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個月來,珉豪除了自己看那些怪物大圖鑑以及聊齋故事養養眼外,所有有關降妖除魔的法術他一樣都沒有學。然而,並不是他不好學,而是每次過問沈昌珉該怎麼使用這些符咒或有什麼簡單法術可以玩玩,沈昌珉就只會臭臉給他看,連教也不會教。

總是只丟一句話給他,便是他為什麼不教導任何法術的理由,『你體質過敏,不適合學那些東西,碰了會受傷。』

到底什麼是體質過敏?他曾經為了找尋答案,於是不聽話的在沈昌珉外出時偷偷去碰了沈昌珉的那些符咒,本想說拿張簡單的符咒有模有樣的學著沈昌珉唸唸咒語,可誰知道他連念咒語的機會也沒有,手一碰上符咒,便被符咒給燒傷。

那次他還被沈昌珉罵到一度快哭出來,但見沈昌珉細心的替他包紮傷口,他才知道沈昌珉是刀子嘴豆腐心。

經過那次的調皮後,他也只能認命的跟在沈昌珉身邊做些瑣碎事。有時他總會希望,他的身子別有那些有如咒文般醜醜的胎記,也別來個什麼體質過敏,如今他能幫沈昌珉做的事情,就不會僅限於家務事而已。

「師傅,洗澡水我幫你燒好了。」他的雙手滿是灰炭,臉上還有些黑黑的痕跡,貌似還對燒水不上手,搞的土灰土臉。

沈昌珉紙瞧他一眼,便又繼續手中的工作,於是說:「你先洗吧。」

「那你等等自己去燒水,不然我洗完後又會弄髒。」他翹著嘴說。

沈昌珉也不勉強,點頭答應會自己動手燒水。

他拿著乾淨的衣服便走進浴堂裡梳洗,脫完衣服爬進了木桶裡。他仔細的將自己骯髒的地方清洗乾淨,看著自己遍布全身的胎記,雖然已不是第一天相處,不過只要他將衣服褪去,每見這些胎記,他的心情就不好。

「好醜喔……。」他碎碎念說。

浴堂的門沒有關,他就趴在木桶邊緣看著一直都很忙可卻不知道在忙什麼沈昌珉,大聲的說:「師傅,有沒有什麼法術可以幫我把身上的胎記給消除啊?」

沈昌珉沒有看他,無情的說:「沒有。」

至今以來他一直矇騙珉豪身上的咒文是天生的胎記,他可不想讓珉豪知道自己是酒吞童子,就怕珉豪作惡,那時就難以收拾。

「可是我覺得這些胎記好醜喔……。」珉豪不高興的說。

他緩緩的轉過頭與煩悶的珉豪對看,其實他並不覺得醜,人的醜跟高矮胖瘦又或者胎記刀疤等等無關,心存善念才是最美的。

「不會醜,我覺得很好看。」他說。

難得聽見自家師傅的讚美,珉豪紅了臉,轉過身背對沈昌珉靦腆的靠在木桶上笑著。只要沈昌珉不在乎的話,那麼他也不在乎了。

待他洗完後,太陽也下山了。他在房內點了幾盞燈來,再走出木屋時,便見沈昌珉揹上行囊,似乎要出遠門一樣,於是他趕忙的問道:「師傅你要去哪?」

沈昌珉轉過身看著他回道:「我去抓鬼。」

「我也要去!」他趕緊拿了幾件外衣隨便穿上,跑至沈昌珉的身邊將人給拉住。

「不行,你在家。」

「我是學徒耶,我要看你抓鬼。」

「這鬼不好抓,你在這等我。」

「我不要啦……我想看你抓鬼。」珉豪鬧脾氣的說。

看了幾個月的書籍,都沒真正見過沈昌珉降妖除魔的模樣,書上都寫得很神很威,他也想看看是不是真的神也真的威。

「這……」沈昌珉面有難色,一看就知道有事情隱瞞。

「很難抓是嗎?」他問。

「不是,是方法不好想。」沈昌珉蹙眉道。

「我幫你想!我很多點子!」他高興的笑說。

這些日子他的書也不是白看的,這回終於派得上用場。

「是什麼類型的鬼?」

沈昌珉似乎不打算說,但他就死扒著沈昌珉問,直到沈昌珉被黏煩了,才輕聲道:「喜歡看人交歡的鬼。」

交歡?

「什麼是交歡?」他不明白的問。

沈昌珉的面容更是沉重,但仍是耐著性子說:「男人女人之間的魚水之歡。」

珉豪的大眼這時才明朗起來,看上去還有些害羞,於是沈昌珉仍是推了他的肩膀,低聲說:「你還是別去。」因為可能看到不該看的情色畫面。

「那師傅打算怎麼抓?守株待兔嗎?」珉豪又抬起大眼說:「這樣很沒效率……。」

「總比咱……」沈昌珉將後話吞了回去,最終還是不讓珉豪跟。

「師傅,我有辦法。」珉豪微笑的說。

就算有辦法,沈昌珉也不想聽。

「我跟師傅假裝交歡,引鬼出來如何?」珉豪大膽的提議,但沈昌珉不意外的垮了臉來。

「那就這麼辦囉!」珉豪臉紅紅的笑說。

「不行!」

「走啦走啦!」

「你……!」

「快走快走!」






沈昌你真得下的了手嗎...........?誘拐兒童喔QQ

沈昌:= = 凸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