。

「幹嘛這樣,那也是我啊!我就不信你不覺得我多了貓耳不可愛。」他也走向沈昌珉的身邊,盤腿坐上床說;「反正我們還是得找方法回去。」

「怎麼找?」

「先從熟悉環境開始吧。」崔珉豪笑說。

既然遇上了問題,就必須想辦法解決,想破頭腦他們還是得想著怎麼回去。待樓下的沈昌珉接到了朴有天的電話,他們倆才又被喊了下樓,說是要與他們的朋友會面。

「所以俊秀他們也在這個時空裡?」崔珉豪問。

「等他們來你們就知道是不是了。」沈昌珉說。

倆個沈昌珉又互看了一眼,這回似乎沒有那麼厭惡,然而事實也間接證明,人的基因裡頭躲不過自戀。

自己看著自己,總是會越看越順眼。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