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掙錢而不辭辛勞,這回他接了沒人愛接的晚班工作,連續一個月下來,他的體能也明顯下滑,不再像一般年輕人一樣年輕力壯,反倒哈欠打的比以往還多,以往打兩下便也足夠,誰知現在卻得買二送一。

他揉著眼睛顧著二十四小時的便利超商,偷憨的撇步不是沒嘗試過,但就怕若自己今天運勢不好遇上搶劫案,那麼一切就都難搞了。

他眨著滿是血絲的紅眼,想想撐過今晚,早上還有額外兼差的他就覺得疲憊。把自己搞得這麼累,好像還不如將自己的屁股賣給沈昌珉做實驗還來的吃香,一個月的薪水仍是不夠花,光是水電還有房租的月租費用,繳一繳後他已所剩無幾,能吃的飯菜也不如以往來的多,多半還是餓肚子的狀態。

他在超商裡頭跳了跳,大大嘆了一口氣,希望甦醒自己的精神,好好振作一下。只不過這樣的效用持續並不久,過沒幾分鐘後他又打起哈欠來。時間也晚了,越看錶上的時間就如催眠曲一樣,催促他得趕緊回家睡覺。只是現實總殘酷,他不能夠脫下制服說走就走。

這般恍神期間,他殊不知超商外頭也站著一個人,從玻璃窗外看他看許久,從他開始工作到現在,那人仍是站在外頭,似乎是猶豫該不該進超商一樣,考慮良久。

直到他快睡著時,這時電動門的鈴聲作響,他還不忘喊聲『歡迎光臨』。

「你……!」

他這樣的身長高度,國內沒幾人,然而能夠超越他的更是少之又少,至今他認識的人當中身高有比他還高的,就屬沈昌珉。

現在也不是去訝異為何沈昌珉能夠如此腿長,而是得驚悚為何沈昌珉會出現於此。把他逼得如此落魄之人,本以為他倆可能沒有緣份再見面,可如今這位讓他有陣子徹底活在地獄裡頭的魔王又找上他來,他的直覺告訴他,絕對沒有好事。

「你怎麼會知道我在這!?你該不會偷查我!?」

沈昌珉的臉上沒什麼特別表情,但估計他是說中了。

「我停場了。」沈昌珉說。

說中是說中,但怎麼好像跟他預料中的結果並不一樣。他還信誓旦旦的告訴自己沈昌珉絕對是要來找他回去做實驗的,可誰知突如其來的一句話卻是沈昌珉將工廠給停了。

「這樣公司不就虧大了?」他蹙眉道。

公司的財務報表他也有參與,所以特別知道停場後的損失。

「我沒辦法。」沈昌珉說。

他看著沈昌珉的神情也一樣是疲憊,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他的離開所以害的沈昌珉落得如此下場,甚至還停場。

「公司遇見什麼困難了?」

聽到如此驚人的消息,怪他沒時間看新聞而成了消息的末端,不然他第一時間也會打電話給沈昌珉過問事情的來龍去脈。雖說他不願意再犧牲自己的屁股,但他也不想看見自己曾經付出過的公司就此不明不白的停工,沈昌珉的經營一向謹慎,不可能面臨這種危機。

只見沈昌珉垂著眼神看著他,悶了好一會才說:「沒有你,我不想做。」

他睜了大眼來,有些聽不明白沈昌珉的話語。難道公司本身沒有問題,停場只是沈昌珉個人的私心?

「什麼意思?」他的眉頭仍是深鎖的問。

「因為沒有你,所以什麼靈感也沒有。」

沈昌珉很認真,感覺不像在騙人。

他一時間說不出話,而沈昌珉貌似也沒期待他說些什麼來安慰自己,於是一個人在超商裡頭逛著,從零嘴挑至飲料,但沈昌珉一樣都沒拿,直到回到櫃台前,便拿了放至櫃台邊的一樣商品。

是保險套,而且是沈昌珉工廠所出產的保險套。

沈昌珉將保險套朝他推了過去,要他結帳。

他乖乖的拿過,刷了條碼然而收了沈昌珉的錢。

「你不要因為喪志而找人濫交喔。」他用著擔心的口吻說。

沈昌珉沒有抬頭來,可他卻聽見沈昌珉的輕笑聲,「濫交嗎……。」

「你不要這樣啦!沒有靈感也不要放棄啊,再去找新的實驗對象不就得了?」他終於憋到爆發的說。

事情也許沒有那麼嚴重,沒有實驗對象再找就有,何必如此喪志?雖說總覺得找人做這種實驗很沒品,但他就是這麼走過來,說人沒品感覺好像也說到自己很沒道德的答應沈昌珉做實驗的請求。

待沈昌珉願意抬眼看他時,那眼神像是吃定他一樣,拉了他的手腕便將他拉出了櫃台,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就將人給劫走了。他被沈昌珉塞進了轎車裡頭,車子彷彿早已就備好,只是在等時機將他給擄上車而已。

司機車子一開,他便也沒機會下車,只管扯著自己的手腕破口大罵:「沈昌珉你做什麼!」

大喇喇的劫走一個一百八十來公分的大男人到底是有沒有這麼帶種!

「唔──!」

他的紅唇被沈昌珉一口封住,迅雷不及掩耳,剛好沒體能的他也無法立即的推開這樣的沈昌珉。

這一切實在是太誇張,可誇張的事情似乎現在才要開始。

當沈昌珉脫下他的褲子以後,他才知道自己要被強姦,而且是當著司機的背後,在這車內被沈昌珉侵犯。

「後來我才發現,你不只是一個實驗品,是我的靈感來源,也是我的唯一願意做愛的對象。」

誰來告訴他,究竟是誰教會沈昌珉說話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