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未眠的朴有天,自然是比太陽早起。

凌晨時分,窗外仍是暗色,可早已有了清晨的味道。他見俊秀睡得沉,翻下床時還小心翼翼,確定俊秀沒讓他吵醒,他便躡手躡腳走出木屋外,稍微在井邊做了些梳洗,爾後來至後院摘了一顆已成熟的水果,一人隨著後院牽引至後山的小徑,來到了那棵將白狐安置的大榕樹下。

太陽是漸漸升起,但他卻無暇欣賞,只管繞著大榕樹一圈又一圈。

白狐不見狐影,也沒了腳印,他落寞的選了上次白狐所休息的大樹根來,一人靠著大樹幹就地而坐,雙眼朦朧的看著自己位居半山腰的木屋。

不知那白狐跑去哪了,也不曉得到底吃飽沒有,又或者被獵人抓了。其實他不需要管那麼多,只是他無法克制自己。縱然相處的時間並不久,可一直以來都隻身一人的他,遇見白狐時的那段日子,難得不覺孤獨。

這種感覺就像是……他並不排斥俊秀的出現一樣。

他的後腦勺靠上了大樹幹,沒多久便闔上眼來睡了過去。

木屋裡的俊秀早在他出門時醒了過來,昨日他睡得特好,朴有天這床的方位剛好能有月光照入,他吸了一晚的月光精華,今早便覺得特有精神。只是比起以前來說,他還須再補足一些太陽精華才足以全然恢復體內的元氣。

一早就不見朴有天人影,他只曉得朴有天似乎是朝後山上走去,只是他都已賴床半個時辰,卻又不見朴有天回來,這不免讓他有些擔心。於是他過問了窗上的蜘蛛姑娘,確定朴有天是往後山上去了以後,他便也趕緊去找朴有天。

來至這棵大榕樹下,就見朴有天仰頭微微張嘴的睡在榕樹下,手中還拿著一顆蘋果,他大至能猜到朴有天來這裡打算做什麼。他蹲了下身,安靜的看著朴有天的睡相,聽著朴有天的心跳聲與感受朴有天呼吸,他估計昨晚朴有天一夜未眠,所以今日的氣血才如此紊亂,又沒精神。

於是他伸過了雙手,輕輕的捧著朴有天的腦袋瓜子,然而湊上自己的紅唇貼上了朴有天的唇瓣,鼻息間吐出了一條白氣讓朴有天吸了進去外,嘴中也送進了自己的體力讓朴有天吃了進去。

待他離開後,朴有天便也慢慢的睜開眼來,彷彿做了美夢一般,面有神色的與他對望。

「俊秀……早。」朴有天坐直了身子,尷尬的笑道。

他微微笑笑,輕聲說:「有床不睡,怎麼跑來這了?還是因為跟我睡,所以睡不慣?」

一問之下朴有天是皺了眉頭,似乎在想著該怎麼回答他才不會傷了他的心。

「我起得早,所以便來這裡做些運動,做累了,就在這裡睡個回籠覺。」

俊秀也沒打算要他說什麼漂亮話,垂眼又見朴有天手中的蘋果,於是問:「做個運動還帶蘋果上來?」

朴有天這時才想起其實他來此的真正目的。

「實不相瞞,前些日子我撿到了一隻受傷的白狐,我都固定前來送水果讓他吃,讓他補補身子,昨日他還在,可今日已離開。」朴有天臉上略顯可惜,貌似真的對那隻白狐有情。

俊秀聽見這話,心中的感動是油然而生,只是他並不能透露自己的身份,告訴朴有天,其實白狐並未離開。

「下來吧,我為你燒飯。」俊秀笑說。

朴有天站起身子時,還是俊秀拉他一把,於是這一拉,俊秀下山前都未放開那大掌,牽的自然,也覺得踏實。

直到俊秀進了廚房,朴有天則又去了後院尋些有無管用的木材,打算為俊秀造張簡單的床來。俊秀從廚房的窗子便能見朴有天在忙些什麼,他放下拿在手上做做樣子鍋鏟,小手一揮,朴有天辛苦做好的床腳便不幸的斷裂。

俊秀在一旁偷笑,眼神又轉回眼前的火灶,細聲說:「你們自己按照順序跳進去煮吧,可別煮的太難吃了。」

這話一說,所有切好的菜肉都自己動了起來,連放在一旁的鍋鏟也守本分的炒著,無須他自己動手。而他就偷窺著朴有天的動作,時不時的小搗亂,讓朴有天一直沒辦法成功的做好一張床來。

直到早膳準備好後,他便餚了一盆子水讓朴有天洗手用膳。

「俊秀,今日恐怕你又得跟我擠一張床。」朴有天懊惱的又說:「最近這些木材特脆弱,撐不住重量。」

俊秀聽著,臉上一副就是滿足樣,「別麻煩了,咱睡一張就行。」

朴有天有些無奈但臉上卻誠實的紅了起來,似乎對於俊秀這樣的大膽是興奮又難耐。

「今日咱有什麼安排?」俊秀問道。

朴有天想了一會,便說:「其實我的生活很簡單,就是藥材分類,下午送至須要的人家,順便看診。」

「嗯。」

「我等教你認識藥材。」朴有天笑說。

見朴有天對於這些事物是做的樂在其中,只是他有些不明白,做這些事情都不收錢,朴有天是怎麼熬過這些日子的?雖後院有塊農地自給自足,但明顯不是一年四季都能有獲,朴有天是如何餵飽自己?

「大夫,你都將自己的技能做公益,如何餵養自己?」

朴有天聞言,笑答:「總會有答謝之人,他們都會送我些果腹的東西,我吃那些便可活,只是你跟著我,會比較辛苦一點。」

其實人就如他一樣,因為行醫並不是利字當前,所以同他一樣報答的人也多,朴有天自然不需擔心沒東西可吃。

「你可真是好心腸,會有好報。」俊秀笑說。

朴有天喜歡俊秀這樣的笑容,只是他不敢表現。

從昨天俊秀的出現,他便有一種心得,就是俊秀是老天爺送給他的一份禮物,一個得意又美麗的助手。一直以來很少人願意與他共事,就因他太過於窮,可俊秀卻不嫌棄他,就這一點來說,這般福氣可以說是他撿來的。

只是他並不曉得俊秀真是他撿來的而已。

緣份有時是注定,可有時卻是偶遇,只須他不經意的把握。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