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狐前前後後受到了朴有天不少的照顧,讓他最為意外的是,隔天一早他又在大榕樹下遇見朴有天,每回朴有天都只放了幾樣水果在他面前,摸了摸他的頭頂,人便就離開。前後約略四五天,朴有天再次前來大榕樹下時,是為他將腿上的繃待拆解,然又送他幾顆水果。

「你都在這等我嗎?」朴有天摸著他的頭,又笑說:「每回來都能遇見你。」

他安靜的聽著朴有天的話語,眨了眨眼,只見朴有天又說:「我養不起你,不過這陣子我倒是能將你顧的胖一點,才不容易被抓。待在這挺安全的,你不用怕有誰會來傷害你,這棵榕樹很少人來的。」

據說他家後院的這片森林是陰氣迷離,所以一般除了他以外,他也鮮少見有人會在此穿越。其實他也不是什麼都不怕,而是因為沒錢買不起風水較好的土地,所以只能勉強居住於此。但這裡就除了風水不佳外,其餘倒是安好,種些蔬菜水果也少見不能夠收成的。

「那我先走啦,明日若你還在,我再送你水果吃。」朴有天笑笑轉身也就離去。

白狐是舔著自己的傷口,衡量後覺得並無大礙,他便也朝朴有天家中的反方向離去。他來至森林,找了些親朋好友,齊聚一堂,開始討論起他夢中告訴他得報恩一事。

『這只是白日夢啊,孩子。』蛇嬤嬤又道:『跟人一起往往沒好下場,你可想清楚。』

昨日的蜥蜴也出來湊了熱鬧,藐視道:『況且你選的那人是沒辦法給你什麼幸福的,傻瓜。』

接著又一群猴、鹿、羊等等山林朋友前仆後繼的給予意見,多半是勸阻,少部分是鼓勵讓他嘗試。

『無論決定如何,你都得必須承擔被收服的風險。』羊先生又說:『人並未我們想像的好,不分青紅皂白想收扶我們的白癡也不少。』

白狐聽完意見以後,最後的決定也不出意外,『我想去,因為我必須報恩。』

『可千萬小心。』蛇嬤嬤說。

他們這群妖圍觀看著白狐化成人樣,那白色的髮絲有未收回去的耳朵及尾巴,羊先生是貼心提醒,免得露出了馬腳。

於是,他們便替白狐選了名字又挑了髮色,還一同為白狐設計了一件白袍與鞋子。

『俊秀,咱的道行只能做到這裡了,一切都得自己小心。』蛇嬤嬤道。

俊秀垂頭向這群朋友感激,揮手便離去。

是說成了人以後,很多事情都不太習慣。連走起路來以前都是四隻現在成了兩隻,那種感覺是說不出的怪。但也無妨,一切都可以練習,他必須練習做個人來接近朴有天,以達他的報恩目地。

當他又回至榕樹下時,他拿起朴有天放在地上的水果,啃了起來。

他那漂亮的鳳眼周圍似有細細黑線的勾勒,顯得更楚楚動人。他在高處上望著朴有天的簡陋木屋,思考了一會,才動用步伐繼續往下走去。

待他來至朴有天的後院時,後院並沒有人,他繞過後院再往前走去,於是敲了朴有天的大門。門內也沒人響應,只見一隻壁虎朝他爬了過來,細聲問:『你這妖狐,找主人何事!』

看來語氣不小,大概是以為他來胡作非為。

「報恩。」他輕聲沙啞的回。

壁虎見他所說不假,於是才鬆了口舌告訴他朴有天在什麼地方,『主人在廚房燒飯。』

想想現在的時間也特早,估計是替自己準備早飯吧。

他沒多想,腳步就朝那間特小間的廚房走去。從窗外就見朴有天忙碌的背影,他也不懂該先敲門的道理,便自己站在門邊杵了好一翻,直到朴有天轉過身看見那身白袍與紅髮,臉上是嚇的不輕。

好在是大白天,若是夜間,朴有天想,他早已暈厥。

「你是……?」朴有天放下鍋鏟,拿了肩上的破布擦了額上的汗水,看著他。

「我是俊秀,我想來當你的助手。」這理由是蜥蜴替他編的,因每回見朴有天看病都隻身一人,有時忙不過,需要些人馬互助,於是有此機會,就讓他來當應徵的人手的。

朴有天先是看得有些出神,眼前這乾淨長著又清秀的人兒,感覺就像是富家子弟的後代,竟然來到他這裡說要當助手,他是有些納悶,再者是不解。

「我……並沒招聘。」朴有天低聲說。

俊秀見自己要被拒絕,於是又趕忙說:「可病患都說你一人過忙,需要人相助。」

若沒遇上朴有天,他這輩子還真不覺自己帶有點狡猾性。

「是如此?」

「嗯嗯。」俊秀趕忙點頭。

「那……」本以為是通過了,可朴有天又掛慮的說:「可我沒薪資給你。」

藥材他多半自己上山採的或種的,他連買藥材的錢都買不起,何來給予俊秀薪俸?

「無妨,我不需。」

瞧那樣子估計也真是不需要,「但我會教你一些醫術的,不會讓你做白工。」但他還是開條件拿自己的技能與俊秀的勞力交換。

「可以。」俊秀笑說。

不知是不是有太久的日子沒見過美人,這回的機遇倒是讓他有些得臉紅心跳。就算眼前這人是個男人,也不例外。那般清純的笑容,怎麼看都像是個未出過世的少年,不可玷汙。

「我來幫你吧!」俊秀說著說著,撩起袖子便接過了朴有天手中的工作,「你去外頭等著就好,這我熟的呢。」

只見朴有天被俊秀給推了出廚房來,這回便換他站在門口看著俊秀的身影煮飯。

時不時朝他送來的笑容是化了他這羅漢腳的心,看來他的生活,是得以添加不同的小情趣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