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情勢呈現的有些尷尬可又有點微妙,尹斗俊是瞧著梁耀燮,而梁耀燮則坐在小木椅上看著張賢勝吃麵,貌似就是不讓尹斗俊有任何的居心,寧可花點時間看好張賢勝,讓張賢勝安穩的填飽中餐。

三人沉默直至張賢勝將空碗以及一些銀兩遞給梁耀燮後,張賢勝臉上無奈,卻苦笑說:「我不會有事。」

梁耀燮自然知道張賢勝指的是什麼,他眨了眨大鳳眼,嘆氣道:「娘說不用收錢,下次有場我再端湯餃過來吧。」

這話中話張賢勝是聽出了端倪,可卻無法接受這番好意,「錢一定要收,我下次一定再跟你訂湯餃。」

梁耀燮人兒雖小,但也知張賢勝遇上的是什麼麻煩。不知為何這年頭淫魔特多,盡是一堆對張賢勝的美貌感興趣的男人花錢如灑土的想見這般美人,尹斗俊不是第一個,他深信也不會是最後一個。

「錢你就拿給娘吧,娘收我就收。」梁耀燮笑說。

他倆很刻意的將尹斗俊晾曬在一旁,可意外的,尹斗俊卻是安靜的聽著他們對話。

「走了。」

「嗯。」

梁耀燮端了空碗轉身便離去,本還有些猶豫該不該走,可尹斗俊就端坐在眼前,他也不好意思將人給趕走。他只能替張賢勝爭取一些吃飯的時間,但卻無法替張賢勝想著怎麼逃離這些總愛貪美色的淫魔。

僅有一人能保護張賢勝,只是那人卻又非他這等凡人能夠晉見。

他面有難色走在大中午的烈陽下,明明才幾步路而已,他都還未走至麵攤時,就被身後的人叫住。

「這位小兄弟請留步。」

明顯聲音朝自己說來,他轉了過身抬頭看那人,不陌生,是方才在後台肖想張賢勝的淫魔。

「我勸你如果錢多不如去做點好事!」梁耀燮劈頭就說。

尹斗俊不能擺出無辜神情,他確實花了一大把金錢買與張賢勝獨處的時間,這點不否認,只是有些訝異這朵小花有如此驚天動地的魄力膽敢與他這麼說話。

「你可知道我是誰?」尹斗俊不怒反笑的問。

「我不管你是誰,我也不想知道。」梁耀燮蹙眉,又道:「賢勝早已名花有主,你少打點子移花接木!」

這語氣一點都不如他人兒來的小,只見梁耀燮轉身踩著步伐又向前走,他便跟在身後。梁耀燮聽見腳步聲又隨他而來,他氣憤的轉身想罵走男人,可誰知身子一轉,鼻頭就朝尹斗俊的胸膛撞個正著,痛的他一度以為鼻梁是不是斷了。

「唔!」

他抱鼻蹲了下身,這一下撞的不小力,沒幾會他的掌內便是鮮血,流了鼻血出來。

尹斗俊見狀,趕忙從衣內拿出了手帕想為他擦拭,可他卻掃過尹斗俊的大掌,站了起身說:「別再跟著我!」

他捏著鼻頭說,那聲音還帶著有些可愛的鼻音,憤懣的瞪著尹斗俊,然而轉身又離去。尹斗俊是有些傻了眼的看著那人兒,其實他也不是故意要走那麼近,只是沒料到梁耀燮的身子會轉得如此神速,讓他也來不及止步。

他看著腳邊的滴滴鮮血,抬眼又朝梁耀燮的方向看去。只見梁耀燮端著碗走進一家麵攤,望了名字才知原來梁耀燮是那家有名麵攤的人。看著梁父梁母趕緊為梁耀燮止血的模樣,他也大概料到仨人是名副其實的親子關係。

因為一家子都具有說不上的迷你特質。

他輕嘆一聲,身邊也不知何時便多了幾人,「少爺,可想打聽什麼?」

「名字。」他低聲道。

「梁耀燮,他叫梁耀燮。」下人道。

尹斗俊點了點頭,倒是沒說什麼,只是在原地納悶了良久。

「少爺,還回去花旦那嗎?」

「不了。」

既然他追了出來,也代表他放棄與張賢勝會談的機會,他反倒比較好奇就在前方且離他不遠的梁耀燮。雖然他大概猜到自己已在梁耀燮的心中留下了壞印象,不過他還未放棄,必需繼續打聽。

「你過去買碗冷麵與水餃回府讓我品嚐品嚐。」

「是,少爺。」

既然要深入的了解,那麼第一步就得了解梁耀燮最熟悉的事物。

凡事都得先擄才會有獲,這條小魚,他勢必也得放很長很長的一條線才有辦法獨得。

路邊的野花不要採,只是他情不自禁。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