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沒烤完的肉片便讓想吃得人給帶回家了,而他霸占的那五盒,花了幾個小時一個人就在當場全部吃光,這樣的舉動對他來說沒什麼,可卻對其他不了解他的人而言,他們是重新的認識他這位老師。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崔珉豪過度有感染力,崔珉豪在與他交談過後,也漸漸有學生敢靠近他,然而他所占據的小角落是多了些學生圍繞,崔珉豪則坐在他的身旁,吃著他為他烤的肉。

只是他生性就不多話,遇上陌生的對象更是無言,整個場子就由崔珉豪與金俊秀撐起,他依然格格不入的烤著他的肉。但無論如何,那天的互動倒是讓他對於自己的人際跨出了第一步,對崔珉豪的距離也拉近不少,不過這種段時間的接觸很容易因為長時間的分離而又淡化,所以當他又在星期一與崔珉豪於地鐵裡頭相遇時,他沒有辦法與烤肉那天一樣的坦然。他心中的矛盾還是未解開,有時好不容易拉近了一些距離,他又怕得想閃的更遠。但崔珉豪似乎不允許他這麼做,侃侃而談是上輩子就擁有的特性,只不過他們在上輩子時並沒有太多機會能夠促膝長談。

在地鐵裡,崔珉豪與他計較的還是在系烤上他所支付的金錢,他知道自己突然得請客會讓人很錯愕,但是崔珉豪也不用這麼不通情達理的不讓他請,難得他請,就別拒絕他吧。

「我不收,這件事情就這麼定了。」他說。

他們倆都沒坐上地鐵的空位,他抓著杆上手拉環,崔珉豪則抓著鐵杆,兩人大眼瞪小眼,崔珉豪最後也只能妥協,「我知道了,謝謝老師。」

到站時,崔珉豪就像個跟屁蟲一樣跟在他的後頭,也隨著他一同去買早餐,最後還很意外的與他坐在長凳上吃早點,兩人邊吃邊討論著課業問題,本來覺得有些不自在的他,最後也在短時間以內習慣了崔珉豪的存在。其實他從很早以前就習慣,只是又過了三十五年,沒人這麼陪過他,才會一下子適應不良。

崔珉豪的聲音比以前來的低,也很有男人味,不過那張臉卻比以前來的更精緻,討論的過程甚至還讓他看得有些出神。所以後來他沒注意聽的問題,同是叫崔珉豪寄信給他,他會寫一個完整個計算式給崔珉豪看。待鐘聲一打後,他們一起走進了教室,結果教室連一個人都沒有,他們尷尬而笑,但也拿出平常樣,他教他的課,崔珉豪認真聽他的課。

直到現在他仍然存疑,像他這樣的人其實很不好攀談,是不是崔珉豪其實有著他們的前世記憶,所以才有辦法與他相處?但是這樣的假設被他下一個式子給否決,如果記得前世那麼恐怖的記憶,崔珉豪一定是逃,不可能還與他有所謂的交集。

他的粉筆停頓在黑板上,於是收回雜念,又將式子往下寫去。

「下課。」他輕聲說。

今天沒什麼人來聽他的課,不過他還是案照他寫在課本上的進度將今天的課程說明完畢。爾後有個女學生在他離開以前,向他提議期末考想以報告的形式舉行,希望不要筆試。這樣的意見明顯是新鮮人才會向他提議,修過他課的人都曉得,他一向不收報告。

「我不收報告,報告對學術無益,對環保有害。」而且也得浪費他很多時間閱覽。於是他走出教室,那女學生好似找崔珉豪聊,至於聊些什麼,他也不太在乎。

本來想直接回到他的研究室休息,不過他這回的腳步倒是朝反方向前進,然而來到了物理系的系辦。一般來說他不愛進系辦,因為人多嘴雜,也不愛這些行政人員的嘴臉,所以他的出現,也嚇到了不少人。

「請問下學期還有空堂讓我開課嗎?」他問。

系辦人員趕忙的找尋課表安排,於是道:「有的,沈老師。」

「我想開一堂。」

「好的。」行政人員抬頭又朝他笑說:「難得沈老師自己說要開呢。」

他禮貌性的微笑,轉身就走出了系辦。未料,在外頭有個一直等候他的人。

「老師,同學問說真的不能交報告嗎?」看來崔珉豪又是被派來的發言代表人了。

「你想交報告嗎?」如果崔珉豪想,他可以考慮變更他的原則。

「嗯……」崔珉豪想了一會,「其實我比較喜歡筆試,寫報告要花很多時間。」

只有認真想寫的學生才會覺得必須花很多時間,大多都只想複製貼上了事而已。

「那就筆試。」他淺笑道。

然而在離去以前,他又轉過身看著崔珉豪,心情有些愉悅的說:「我下學期會開課。」

崔珉豪臉上也笑了起來,朝他點點頭,「那我一定會修喔!」

頓時間,他好想抱抱眼前的大人兒,就像上輩子一樣將他摟進自己的心窩裡。





噢……太淡的話請告訴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