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特別選了一個假日,將自己所有放在鄭允浩家中的家當盡數塞進了行李箱裡頭。鄭允浩在一旁看著他,既沒打算幫忙卻也沒出手挽留,只是直愣愣站在房門邊。

不瞞自己說,這樣的舉動讓他覺得自己就像是妓女一樣,事情完成了人就得滾蛋,雖說已承諾了自己的誓言,往後也不用飽受誓言束縛之苦,不過怎麼想來怎麼想去,他還是後悔當初為何要答應鄭允浩玩什麼『相親練習』。

他搭上鄭允浩的轎車回到家中,行李也隨性一扔,人貼在床上便不醒人事。

近期金俊秀與崔珉豪的手機都打不通,也不知道在忙些什麼東西,他忽然覺得自己必須找點人說說話,說說他的心底話。

據說鄭允浩的相親很成功,對方似乎也對鄭允浩看的順眼,於是整棟公司都知道了鄭允浩的感情去向,就連媒體也大肆報導國家企業龍頭終於有了佳人良偶,還用了敷衍性的字眼祝福鄭允浩與該名媛終成眷屬。

怎麼說,鄭允浩能夠有今日的好下場,大家也不想想是因為他的背後有誰再替他撐腰。雖說他只是一個國家中的市井小民,一宗大企業裡頭的小職員,但鄭允浩能夠相親成功,還不都他調教有成,犧牲了自己的初吻與初夜,練就了鄭允浩一身的好男人功力。

說來說去,他也不是真的想要什麼獎勵,更不希望別人知道鄭允浩背後曾有這麼一個他,他只是……只是什麼?

他坐在床上抱著枕頭觀看電視,看著電視裡頭笑的春光洋溢的鄭允浩,他不禁覺得原來直憨男也有春天,只是這個春天不屬於他,那樣的笑容也不是來自於他,更不是獻給他。

他終於有點小小小小能夠理解為什麼崔珉豪會膽大提出辭呈,要的不是多加薪水,也不是要多點紅利分紅,而是希望沈昌珉能夠給予一個理由,合理多次找他求歡,又愛不釋手的理由。

他何嘗不是如此呢?

看著電視,眼眶越來越紅,只是半滴眼淚也沒有。

也許有些感情就像他現在一樣,不需要流什麼淚水,只需要鼻頭酸酸眼眶熱熱就能給自己一個還算圓滿的交代。

他跟鄭允浩從一開始就是零,不用歸零重新計算,也沒有所謂需要重整的道理。他們的關係沒有很複雜,就是基本型的隸屬關係,他是老闆我是助理,地位鮮明,也不需要立牌提醒。

可就不知道為什麼,當他再見到鄭允浩時,他笑不出來,靈感也出不來。

「沈昌珉近期又推出了第二系列,不過第三第四系列,沈昌珉已拒絕研發。」鄭允浩將新系列的產品遞給了他,又說:「但是我們還是得把加工做好,對於這套產品你有什麼想法?」

他拿過了沈昌珉所研發的情趣用品,心底冷笑一聲,沒有第三第四系列的緣故,他大概可以猜到為什麼。

絕對與崔珉豪有關係。

他拿著情趣用品發呆,腦子也不知道要從何開始思考,只是覺得眼前的這些東西,全是用他兄弟的血和肉換來的成果,如今只剩他一人還在這行打轉,他覺得自己對不起其他兄弟。

「沒有想法。」他輕聲說。

他也不想有任何想法來改造這些商品,然而賣給消費者,以營利為目的。

他將商品還給了鄭允浩,臉色凝重的說不出話,就算知道鄭允浩的雙眼瞪著自己,他也不想要再拿這些東西來賺錢了。而另一個重點是,他真的沒有任何靈感能夠加工。

面對鄭允浩,他有些話想講,但卻不知該從何說起。

「你最近太疲累嗎?」鄭允浩問。

「沒有。」他搖頭。

「還是先回家休息?」

這種情緒就算休息應該也不太管用吧?

「你的相親很成功,是嗎?」他抬起藍眸問。

鄭允浩似乎有些意外他會這麼問,「嗯,還順利。」

他輕嘆了一口氣,垂下了頭過了數秒,便又抬起頭道:「我想,我還是不太適合這份工作。」

既然沒有任何的後顧之憂了,鄭允浩應該也不需要他了。

「你要辭職?」

「嗯。」他微笑道。

「可是──」

「拜託。」他苦笑。

鄭允浩的神情表態了他並不理解為何他會做出這樣的決定。而他也在鄭允浩過問真正原因之前,又紅了眼眶。

「祝你幸福,鄭先生。」

有如電視劇的老梗一樣,他轉身離去,向隨手得棄的工作說再見。但可悲的是,他也如偶樣劇的題材一般,離開以後,卻有段感情是他所揮之不去。







請請請請哪裡覺得怪一定要說,因為太久沒寫,我怕有些連接不上XD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