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診所外是大排長龍的情形,有時當醫生也不知該是哭還是笑。當醫生的總會面臨一個問題,對於別人『生意興隆』等祝福賀詞,那樣的匾額還真不知道該不該掛出來煞煞風景。

醫學科技的日新月異,仰賴的人變得更多,似乎都以為靠著醫生就能改善身體狀況,可事實剛好相反,醫生只能治好短期的病痛,長期的就得靠自己。不過這樣的道裡似乎還未成形,都認為健康就是醫生的責任,自己能夠撇清任何關係。

於是沈昌珉的診所越來越多人,對於病患,醫生也不能因為病患的飲食或作息不改變而拒看。在有限的範圍以內,他們還是做好本分盡可能的治療,至於其他病患的牢騷,當醫生的也只能聽聽,多半無言以對。

沈昌珉與金俊秀光是看診而已就覺得疲累不堪,而朴有天更是忙碌,近期愛漂亮的人變多了,無論是想購買化妝品或是診察皮膚科,朴有天也是忙得不可開交。至於崔珉豪,從他的嗜睡症好了以後,他便也實踐先前對自己的諾言,重回大學念書,然而考取復健師執照以及推拿師的執照。

四人裡頭,最需要付諸勞力的便是他的工作。他一天有時得幫五十幾人做復健,二十幾人的幫推拿,一日下來,就算沒了嗜睡症,最早睡的還是他。

沈昌珉與金俊秀為了讓崔珉豪輕鬆一點,復健與推拿標準也提高不少,好讓病患不會因為有健保而浪費醫療資源,崔珉豪也可以不用一天花費這麼多力氣在推拿病患上頭。

今晚下班以後,崔珉豪在辦公室內伸展了全身肌肉,甩了甩手臂,關燈便走上二樓。而沈昌珉則是外出為彼此買回晚餐,待回來以後,崔珉豪早以洗完了澡,懶洋洋的躺在沙發上。

「過來吃飯。」沈昌珉說。

雖然整天下來工作分量很大,不過他也算不錯幸福,無論是家事還是三餐,沈昌珉總會幫他打理的很好,他就像小皇帝一樣,等著沈昌珉來服侍便可。

崔珉豪坐在餐桌前,看著沈昌珉為他將熱食倒進碗內,他直接拿起筷子便吃了起來,大眼也偷瞄著忙碌的沈昌珉。他看著沈昌珉的動作,總覺得有些彆扭,於是當沈昌珉坐上椅子,他身過手便按了按沈昌珉的肩膀。

「等洗完澡我幫你按摩一下。」他說。

沈昌珉彎身吸著麵,搖頭:「不要。」

「按一下就好。」

「你不累?」

「不會阿,今天沒有很多病患。」他說。

總之,倆人你來我往的任性,沈昌珉最後還是屈服於崔珉豪,洗完澡後便趴攤在床,任崔珉豪坐上身宰割。崔珉豪從醫藥箱裡拿出活絡精油,均勻抹在沈昌珉的背上。他開始替沈昌珉的肩肌、背肌給予舒服的按摩,也連按了幾個穴道,為沈昌珉緩和近期所累積的壓力。他安靜地跨坐在沈昌珉的屁股與大腿處,彎身按摩大約持續了十幾分鐘。

他本想再多按一些,可沈昌珉卻將他趕下身,說是已經足夠,不想再按。但他很清楚沈昌珉還有許多地方需要將體內的氣給排放,免得集結在某一塊肌肉上而感痠痛。只是沈昌珉不太願意配合,他怎麼想把沈昌珉翻過身,沈昌珉就是不給人翻。

「你去睡覺。」沈昌珉說。

他看了時間,笑說:「才九點多耶。」

沈昌珉躺在床上,背部因為精油的關係而漸漸涼起來,這種感覺很舒服,也怪不得一堆病患喜歡來讓崔珉豪推拿。可每回見崔珉豪都得揮汗甩手,他的心底就有幾分不捨。這種工作下班後就別再做,就算自己真的有哪裡感到不舒服,他也不太願意開口告訴崔珉豪。

「你快點翻過去,我再多按幾下啦。」

「不要。」沈昌珉撇眼道。

「我抓龍給你抓免費的呢。」

「不屑給你抓。」

「不要鬧脾氣了。」他笑說。

後來沈昌珉還是躺的直直的,無論他怎麼請求就是請不動沈昌珉挪動身子。

「不然我抓完你,你也幫我抓。」他說。

為了讓沈昌珉乖乖翻過身,他開出了條件交換。如果沈昌珉怕他太累,那麼他也能夠允許沈昌珉來替他舒緩身上的疼痛。雖說沈昌珉與他專業的地方不同,不過沈昌珉也是曉得一般的肌肉舒緩該怎麼做,既然沈昌珉怕累到他有罪惡感,那麼他也讓沈昌珉抓抓龍一切便可抵消。

沈昌珉看著他,最後乖乖的翻了過身。他將施行在病患上的療程,也用在沈昌珉的身上,希望沈昌珉今天也能一路好眠。

「好啦!」他拍了拍沈昌珉的寬背,盤腿坐在床上,雙手拿著濕毛巾擦拭滿是精油的手。

沈昌珉也坐了起身來,低聲說:「換你。」

他笑笑,拿過精油遞給了他,可沈昌珉卻說:「不是這罐。」

他挑眉,「不然你要哪罐?」

沈昌珉跳下了床,然而從醫藥箱裡頭拿出了一瓶朴有天最新研發的潤滑劑。

「躺好,腳打開。」沈昌珉說。

他笑了起來,卻沒乖乖照做,「這什麼奇怪的推拿姿勢啊!」

「照我的做才會舒服。」沈昌珉欺上他,壞笑說。

才正想說些什麼,沈昌珉便吻了他,將他壓上了床。

後來,有個病患這麼過問崔珉豪,「醫生,你都幫我們復健或推拿,那你自己如果痠痛誰來幫你處理?」

崔珉豪先是紅了紅臉,爾後笑了笑。

「大多都自己處理。」他答。

那少部分呢?他都交給沈昌珉。





全文完。



抓龍,是台灣按摩、推拿台語的發音。
希望大家喜歡。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