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俊秀瞪著有天,而朴有天則對俊秀苦笑,只見金俊秀將手上的食材一丟,踱步向前,逼得俊秀與有天怕得已忘了該逃。朴有天趕緊捉住金俊秀的手腕,低聲說:「不要衝動。」

趁著金俊秀甩開朴有天的大掌之際,俊秀是從沙發跳了下來,趕忙朝著朴有天奔去。朴有天牽著俊秀的手將俊秀塞進自己的身後,然而一併將人兒帶著往後退去。有天則沒逃,而是抬眼準備接受金俊秀的拳頭。

金俊秀站在原地動也不動,有天聽著金俊秀加快的心跳聲,金俊秀似乎知道自己不夠理智,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彎了下身,又將食材拿上手,然而往廚房走進去。

朴有天見金俊秀走進廚房,他也向有天使眼色,要有天快點接過自己手上的食材,與金俊秀進廚房料理。雖然沒有過問他們倆人煮飯到底行不行,但現在的爭點也不是廚藝,而是得趕緊修復目前的緊張關係。

待有天走進廚房以後,朴有天也將俊秀牽進了臥房裡來。朴有天坐上了床,抬頭看著一副快哭出來的俊秀,溫柔地問:「是不是有天太有魅力,抵擋不住了?」

俊秀垂頭站著,雙手被朴有天扎實地牽著,聽著問話內容既沒搖頭也沒點頭,珠珠淚滴就掉了下來。朴有天笑了笑,兩手婆娑著俊秀的手背,輕聲又說:「來,先坐下再說。」但俊秀卻搖了頭,寧可讓自己罰站。

俊秀緊緊地握著朴有天的暖手,不停的哭,除了哭還是哭,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就連要流出來的鼻涕,還是朴有天替他擤去。

「沒關係的,先別哭,別哭。」朴有天伸手抹去俊秀臉頰上的淚水笑說。

「主人會不會……不要我……?」

朴有天搖頭,「怎麼會。」

「主人對不起……。」

「我知道我知道。」

於是俊秀又跪了下來,埋在朴有天的雙腿間,一把抱住了他的腰際,在他懷中哭得更是大聲。

沒想到這次的錯誤他連教訓的機會都沒有,俊秀便自己懺悔起來。也不知是否有了判斷能力,知道這麼做是不對的行為。不過說起來,這次的偷吃,他也不知道該如何討厭起。畢竟俊秀偷吃的對象,是長生貓的自己。但是能夠讓俊秀犯錯犯得如此傷心,他似乎知道是為什麼。

縱然是來自別個時空的自己,他們的關係終究是你我他,區別的鮮明。

「對不起、對不起……。」

從一剛開始遇見有天與金俊秀時,他心中是有些矛盾,但卻也感慨。若是能將俊秀交給有天來照顧,是不是會比自己來照顧還來的周全?結果事實證明,寵物就是需要主人,就算再如何相像,有天還是替代不了他的位置。

他摸著俊秀的紅髮以及貓耳,安慰地說:「沒關係。」

俊秀沾得他滿身眼淚與鼻涕,最後還讓他抱上床哄著。似乎沒多久,俊秀就在他的懷中睡去之前,抬起頭來吻了他。

回頭反觀金俊秀這組人馬,有天是跟在旁看著金俊秀洗菜切菜,他們彼此一句話也沒說,好似懶的溝通。但如此僵持下去也不是辦法,有天還是提起了勇氣,率先開口說話。

反正他早已有被揍的打算,不怕,「俊秀……對不起。」

金俊秀只是將洗好的菜丟往砧板,沒應答也沒看他。

「因為真的太像你了,所以──!」

金俊秀一把就將菜刀劈上砧板,刀刃還不偏不倚的卡在砧板上,乍看之下那塊木製砧板似乎有快被劈成兩半的危機。這樣的力道與氣勢很明顯,金俊秀要有天不要說話,因為他根本聽不下去任何的辯解與解釋,也不用期待他會像個耶穌一樣立馬赦免有天的罪名。

有天只好閉上嘴,皺著眉頭看著金俊秀切菜。本是俐落的刀法,這回似乎變得有些愚鈍。他看著刀下的青菜,還有沒預警而洛下的水珠,本以為是金俊秀的汗水,結果沒想到是金俊秀來不及抹去的淚水。

淚如雨下,有天越看越是心疼,可現在又不能隨便說話。金俊秀將菜刀放上砧板,挪身至洗手檯面前,為自己洗把臉。可這一洗更是糟糕,讓有天看不出哪些是水珠哪些是淚珠。金俊秀用著自己的衣袖擦去臉上的淚水,嘆了口氣以後,便也停下切菜的動作。

「俊秀……。」

「比較喜歡他嗎?」金俊秀紅著眼,看著他問。

有天誠實地搖頭,「不是的,因為他身上所有氣味都跟你一樣,一時弄錯,於是就犯錯了……。」

金俊秀瞥了過眼,才正想拿起菜刀時,便被有天拉過了身子,強制地索吻。他將金俊秀推上了廚房的象牙色白牆,狠狠地吻著金俊秀哭紅的唇瓣,表達歉意,也同時表達他心中最無可取代的愛意。

「對不起。」有天真摯地看著金俊秀,又說:「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金俊秀轉了過身,嘆氣道:「我餓了,快煮飯吧,這你比較拿手。」

「好的!主人!」有天笑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