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讀者慎行點閱。  

朴有天如此的大言不慚,但他知道朴有天的這句話並非不實也無誇大,依照朴有天慣有的卑鄙無恥下流,他清楚知道自己躲不過,卻也不甘於逆來順受。

「這位大哥,大家有話好說,沒必要動輒開人菊花。」他的臉皮很哀怨也很無辜,說起話來也不像在說笑,可朴有天卻一點也不好打發,用著一副開他玩笑的臉回道:「你也知道我要開你菊花啊?」

「拜託……求求你不要。」他的雙手抵制著朴有天的兩側寬肩,更是放軟身段說。

到目前為止他都不相信朴有天是出於喜歡他而想對他作這種事,他總覺得朴有天只是找他碴而已。先前待在公司裡頭時也是,然而現在他離職以後,朴有天仍是故意將他安排服務總統套房,目的就是想延續在公司裡頭欺負他的壞習慣。

他才不相信朴有天說什麼喜歡,還有一堆他想不起來的幼稚園過去,老是當他三歲小孩在騙,這回,他可不會再被騙。

「那你要我怎麼證明我喜歡你?」朴有天也軟了心,朝他微笑問。

又來了,打死他都不會相信現在溫柔指數爆表的朴有天真的喜歡他。

「其實我從來就不信你喜歡我。」見朴有天從他身上離開,他也坐直了身子認真的答道:「你身邊那麼多名媛,怎麼可能喜歡我,而且你那麼喜歡看我的衰樣,這哪是喜歡。」

朴有天的臉上寫著感慨,但他看不出朴有天為什麼感概。

「因為覺得你的反應很可愛吧。」朴有天說。

這回還真難得,朴有天竟然收回變態的體態與他好好的說起話來,正經的朴有天實在是很帥,只不過他現在還不太敢卸下防備。

「總之,什麼幼稚園什麼喜歡的,就別再說了吧。」他嘆口氣道。

「所以你還是不信我喜歡你?」朴有天問。

那樣的神情說多哀怨就有多哀怨,原來他一直以來都忽略了朴有天是個千面浪子,哪有人換臉換那麼快。

「不信。」他堅信的說。

往往採定了自己的堅持,自以為固執人家就會受不了的放過你,可這樣的邏輯推論根本在朴有天身上使不上力。就在他堅決的告訴朴有天自己不相信時,朴有天的攻勢又朝他施壓去,似乎真的是想強姦他以證明自己喜歡他。

「你──!」

「反正今天就沒打算讓你走出這個套房,你信不信,已經無所謂了。」

難以置信,聽上去有點恐怖的話語裡頭,配合著朴有天略略無奈的神情與語調,搞得被強姦的他才是真正的罪人一樣。

才正想說些什麼來反駁,朴有天便也堵住他的唇,懶得聽他解釋。

「唔……。」

身穿白色系列的制服,最先落幕的是他的褲子,然後是衣服,以及白汗衫。脫一脫只剩一件他在路邊攤買的三件一百元的四角褲,朴有天很粗暴,除了褲子完好以外,他的白襯衫跟白汗衫幾乎是粉碎於地上,這般的力道似乎訴說著朴有天的不爽,但不爽歸不爽,現下的他卻被朴有天吻得很爽。

「唔……哈等等──唔……。」

連喘口氣的餘地也沒有,唇舌相纏,直到他的內褲被朴有天給扒去後,他才真正的知道自己已沒有機會逃脫。

被欺壓在沙發上,並且以坐姿的方式被朴有天扳開雙腿,他一直覺得自己的姿勢很不OK,但朴有天一直吻他,又摸著他私密,他幾乎是沒有額外時間與空間來發表一下自己的意見。

朴有天一腳跪在他的雙腿間,很了解他的敏感處,吻完他的唇後又知道得咬咬他的耳垂讓他的身子發顫,還朝他最不愛人碰的頸子留下一道道的齒痕。他的身子隨著朴有天點綴,力氣漸漸盡失,雖然覺得愧對於自己的良心,但好像還挺對得起自己的身體。

自從被朴有天惡劣的玩弄過以後,每次洗澡他都會不經意的想安慰自己,可誰知朴有天的那樣得把玩卻不是任何人都有辦法,就連他想給予自己同樣的快感,那樣的感受卻是無法仿造。

總覺得這樣得自己很變態,但是還是處男的他,經過朴有天的挑逗以後,他也才知道原來自己腿間有著另一個世界。

「嗯……。」

朴有天握上了他早已抬頭的炙熱,上上下下的來來回回,他不自覺得就環上朴有天的頸子,鳳眼不規矩的偷看著朴有天浴袍底下若隱若現的蓓蕾。

「幼稚園畢業以後,我跟你上同樣的小學,想說也許有機會跟你分在同一班。」朴有天在他耳邊低語,舔了他的耳垂又說:「但是六年以來,我都沒與你分在一班,國小畢業後,我就被迫送去美國念書。」

朴有天的手力越來越大,連他的囊袋也一併扯動,他閉眼蹙眉仰著頭,那樣的感覺是舒服又帶有些痛苦,但一切都不比朴有天的苦澀的經驗還慘。

「我一直以為,我這輩子大概遇不見你了。」

他輕輕的睜開鳳眼來,後腦勺靠著沙發,看著華華麗麗的天花板。

他的小手悄悄的拉開朴有天浴袍上的腰帶,敞開的浴袍,讓他看見了朴有天最深沉的慾望。

「好吧,我相信你是真的喜歡我……。」他看著朴有天的眼眸子說。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