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覺打從心底就告訴梁耀燮,尹斗俊的合作肯定是圖謀不軌,不然天底下可有這麼好的事情得以讓他碰上?說什麼吃喝拉撒睡尹斗俊皆全包,再者,一個月的薪俸也比行情高上許多,他知道其中必有蹊翹,可就算良心再如何與他作對,他最後還是揹著行囊走入狼窟。

對他而言,薪俸並不是最大吸引他的地方,而是尹氏商行的館子。他曉得那裡是人來人往,不可能門可羅雀,人潮眾多的地方才有辦法宣傳他們梁氏冷麵水餃的美食,他是貪上地利人和,倒是跟尹斗俊給的多或少沒有太大關連。

只是他也抱著沒有後路的想法,畢竟他的直覺沒辦法告訴他尹斗俊的計謀究竟是什麼,往後被尹斗俊是殺是剮,他都必須忍耐。吃人頭路身段就必須放軟,可前提是尹斗俊可別什麼都做得太過分。

他來到尹府,還是尹斗俊親身帶他入內,然而引領著他來至所謂的『員工宿舍』。他看上看下都不覺得這裡哪像員工住的地方,一間臥房就如他家同父母三人一起住的一般大,臥房裡生活用品應有盡有,連床上的被褥也是他長這麼大以來從來就買不起的鵝毛被褥與羊毛毯子。到底尹氏底下的員工都真住得如此奢華?

「你有沒有給我帶錯房?」他抬起眼來問。

那雙圓溜的鳳眼一瞧就知是充滿疑惑,尹斗俊當然不會對他實話實說,敷衍的道:「沒錯,就這間。」

「我不太相信……。」他低喃道。

不出意外的反應,尹斗俊早已有了對策。

「你可知道入門的第一要學的事是什麼?」尹斗俊問。

梁耀燮第一次出社會,對於這翻問題,他答不太出來。那股股的臉頰也沒刻意想耍撒嬌演個無辜,可誰知只要梁耀燮遇上答不出的問題,神情就會自動轉換惹人憐憫的狀態。

「就是服從。」尹斗俊便接續說:「我說一就沒有二,給你的東西不能退,不給你的東西不能搶,給多少就是多少,沒有討價還價的餘地。」

梁耀燮看著尹斗俊的樣子,他難得覺得這淫魔認真起來比較像個人樣,擺出東家的架勢一點也不違和,也替他做了心理準備,新人的第一步究竟要了解的是什麼。

「還有,不許喊我淫魔,你可以叫我東家或斗俊。」尹斗俊笑的得意,可在他眼底還是覺得有些變態與不妥。

「有人膽敢喊你名字?」他問。

「只要不是淫魔喊啥都無所謂。」

尹斗俊仍是拐彎抹角的沒有回答梁耀燮的問題,但尹斗俊很清楚,尹府上上下下誰敢直呼他的名諱?哪個不是喊東家的。但給予梁耀燮這翻的選擇,他是想讓梁耀燮知道,這個就叫做特權與特例。除了他,誰都不能喊他的名字,只可惜梁耀燮好像會悟不到。

「是,東家。」

「做個整理,我等帶你去熟悉環境。」

為了不讓尹斗俊等太久,他的細軟大至上的隨意歸放,出了便尾隨尹斗俊的腳步來至尹氏館子。尹斗俊為他介紹掌櫃、主廚等其他伙伴,然而帶他來至他為他所準備的工作爐灶。

「這是你的位置,菜單上會有你的餐點,你只管做你熟悉的料理即可。」尹斗俊笑說。

雖然感謝有了這份工作,但他總覺得打從入門開始就一直被人白眼,他不曉得為什麼有些人的眼神好似針對他一樣,可也不少人待他不錯,當尹斗俊離開時,最先前來與他認識的人,看上去和藹可親,笑起來卻沒眼睛的李起光。

重點是,讓他覺得最溫暖的地方,就是他倆竟然同個尺寸身高,一見如故,相見恨晚。

「我去吃過你家的水餃喔,真的不錯!」李起光笑說。

「那我怎沒見過你?」他微笑問。

「我也不知呢,那時我也沒看見你,也許你不在吧。」

聊了一堆,李起光也帶著他去認識一些伙伴,可這館子內的所有主廚似乎有分勢力,據李起光所說,另一派人馬較愛欺負新人,且斤斤計較,若是掌櫃或東家有所偏袒,他們特愛私法制裁,讓新人待不下去。

他聽的是冷汗直流,但李起光也要他別擔心,他們這一派人馬會保護菜鳥,待混熟也有能力後,那些人自是不會來找碴。

「你做什麼料理呢?」他好奇的問。

李起光身上滿是麵粉,笑說:「你一定會覺得很特別!」

李起光帶他來至自己的工作場所,有一座好大的火窯,案上有著桿麵棍,還有麵粉以及已揉捏完成的餅皮,「這叫做窯烤披薩!」

他瞪大眼,聽的胡裡胡塗,「披薩?這咱的語言?」

「不,洋人的。」李起光臉上笑的莫名甜,又道:「當初遇上一位洋人,我們當上了朋友,是他教我的。」

「這不就是文化交流!」他興奮的說。

李起光點了點頭,切了一塊已烤好的成品讓他品嚐,「吃吃看。」

他咬了一口,覺得味道很不錯,而且也很有趣。

「你與他可有繼續連絡?」

李起光嘆了口氣,苦笑,「他回他的國家去了,哪時還能再見面也不曉得。」

「會再見面的,那時他歸來,肯定又會帶著一大堆東西讓你品嚐。」

「我也這麼相信。」

看著李起光的笑容,好像一切還不算太糟。

未料尹斗俊的事業做那麼大,看來昨日尹斗俊說明自己吃遍全球並不是唬人的事情。要用心經營一間館子,就必須推陳出新,日新月異,打出自己的名號與特色。

這回,他倒是有些對尹斗俊另眼相看了。

他夢想的跳板,就從這裡的開始起跳。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