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有情,可師父,情為何物呢?」

「廢物。」

男孩臉上一垮,不滿的闔上聊齋志異,一副就是自家師父不通情達理,如果真是廢物,那麼何來那麼多妖魔鬼怪留於人間只為貪戀?

「有時間在那看那些有的沒的,不如去林內撿些乾柴回來!」

這位說話總是沒好氣,像是別人家欠他好幾百萬兩的人,是他的師父,沈昌珉;而他呢,則是從小被沈昌珉給養大的小徒弟,被沈昌珉取了名為珉豪。

他不知道自己的身世為何,也不知自己的父母是誰,在他有意識以來,沈昌珉只告訴他,他是在森林內被他所撿到,就如此而已,沒有再多。

然而最清楚他的身世之人,還是沈昌珉。

那回在除妖的夜裡,沈昌珉的記得很清楚,明明將那群害妖都給收服了,可卻不明白為何森林內還是有著強大的妖氣。經過了一翻巡視之下,他便尋獲了一個小傢伙。當時的珉豪還小,頭頂上還長了兩枚妖角,整身赤血紅,就像是喝著血長大一樣,膚質也不如一般人。

判定之下,才曉得原來這小傢伙是酒吞童子的娃,但到底是為何會被產下,他不曉得,也不知道他的母親究竟是何人。只是珉豪的樣子也不如酒吞童子來的可怕,一半妖樣一半人樣,估計血液裡頭有一半是人,一半是妖。

本想直接了斷珉豪生命的他,誰知當他拿起符咒來,珉豪像是求情一般的在他的懷中哭了起來。那兩眼圓滑溜溜的大眼擠滿淚水,哭的天打雷劈,哭天搶地,直到他又收起符咒來,人兒便又乖乖安靜,大眼無辜的盯著他瞧。

於是躲不過這等求情,他便在珉豪的心胸前畫了一道符咒,符咒竟滲入珉豪的心底,由內而外的將珉豪的整身束縛起來,從手至腳,再至頸子,滿滿的符咒圈在珉豪的身子內外,只差臉沒給符咒往上攀爬,倒是留了他一副白花花的好臉蛋。

然而珉豪的生長速度快,不到一年就長得有如青少年般的體態,那臉蛋是越生越好看,天生是半個酒吞童子的他,就連沈昌珉也沒料珉豪會生的如此嬌容。

果真本質不會變,險在他早已封印住珉豪那股恐怖的能量。

「師父,我將乾柴都搬回來了。」珉豪笑說。

只見珉豪又要將那本聊齋異志拿起閱讀,他搶過了那書,便道:「瞧你愛看這些情情愛愛,有了對象不成!」

沈昌珉才不擔心珉豪談感情,只是他擔心的是珉豪愛上的女孩家子。酒吞童子生來就喝女人吃女人肉,他可不希望那女孩家子的下場就此畫上悲傷的句點。

可珉豪的大眼只是看了向他,紅了紅臉,輕聲說:「才沒有呢……。」

「煮飯去!」

珉豪乖乖的照做,待晚飯煮好了,沈昌珉趁著珉豪回廚房裡拿碗筷時,便咬了手指,在珉豪的飯菜裡加了自己的鮮血。他曉得,若是沒添點血味,珉豪是吃不下,只是珉豪從來就不知自己有犯這毛病。

「師父。」

「嗯?」

「如果我愛上了一隻妖,你准不准我?」

「不准。」

珉豪抿了抿嘴,不滿的問:「為何?」

「人跟妖是不能在一起的。」

「那若我愛上一個人,你准不准我?」

沈昌珉抬眼望著他,珉豪至今並未自知自己是隻妖,若是他說不准,那他何來的理由告訴珉豪,人與人是不能夠在一起的?

「不准。」

「這又是為何?」珉豪皺眉問。

「咱幹這行的……還是別有與咱太多關係的人,難辦事。」沈昌珉吃著飯菜,又吐了一句,「你跟我就好。」

聽見這話,珉豪的臉上是笑了起來,可他心底就竟埋藏著什麼祕密,他並未說出來,只是高興的朝沈昌珉再覆誦一回,「嗯,你跟我就好。」

問世間情為何物……看來似乎是個看似簡單,卻又難懂的問題。

可至少,珉豪還不須煩惱,因為他還有沈昌珉得以依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