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皇太后篤定他要殺的龍子就在沈昌珉的後院園裡頭,只是要該如何才有辦法將那龍子擒拿出來?

「不如咱備軍突破大殿?」小李子說道。

太皇太后搖頭,「不可,墨梟軍一人抵百人,咱打不過。」

「那──」

「哀家自有辦法讓皇上拱出龍子來。」太皇太后笑道。

於隔日,宮廷便出動軍力,封鎖城門,將城內年齡與崔珉豪相近的人兒抓了出來。一戶過一戶,翻箱倒櫃,一個也不漏,將全數年紀約略十四至十六歲的人兒集於德化殿前,魚貫而行,全部跪在德化殿門前。沈昌珉得知此消息以後,確保鄭允浩已將金在中與崔珉豪偷偷送出宮廷後,便也前來德化殿,看著眼前此番情景。鄭允浩站在他的身邊,面不改色,只等待他隨時命令。

「皇上,不知道這些孩子裡頭,有沒有是先皇的種。」太皇太后得意的又說:「據查證,龍胎並未死產,流露於外,為了鞏固咱的勢力,咱必須找出龍子是誰。」

沈昌珉看著各個被矇眼的孩子,冷笑問:「若找不出是誰呢?」

「那只能全殺,不能有漏網之魚。」太皇太后瞪大眼說。

意思很明顯,太皇太后要他交出崔珉豪,不然就要在他面前犧牲眼前這些孩子。如果真動了真刀,他這皇帝肯定被百姓怨死。為了政權而誅殺皇室之人,他當權至今已不知背負多少罪名,只是大家敢怒不敢言而已。他的心靜如止水,眼神淡漠,輕聲道:「下手。」

鄭允浩拔刀,便把太皇太后身旁的小李子頭顱一刀砍下,速度極快,血不沾刀,那把刀,還抓不準方向,便又落在太皇太后的頸子旁。

「護駕!護駕!」太皇太后大聲道。

可誰知,衝上來的士兵盡被站在德化殿上的墨梟軍飛刀砍死,只留太皇太后一活口。

「大逆不道!竟敢想殺哀家!您永遠會背負弒親之罵名!」沈昌珉安然的站在德化殿前,輕笑道:「朕已不知道背負多少亡命冤魂,難道還差您一個嗎?」

太皇太后備受驚嚇,未料沈昌珉如此膽大,「您……」

「放了這些孩子吧,您不是想要政權?朕給您就是。」他轉頭看向太皇太后,平靜的說道:「這一切,朕會以死謝罪。」

他曾做過的一切,他皆會以自己的性命歸還。明白自己已不能給崔珉豪什麼,事實一旦東窗事發,他也不奢求崔珉豪會給予他原諒。是兄弟的倆人,他殺了崔珉豪的母親,又盡是對崔珉豪做出逆倫之行為,他想,崔珉豪若是知道,肯定會覺得他到不如去死一死還來的好。眼不見為淨,他徹底傷害了崔珉豪,就不該再厚臉皮的出現在崔珉豪的面前。待墨梟軍將那群孩子送回各自家中,沈昌珉也隨著鄭允浩來至他時常嚮往的桃花道。開桃花的季節已過,乾枯的樹枝什麼也沒有,可卻有個人在那等著他。

「哥哥……?是哥哥嗎?」崔珉豪睜大了眼來,抓著金在中問。但奇怪的是,沈昌珉怎麼會跟鄭允浩一起出現?

「哥哥!」崔珉豪還是朝他跑了過去,一把就將他緊緊抱住,「咱又見面了!又見面了!」

金在中與鄭允浩識相的站一旁,可臉色卻難看。

「這給你。」沈昌珉將手中的一纸面具拿給了崔珉豪,這祇面具是當初他與崔珉豪所交換,那時他將哭臉給了崔珉豪,崔珉豪則將笑臉給了他。

「哥哥……你不要了嗎?」

「我不要了。」沈昌珉淡聲又說:「我也不要你了。」

崔珉豪抬起大眼,眼眶不只有他泛紅,沈昌珉的眼底也溫熱。

「為什麼……?」

「我就是殺了你的娘親,並且將你囚在木屋裡,下春藥讓你吃,三餐欺負你的大壞人。」

崔珉豪不可置信,搖頭道:「我不信!你才不是大壞人!」

珠珠落下的眼淚,沈昌珉沒有繼續說下去,只在轉身離去前,告訴崔珉豪,「今生我已與你緣切,來生咱必不相見。」

「我不信……我才不相信……。」崔珉豪滿是淚水的大眼,止不住滑落的淚水,他是顫肩哽咽。

沈昌珉是走向前,但崔珉豪卻退了一步。嘴上說不信,其實只是種說服而已,他在崔珉豪的心中地位早已動搖,他就是個恐怖的壞蛋,沒良心的暴君。可他還是拉過崔珉豪的身子,將人兒緊緊圈在懷中,狠狠吻住哭的不能自已的崔珉豪。鹹鹹的滋味,他想,這是他最後一次能這麼欺負崔珉豪了。

待他放過了懷中人兒,垂頭道:「永別了。」

他轉身離去,崔珉豪躊躇不前之際,便被鄭允浩手刀打暈,然而抱上手,「皇上。」他轉回過身,看著那仨人,於是笑道:「保重。」

「保重。」

沈昌珉一人回至宮廷裡,還有一人是他必須抱歉的。他緩緩走至皇太后的殿內,來到了皇太后的面前。

「娘,孩兒不孝。」他跪了下來,輕聲又說:「未查清事實,任意被人慫恿,害的您冤屈沒能被伸張,又錯殺您的至親。」

皇太后躺於床,無法吭聲,身體也沒辦法動,只能淚流滿面。他從衣內拿出了毒酒,一飲而下,仍是跪在地上。

「我願來生我能是平凡人……。」他嘔了一口血,胃腹如火燒,可他一動也沒動,「願來生……過著無憂無慮的日子……。」

於是他落下了一滴淚水,垂頭跪在皇太后身邊無聲無息的離去。

幾年之後,崔珉豪被金在中與鄭允浩一手養大,他的腰際上總是掛著一祇笑臉面具,總有人問,帶著這面具有何意思?他也總是笑而不答,沒告訴任何人他有段過去。換了新地方居住,他依舊喜愛坐在樹蔭下脫起鞋子將腳泡在小河流水裡頭,一個人看著書,一個人沉思。今日是他當初與沈昌珉道別的日子,他記得很清楚。

每年的今天,他總是以淚洗面,今日他亦如此,想起了一切,他的心就如針扎著一般的刺痛。但他不埋怨,他從來就沒有埋怨過沈昌珉。他拿著枯枝在泥地裡寫上幾個字,便丟了枯枝,靠上大樹仰面看著黃昏,於是戴上了笑臉面具。面具底下不停滴水,盡是淚水,他來不及抹去。

「下輩子……我會找到你。」他輕聲說。

就如泥地裡他寫上的名字一樣。

『昌珉豪。』

他們相連,並且相依。





全文完。






你們覺得珉豪會保有前世記憶嗎?恩康康。
終於完結了QQ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