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中餐吃過以後,再次回到圖書館,他見崔珉豪不在那兒,只有背包以及一堆書籍佔在位置上,他是趕忙拿著自己論文所需的參考資料至櫃檯外借,然而揹上背包以及拎著筆電回到家中繼續他的進度。也許這麼做是刻意了一點,只是與其同崔珉豪待在一個空間,不如回到自家的狗窩還比較自在一點。他並不討厭崔珉豪,只是害怕喜歡上他。那麼久遠的一段回憶幾乎是無法考證他與崔珉豪曾有過那麼一段關係,但他也不需要什麼科學證明,面對崔珉豪時的心跳,便是最好的佐證。

今天又是美好的星期一,從今天起他不再開車,由於油電雙漲,他還得額外支應大比伙食費給自己,雖說他的薪水一個月是花不太完,不過近期他有其他計畫,他想存點頭期款買棟房子,年紀都已經三十五的他,也不該老是承租在外,是該有一棟獨立的套房公寓或者透天屋了。免得哪天他意外的想結婚,可卻沒個居家處,感覺也挺丟人的。於是他帶著市民萬用的交通卡,重新儲值金錢,刷卡便走進地鐵裡。他單肩揹著背包,看著前來的地鐵,便走了進去。早上的人還不算多,可位置卻也沒空出多少,他在車內找著理想的位置,眼神左顧右盼,直到他又在不遠處看見一個大眼男孩時,他是趕緊轉身背對,又沿路往回走去。

這一切真是太不湊巧了,他記得崔珉豪不都騎腳踏車上下學?腦子疑問連連,他還是連續走過兩三個車廂,心情才算穩定。待他的站抵達時,他幾乎是飛快地衝出地鐵站,喘吁吁的來至學生餐廳。這回他又點了三人份量的早點,速速付錢速速走人。

一如往常,他還是喜歡坐在樹下享用他的早點,只是這位置也是費了他許多心思才挑出的隱密位置。他決定以後就在這隱密處吃早點,估計如此早的時間裡頭,也不會有誰出現在他的視線裡。他啃著第一塊三明治,兩口就解決。接著第二第三塊的命運也是如此,他在樹下喝著中杯奶茶,吹著徐風,心底才覺得踏實許多。見時間也差不多了,他將垃圾收拾,順便丟進了校園設置的垃圾桶,便也來至物理系的大樓。走進教室依舊不到五人,嚴格來說只有一個人,而那個人也就是正好在吃早餐的崔珉豪。

「老師早。」崔珉豪微笑說。

他愣了一會,可卻也點著頭,輕聲說:「早。」

看著崔珉豪似乎有意要將未吃完早餐給收拾,他心急之下便也破天荒的開口說:「課堂可以吃東西沒關係。」

崔珉豪的大眼看向他,略股的臉頰看上有點可愛,又加上崔珉豪想笑但卻因嘴中還有食物而只能微笑的神情,怎麼看就是都足以萌上他的心田。

真是夠了……!

他轉身將窗簾拉了開來,打開窗後眼神便也沒再飄向崔珉豪的位置。直到上課鐘聲響了,他才又轉回身面對學生,教室人也還是不多,才五個。

「來領考卷吧。」他說。

他將牛皮紙袋放上最前排的位置,供學生自行尋找。反正他不需要什麼打印象分數,他只看期中期末的成績。出不出席都無所謂,考得過他自然是不會太刁難苛刻。後來他也沒等其他學生了,拿了上週的期中試題卷便開始檢討起來。學生哪裡有問題,他當場解答,這一堂課就是刻意安排來解惑的,下一堂他則又要開始趕他的進度了。崔珉豪似乎沒什麼問題,反正考那麼高分,他想也不會有什麼太大問題。只是其他人仍是慘兮兮,於是他又慈悲為懷的想了另一個評分政策。

「以前都是期中期末兩次平均有六十就給過,這次讓你們便宜一點,告訴沒來的同學,兩次考試有一次六十我就給過。」他簡短的說明,說完眼神還看向了崔珉豪,聲音不大的說:「你可以不用來考期末了,我會給你過。」

這樣的表態很明顯了,他上課既不點名,也不打印象分數,意思就是,就算崔珉豪後續都沒來上課,他也是保證崔珉豪一定會過關。

「我還是要來。」崔珉豪笑說。

這個小傢伙,有沒有這麼好學?

「我想多學一點東西。」崔珉豪笑的靦腆,似乎面對他也不太敢開什麼玩笑。

想起金俊秀曾對他說,崔珉豪是個個性很開朗的孩子,只是在他面前可能因為他不好相處,所以表現的較為拘謹一點。

「嗯。」雖然感受的到崔珉豪的活潑,不過他還是句點人家。

後來他繼續上他的課,也不管教室人多還是人少,一路上到下課為止。至於那堆沒人來領的考卷,他便也交給崔珉豪,如果超過兩星期沒人來領,就可以自行回收了。

「老師。」在他離開時,崔珉豪又追了上來,「嗯?」

「這個給你。」

他拿過崔珉豪給他的宣傳單,看著上頭的名目,『物理系大會烤』。

「這是我們系上的烤肉,一到四年級都可以報名參加,包括老師。」崔珉豪笑著又說:「我希望老師你可以來,而且老師是吃免費的喔!」

他看著宣傳單角落名稱,總召寫著『崔珉豪』,還有連絡電話。在這間學校待那麼久了,就沒見過哪個系學會的總召邀請過他去參加系上活動,往往都是透過金俊秀的嘴巴,他才曉得原來系上的活動這麼多。

「嗯,好。」他輕聲說。

崔珉豪又露出一慣的笑容,只是他揹著背包甩身便走人。

要參加嗎?他最後還是將宣傳單丟進了紙類回收桶,一人默默的離開物理系大樓。







抱歉...這篇可能也是細水長流...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