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皇太后背地裡的行動,並非一無所獲。德妃無龍子一事調查出來,驚見是個幌子,而這個騙子,便是他的皇孫,沈昌珉。再薦城內百姓的說詞,說是誅殺德妃那天,德妃的孩子被墨梟軍給送走,至於送去了哪,沒人曉得,且從此之後,有陣子誰都沒再見過那孩子的身影,只是近期卻常見到孩子回來燒香,但仍是不曉得那孩子的去處是哪。不過就算沒人知道崔珉豪去了哪,太皇太后也得以猜到。

崔珉豪消失的時間點太過於巧合,巧合至足以懷以沈昌珉是將人兒埋藏在大殿的後花園裡。但埋藏的理由就竟是什麼?有了此翻消息,太皇太后便想對後花園一探究竟,但沈昌珉竟不給予理由就將宮廷任何人阻擋在外,連大殿的門也不給入。墨梟軍高調防守在外,沒人膽敢接近一步。可沈昌珉防得越緊,越是讓人不得不起疑,裡頭到底藏著什麼東西。

龍子未死的風聲傳出,第一反應最大的人,除了沈昌珉以外,再者是尹宮女。這樣的消息擺明著崔珉豪將會面臨前所未有的風險,雖然風聲裡未指出崔珉豪的下落,但大伙是一致懷疑,那人兒就在沈昌珉的後花園裡。

尹宮女一直以來是最清楚太皇太后的手段,如今沈昌珉下令誅殺革新黨所有大老,有一半全是聽從太皇太后的命令。也許沈昌珉至今仍未知曉太皇太后真正的醜聞,包括沈昌珉母親被下藥而癱瘓成個廢人,這些皆與德妃無涉,全是太皇太后一人自導自演的計謀。他的心有些急了,若是沒提前一步救崔珉豪,就怕崔珉豪會被太皇太后硬是殺人滅口。

與其在這瞎擔心,尹宮女便自己決意晚間行動。他一人來至大殿,沒意外的被墨梟軍擋在門外。

「皇上不見任何人。」墨梟軍說道。

「小的明白,但請將此鍊子拿給皇上看,他會請小的入內的。」看來像是重要的問題,於是墨梟軍照做,果真沈昌珉願意開啟大門讓他晉見,「你怎麼會有這條鍊子?」沈昌珉劈頭就問。

這鍊子是母親生前所製,並且有三條,一條送他,一條送皇上,還有一條……他不曉得母親送給誰了,可怎麼會在一個宮女手上?

「是德妃送給小的。」尹宮女也省了禮節,直接切入正題,「皇上,小的有些事情,必須親口告訴您。」

沈昌珉蹙眉,握緊了手中的鍊子,聽著他道:「下毒害皇太后的人不是德妃,皇太后與德妃情同姐妹,更是革新黨的一夥人,可太皇太后認為革新黨此風不可長,擔心危害保守黨,於是毒害皇太后,嫁禍於德妃。」

沈昌珉不明白,為什麼德妃不說明前因後果,讓他鑄成大錯?但事實真是如此?

「你如何證明?」他問。

尹宮女不畏懼的道:「您手中的鍊子,便是最好證明。此鍊僅有三條,皇太后僅為他的至親所做。」

而其中一條便是送給了如同姐妹的德妃?

「他們倆是皇上最愛的兩個女人,太皇太后知道,只有讓外人以為他們自相殘殺,皇上才能夠將這革新黨的二大要角拆開,一個流外,而另一個,癱瘓於床。」沈昌珉極其冷靜,可心跳卻不比以往穩定,「那德妃為何不澄清!」他顫音道。

尹宮女紅了眼眶,哽咽回道:「為了保護珉豪,娘娘不願向朝廷告狀,害怕暴露行蹤。」

於是他才是真正助紂為虐的罪魁禍首,滿足了太皇太后的私慾,然而成就了保守黨的計謀。到頭來,他也不過是太皇太后手中的一顆棋子。

「小的能過問您一件事嗎?」尹宮女擦去了眼淚,問道。

「你說。」

「珉豪……是否在您的後花園?」

「無可奉告。」他防備的說。

他沒辦法確定尹宮女究竟站在哪一方,所以他不願做回答。

「無論是否,都要小心。」尹宮女也不勉強,便說:「太皇太后知道龍子未死,苗頭已指向您的後花園。」

他沒有說話,只見尹宮女留下鍊子,人便轉身離去。鄭允浩忽然出現於他的身後,對於方才的對話也聽的一清二楚,訓練有素的墨梟軍,鄭允浩只問了重點,「皇上,後續如何處理。」

「如果太皇太后有所行動,帶珉豪走,走越遠越好。」

「那您……?」

「我自有打算。」





我繼續寫,今日將它完結!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