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了期末考,崔珉豪果然在他的科目上高分過關。想當初十八週以前他信誓旦旦告訴自己讓崔珉豪過,然後他們就別再有連絡。但卻沒料十八週以後他的心態會與當初的心態背道而行,如此反差的結果,他自己也很意外。但套一句金俊秀對他說的話,人活的開心比較重要,至少下學期能再與崔珉豪見面,他覺得有些欣喜。

比起其他人來說,他似乎很少正視自己的內心。每天的日子其實都不一樣,而他卻一廂情願地過得一模一樣,錯過了多少美好他可能已數不清也難以挽回,不過這回,他倒是想多與崔珉豪有相處的機會,好好彌補上輩子的遺憾。

這個暑假他依舊寫著他的研究計畫,如果能夠再多累積幾份論文,也許他就能夠從副教授升格為教授了。雖然當不當教授對他來說不是很重要,不過生活有個目標也是不錯,至少不會無所事事、漫無目的。

除了論文研究以外,他偶爾也會約約金俊秀一起外出去吃點燒烤,只是金俊秀的時間不如他的鬆散,有時還約不到人,多半的時間仍是處於獨處狀態。後來為了避免一些麻煩,他乾脆進駐於圖書館,早餐以及中餐就在學生餐廳解決,至於晚餐,他偶時自己下廚,多數靠外食過活。然而在某次難得的假日裡頭,他突發奇想的為了讓自己過得像個人,於是下午時分都固定帶自己去公園遛遛,只是他卻沒想到,這樣的習慣養成,就讓他在開學前夕時遇見了整整兩個多月以來都未見過面的崔珉豪。

雖說有固定信件往來,但他們的關係也沒到能夠相約出來一起去吃飯或做點其他娛樂性的事情,只有談論一些與課業有關的事情,他們才能夠有機會表現的熱絡。他曾經告訴過金俊秀,崔珉豪有次來信的問題並不是他所負責的科目,而是金俊秀所負責的範疇。針對這一點金俊秀也無奈,他知道崔珉豪是個聰明的學生,但每見崔珉豪臉上寫著問號時,就不見崔珉豪下課來問他問題,害他只能應付那些對有他興趣又或者只是想嘴砲的學生。

那次以後,金俊秀的言論向他佐證,崔珉豪喜歡找人問問題的對象,似乎只有他而已。雖然他的課都沒人喜歡上,可不能夠否認,只要有去上他的課,那堂課裡頭肯定能夠吸收到不少東西。他的教學無聊歸無聊,但並非一無所獲。

他在公園的某個不顯眼處看著崔珉豪,那孩子的臉上有些無奈樣,身旁的女孩似乎是那個曾向他提議期末交報告的學生,他站在遠處,猜不出他們之間說了些什麼,只是覺得崔珉豪的神色不太好。他見過崔珉豪苦笑的樣子,不過那是上輩子事情。只見崔珉豪的身影越走越遠,他也轉身緩緩離去。

直到晚間,難得上MSN的他,這回一上線,便又是被金俊秀給纏上了。

『你至少開一下手機吧,讓我可以連絡到你。』他不知道金俊秀找他有什麼事情,平常金俊秀也不太會打給他,怎麼會突然想打給他?

『開了。』他回。

沒多久以後,金俊秀便撥電話過來了,「拜託,你有沒有這麼山頂洞人,竟然關手機!」金俊秀劈哩啪啦的開頭他聽慣了,也不太介意這麼被碎碎念,「我有件事情必須告訴你。」

「嗯?」

「據小道消息,珉豪交女朋友了!」他沒什麼表情,而且也大概能夠猜到那女朋友是何方神聖。

「你有點反應好不好?」金俊秀心急地說。

「大家都是大人了,不要那麼八卦。」他淡定的說。

對象不是他,其實他一點都不意外,因為在這世代裡頭,也很難會是他。

「昌珉……你真的不介意嗎?」金俊秀酥酥軟軟的聲音,聽上去比他更難過,「我一直想替你們製造機會,因為那孩子的出現,才讓我覺得你過得比較快樂。」

他很感激金俊秀總是不嫌棄他的壞脾氣,只是在某方面,他嫌棄自己,這也是為什麼他的情緒種類並不多。因為只要沒有喜怒哀樂,他就感受不到任何事物所帶給他的衝擊。除了這次突然出現的崔珉豪,他才知道人生並不是自己想淡進淡出就得以做的到。

「應該這麼說,我愛的是上輩子的珉豪,不是這輩子。」他輕聲說。

「你真這麼想?」

「金俊秀。」

「幹嘛?」

他嚥了口口水,冷靜的說:「我的電池沒電了。」

於是他掛斷了電話,只因不想將自己徹底由心底而生的憤怒與哀愁一次性的朝向金俊秀爆衝。上輩子的他是個暴君,這輩子也是。只是他隱藏情緒的技巧變得比以前好,因為現代很多事物能夠讓他轉移注意力,也有許多教導該如何控制情緒的書籍,所以他早已不比以往。

『你很在乎嗎?』他看著螢幕上的對話框,是金俊秀傳來的。他陸陸續續打了幾個字,前前後後又刪刪減減,最後卻只剩沒幾字,『關我屁事。』

一個年紀都三十五歲的中年人了,做什麼去計較這種感情事?只是他的心頭還是有種說不上來的失望。本以為他們的感情小有起色,可誰知原來他們原地都沒有動過。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