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多事情看似簡單,但做起來卻覺得好似有些困難。尤時當這件事情屬於你的初次時,那般勇氣還不知道必須得集結多少才有辦法踏出第一步。

無論是電影、漫畫或者期刊雜誌,只要有接吻的畫面與片段,他總會不自覺得停留數秒,看得有些出神。

到底什麼時候……他才有辦法提起勇氣親吻尹斗俊呢?不是像孩子一樣的親親臉頰而已,他也想學著這些畫面好好吻尹斗俊一回。他從來就沒想過,原來他的初吻會給他帶來如此大的障礙。

他並不是覺得自己喜歡男生很可恥,而是他從來就沒想過自己會喜歡一個男生,而當要接吻時,又會是怎般的模樣。凡事都有第一次,然而往往萬事起頭難。

他闔上了雜誌,走出書店後替尹斗俊買了晚餐拎著便走回家。

升上大二以後,他便說服了爸媽自己想住在外的念頭,爸媽也經過了一翻慎重考慮,才安心讓他住在外頭。當然,他也聰明的藉機介紹尹斗俊給爸媽過目過目,雖然沒有任何深度對談,也沒坦承倆人的關係,但至少也讓爸媽了解他的生活中有這麼一個同居人,只不過卻是以室友以及同學的身分來同居。

雖然每一段戀情他都希望能夠得到家裡的贊同,不過現實容易事與願違,而他也不希望爸媽為了這些事情日夜輾轉難眠。在他與尹斗俊還無法妥善處理這些事情以前,他們並不打算大喇喇的公開。

就算他願意從櫃子裡走出來,他也不願意因此將父母鎖進櫃子裡。

『叮咚!』

「回來啦!」尹斗俊笑說。

他看著臉上有些疲憊的尹斗俊,順手就將手中的晚餐遞給他,換上室內鞋以後便說:「快吃吧!等等你要去上課了。」

尹斗俊笑了笑,也照他的意思吃著晚餐。他則坐在尹斗俊的對面位置,一邊喝著冷泡茶一邊瞄著尹斗俊的紅唇看,然而不禁嘆了口氣。

「怎麼了?」尹斗俊問。

他不否認,尹斗俊在照顧人方面真的很專業,他就如那堆孩子一樣,無論是喜怒哀樂還是身體健康出了問題,總是躲不過尹斗俊的法眼。

「沒什麼。」

但他也沒說謊,其實真的就沒什麼,只是同居了以後,想做的事情變多了,可同時顧慮也跟著增添了不少。

「真的?」

「也不是真的沒什麼。」他抿著嘴笑。

總之就是有什麼。

雖然喜歡尹斗俊,但要他們如情人之間一般的互動,說起來還是有點困難,就算沒有人看見,他自身想撒嬌也會覺得有點彆扭。然其次讓他覺得懊惱的是,並不是吻了尹斗俊會害怕尹斗俊懷孕,而是他有些擔心,每當不同層次的親暱漸漸的實現以後,那樣子真的值得嗎?值得他這麼做,又或者值得尹斗俊這麼做嗎?

不同階段的親暱,有著不同的責任。若真他們哪天不小心的全壘打,結果卻發現彼此並不合適而必須離開時,那時他一定會覺得當時的自己很傻。也許尹斗俊也這麼想,所以他們遲遲不敢再往前走一步。

雖說公主要找到真命天子以前,必須吻過一缸子噁心的青蛙,但他有點想偷懶,他希望尹斗俊就是他的唯一,而他也是尹斗俊的唯一,他不必再冒險尋找。

其實就是小小私心,就是希望哪天他們真的有什麼,尹斗俊得負責。

「如果你允許的話,我聽你說。」尹斗俊說。

後來他還是憋到尹斗俊上課回來,而他們也準備上床睡覺,在關了燈的月黑風高夜晚裡,他悄悄的表達了他的慾望。本來分房睡的他們,這次是他自己抱著棉被來與尹斗俊湊著睡,目的很明顯,他想藉由你看不見我,我也看不見你的漆黑來撞撞膽量。

「我說……」

「嗯?」

他翻了過身,側著身在黑夜裡看著尹斗俊的側臉。

「我有點想吻你。」

他的聲音很輕,不過很誠實,很直率,聽得一點也不模糊。

尹斗俊就像個大人一樣的不驚慌也不驚恐的笑了出聲,彷彿他是箇中老手,稀疏平常。

「可以啊。」

「但是……」

「嗯?」

「我覺得還是等時機成熟一點好了。」

尹斗俊也側了過身垂頭與他對看,「覺得很怪是嗎?」

他想了一會,便說:「一部分是,另一部分……」

尹斗俊湊了過去便親了他的小嘴一下,只是時間不長,離開後他倆又對望,尹斗俊問:「會很怪嗎?」

他愣了愣,「不會……。」

於是尹斗俊又再大膽了一點,這次時間比較長,比較仔細也比較深邃。

「一部分的問題解決了,另一部分呢?」尹斗俊笑問。

他垂著頭咬著被吻紅的唇瓣,小聲的說:「你要負責。」

「你說什麼?」尹斗俊摟了他,為彼此將棉給蓋好。

他鑽進了尹斗俊的懷中,聲音悶悶的,可卻大聲的答:「你要負責啦!」

尹斗俊摸著他天生就柔軟的頭髮,像個老人一樣的逕自笑了好段時間才說話:「我可是職業保姆呢。」

「嗯。」

「到老我還是會幫你配尿布的。」

然而懷中傳出了人兒的笑聲,腰上便多了隻手臂圈住他,如同孩子的大玩偶般,梁耀燮抱著他一夜好睡好眠。



番外完。



希望大家喜歡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