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相信,一隻蝴蝶在巴西扇動翅膀會在德克薩斯引起龍捲風嗎?

別人是不信,反正他是信了。

「金俊秀!你考這什麼成績!」

看見自家老媽發那麼大的脾氣,他趕緊揹起書包,另一手還不忘拎起自己得電吉他,拔腿就往門外跑去。一大清早就來個暖身運動,感覺是不差,可為了躲避老媽的攻擊,他的早餐都還來不及吃,只能餓著肚子一路跑往學校。

他嘴上喘著氣,來到了學校,他第一要事就是先去學生的生存廣場買個三明治果腹,邊吃邊爬樓梯,然而來到的地方並不是他平常上課的教室,而是社團的社課室。

「早安!」他說道。

社課室裡頭只有兩個人,一個是他,另一個則是忙著替爵士鼓鼓皮調鬆緊的社員,崔珉豪。

「早,社長。」崔珉豪笑道。

他咬著三明治,看著認真的崔珉豪,臉上笑得有些尷尬,便說:「不要叫我社長啦,這個社就我們倆個而已耶。」

人數少的可憐,每學期都面離被廢社的危機,要不是他還算有點人脈得以在學校抽查社團人數時找幾個臨時演員充當人頭,他還真不覺得這個社團能夠活到現在。

自從創社以來,跟他最久的就屬這個鼓手崔珉豪啦。

感謝崔珉豪的不離不棄,雖然他自身也從沒想過要放棄。

「我昨天期中考的分數被我媽看見了。」他似乎想到了什麼,苦笑又說:「我媽說他要把我的所有吉他都摔爛。」

崔珉豪的表情感覺似乎很意外他家老母有這麼兇狠,只是又見他這麼說:「我媽說,要我別再玩社團了。」

「所以社長要解散這個社了?」崔珉豪蹙眉問。

他將三明治的包裝帶扔進了垃圾桶,痞痞的說:「怎麼可能!這裡不見的話,我不知道我還能去哪啦,不可能解散啦!」

難道要他念書嗎?他覺得自己生來這輩子就不是念書的料,志不在此。只是從小玩吉他玩到大的他,沒人告訴他玩吉他好,只告訴他玩音樂沒有前途。只因大部分的音樂家都是死後成名,生前窮困潦倒養不起自己。可他要當的不是音樂家,他要做的是一個搖滾樂團。

就算成立搖滾樂團,有沒有前途他是真的不確定,可是對他來說,乖乖念書也不一定就會有前途啊。既然都是未知數,那為什麼不乾脆點就選擇自己想做的去做,他至今都是個好孩子好公民,他只愛玩樂團,不會跟朋友跑夜店,更不會一起去做一些殺人放火的事情。

他就只是拿不到好成績而已,除此之外,他覺得他還算是個不錯的乖小孩。

可就是那麼可惜,總是沒有人看的見他頭頂上的光環,他覺得自己很有音樂天分,可卻沒有人欣賞。

「我們再繼續找社員吧!」他笑說。

人生不是百分之百的如意,但也不可能百分之百的不如意,他總是樂觀,沒有社員就是繼續找社員,有了廢社的危機就是趕緊解除危機。他不能沒有這個社團,也不能沒有他的吉他。

崔珉豪也屬積極的社員,跟他這個笨社長這麼久了,就不見崔珉豪垂頭喪氣過。

「我去找另一個吉他手!」崔珉豪說。

「那我去找Keyboard手!」他想了一會又說:「不不,你找主唱好了。」

崔珉豪有些疑惑,看著他問:「主唱不是你嗎?」

「才不,我的聲音沒辦法嘶吼,感覺吼起來很像吉娃娃在吠耶!」他笑的誇張,可又說:「我們需要聲音有爆發力的主唱。」

崔珉豪點點頭,整理完爵士鼓以後,便也開始忙起文宣的工作。倆個人的社團還是得要有朝氣有活力,缺什麼就補什麼,有什麼就貢獻什麼,這一直是他們社團的宗旨。

從以前聽見蝴蝶振翅足以在幾千公里外的地方引起龍捲風,至今,他還是深信不移。

有人還嘲笑他,只有白癡才會相信是真的,可他沒有反駁,但並不是承認自己就真的是白癡。

因為他相信的並不是針對蝴蝶小小的振翅是不是真的會產生龍捲風這件事情,而是針對,生活中每個微小事物的堅持,也許能造就一個大成就。

他的夢想可以微不足道,但他不會因為是個微小夢想而覺得就沒有堅持的必要。

他知道自己必需像蝴蝶一樣,每天振翅是種必要,因為你不知道這樣看似習慣又渺小的堅持會在哪天成就起一翻大業。

於是就算英文只考二十二分,數學拿個漂亮的紅鴨蛋,他還是不會將他的電吉他抱去二手店販賣。

他清楚目前他現下需要的東西是什麼。

是一個Keyboard手,還有一個主唱。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