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的太陽是沒入的早,朴有天是趕著在天暗之前要走出山路來。

未料今日的病人較難處理,搞的現在連走回家的路都快要見不著了。他趕緊的為自己點了盞燈,可卻似乎張顯不出太大的效用,只能快步的順著一路走下去。

「唉呀!」

於是欲速則不達,他又命賤的連走同條路回家也被同顆石頭給絆倒。揹在身上的藥材空碗等等散落一地,他拎著油燈四處張望,撿著地上那堆醫術上的必備用品。

「糟了糟了……。」

天色是越來越晚了,直到他收拾完畢,這條山路已成伸手不見五指的模樣。

「這……。」

他勉強拎著油燈又繼續走,前前後後的瞻望,希望這夜裡的森林可別出現什麼猛獸來吃他,他可還不想死,雖說他小時了了,大時也了了,可他還想多活一陣子,就活這麼陣子繼續他的醫德濟世。

太多貧窮人家需要他這樣的人,所以他不能就這麼敗給了一片森林。

「嗚嗚……嗚嗚──」

陰風颼颼,也不知是哪傳出來的聲音,他是左顧右盼,咬緊了牙根繼續向前走去。這時,他又因為一顆不大的碎石而絆倒了腳步,可這回他一點也不幸運,油燈打破了,且撐起身子一看,他雙手沾滿血跡,但卻一點也不覺得疼痛。

這血,似乎不是來自於他,還是溫熱的。

「嗚嗚……。」

像是哭一般的聲響繞在他耳邊,他勇敢的抬起桃花眼向前看去,前方有隻漂亮的白狐後腳被捕獸夾給夾緊了,逃也逃不開。他趕忙的跑向前,蹲下身便趕緊為白狐拆解那捕獸夾。但他從未見過這東西,該怎麼打開也不是很了解,尋了好一會,才找到了方法將捕獸夾給打了開來。

「你肯定疼了,等等我!」

醫德又氾濫,他趕緊從那堆散落的藥材裡挑了幾樣他需求的,便又回到白狐面前,開始為白狐包紮傷口。看來傷勢蠻嚴重的,估計是難自己走動了。

「你再等我一會!」

他就像對人說話一樣,也不管白狐懂不懂,他是回到了絆倒處,將地上那些細軟收拾收拾,爾後又來至白狐面前,一把就將白狐給抱了起來。

「我帶你去較安全的地方,你可別咬我。」他摸著白狐身上白絨絨的毛,這一路可是走得順遂,也不需打燈他似乎就知道歸途該往哪。

直到他走至一條他絕對不會認錯的路時,他才將白狐放置一棵大榕樹下,臨走前還從揹在身後的竹架上拿了村民送的水果與熟食,他拿了幾樣水果放在白狐面前,微笑道:「記得吃飽一些,才有力氣逃。」

白狐趴在大榕樹的樹根上,眼睛雪亮的盯著他看。

「那我就先走啦!」他笑說。

只見他轉身而去,白狐的目光仍未離去。

然而一隻蜥蜴朝白狐爬去,他倆對望一眼,蜥蜴便道:『你看上他啦?我告訴你,就算你變個美人去勾引那男的,那男的也沒能給你什麼,只有那條命能給你而已。』

白狐看著眼前的水果,淺笑道:『這話怎麼說?』

『他可是出了名的窮酸大夫,朴有天呢。』

白狐眨了眨眼,貌似有些睏了,悶聲說:『可他至少給了我這條命。』

待白狐睡去後,蜥蜴只罵他一字傻,便也無聲息的爬走了。

叫朴有天是嗎?

於是白狐在今夜裡,做了一個夢。

這個夢告訴他,報恩,並且留在朴有天的身邊相互扶持。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