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從小就有一個小跟班,就像個包袱一樣,他到了哪,小跟班就隨他哪去。這個小跟班是如何出現在他家中,他並不曉得,似乎是被自家的父母親買下,說是來陪伴他這個小少爺一起長大,反正從他小時後有意識以來,這個小跟班就已出現在他的生活裡頭。

他們除了一起上課,一起學才藝,做什麼也都在一塊。直至到了青少年的年紀,他有次便對愛情動作片產生了好奇,欣賞片子完後,總會將那已跟他長的差不多大的小跟班找來,然而學著動作片裡頭的劇情欺負他,調戲他。

小跟班從以前就沒反抗過他,也從未對他任何任性的行為吭過一聲,無論他做的要求如何過分,小跟班從來就未埋怨過,也照他的意思沒向任何人打過小報告。

「俊秀……。」他輕喊著小跟班的名字,一路在小跟班的體內穿梭,找尋他要的快感,直到他滿足了,才滿意的將名為俊秀的小跟班放過,喘著氣的看著彼此。

「記住不可以告訴任何人。」他壞笑說。

金俊秀乖巧的點點頭,拿了自己被撕爛的衣服穿過了他們倆臥房相連的房門,回至自己的房間將自己的身子做處理。

對他而言,其實說不上自己喜歡金俊秀,只是覺得好玩,也覺得找金俊秀這麼玩比較健康。

金俊秀做什麼都很完美,可美中不足的地方,就是很少對他有話說,至多就是笑笑幾聲。倒是他任性的要金俊秀在床上叫幾聲來聽聽,金俊秀還真會照做,可就是跟他沒什麼話聊。

他們倆也沒有看對方不爽,感覺就是種很單純的上下利屬關係,他要求什麼,金俊秀就做什麼而不會違抗。

反正現在都上大學了,他想他們以後應該也不會常在一起做同樣的事情。他早已把自己的大學人生規畫好了,他要讓自己的人生不留白,決定去做一些大學生應該做的事情。

於是在他買下的第一台跑車後,他炫富的開去學校,結交了一群豬朋狗友,還相約在某天一同開山路去飆車。他一向對自己的開車技術很有信心,那天他還興沖沖的邀了金俊秀與他一起去飆車,金俊秀沒有拒絕,依舊順著他的意思,坐上了他的跑車。

山路昏暗,地形陡峭,其實開起車來並不如一般柏油路來的好煞車。

與人競賽以前,金俊秀難得的勸阻他要他別這麼玩命,只是他聽不下,直到過了個彎,因露水地滑,輪胎壓輾上地上的青苔,車子煞不了,整台車就往山底下翻了下去。

他本以為自己應該是死了,但後來他算命大,什麼事也沒有。可金俊秀卻非如此,因為這場車禍,金俊秀雖非也無大礙,但卻瞎了眼。

從此之後,他的生活添加了一個負擔。

金俊秀的學歷是買來的,為了能讓金俊秀照顧好他,他的父母是靠關係才將金俊秀關說進與他同個大學,雖說不同系所,但就因為是不同系所,所以他得花時間陪著金俊秀去上課的教室,並且幫他安置好一切。

他一直覺得很奇怪,既然家裡那麼有錢,幹嘛不再請個管家來打理金俊秀,而須要他自己親自打理?

他與那群朋友仍沒有因此斷了聯繫,身體上的疤痕讓他成了英雄,大家覺得他膽大,於是又紛紛與他一同鬼混,踏酒店。

糜爛的日子讓他忘了金俊秀的存在,直到他從酒店出來,已經晚上十一點了,他左擁右抱各一手美女,卻不湊巧的在不遠處看見一個身影。

「啊!俊秀真對不起,我忘記你了!」他忘記下課去金俊秀的教室接他,沒想到金俊秀自己從學校一路走至這裡,「既然你知道怎麼回家,你就自己回去吧!」

金俊秀杵著拐杖,摸著商家的落地窗,點了點頭。

爾後聽見的是跑車馳騁的聲音,金俊秀仍是繼續往前走去。

經過這回的大意,他酒醉回家後被父母親破口大罵,可他也嘴硬,覺得父母親不應該省下再聘請管家的錢,他才不想照顧殘了眼的金俊秀,他也不應該在他青春年華的大學裡頭花時間照顧一個廢人。

「你們不想請管家,那就換俊秀滾啊!為什麼要留一個廢人在這裡讓我照顧!」他像醉漢般的大叫道。

金俊秀坐在沙發上聽聞,於是站起身來,安靜的讓家庭醫師帶回房內。

不知道日子過了多久,當他再想起金俊秀這號人物時,金俊秀已不在他隔壁的臥房裡,裡頭收拾得乾乾淨淨。

他到處問人金俊秀去了哪,大家只是嘆口氣,搖頭回答他,沒有人知道金俊秀到底去了哪。

直到家庭醫師來到他家為他做複診時,他好奇的問:「沈醫師,我車禍的時候不是都沒事嗎?為什麼要做複診?」

沈昌珉抬眼看他,冷默的說:「你真的以為你什麼事都沒有?」

他心底顫了一下,只見沈昌珉又道:「你本來應該要失去一雙眼,你也本來應該要沒有一顆腎。」沈昌珉摸了他肚子上的那道疤,又說:「你知道這些是誰給你的嗎?」

他震驚的抬起眼來看著沈昌珉,沈昌珉不客氣的就說:「你將他趕走,只因嫌他麻煩。」

「是俊秀嗎……?」

「他盲了一雙眼,你卻瞎了一顆心。」

「醫師,你知道俊秀在哪嗎!?」

「你將他趕走了,我還需要告訴你他在哪嗎?」

「我──」

「想清楚以後再來找我,如果見了面還是要離開,那麼不如不見。」

那天他哭了一夜,隔天他便紅著眼來至沈昌珉的宅邸。

金俊秀過的很好,在沈昌珉的助理,崔珉豪的照顧底下,金俊秀變胖了一點,看上去神色也很清爽。

可直到金俊秀聽見他的聲音,金俊秀的笑容瞬間失了色彩。

「俊秀……對不起。」他一把抱住了金俊秀,愧疚的說:「對不起,我不該這樣對你,我也不該說那種話。」

金俊秀微微笑笑,沙啞的道:「少爺健康就好。」

「回來我身邊好嗎?」

金俊秀的翹唇微微顫抖,聲音發顫的說:「不了,少爺不需要一個這麼大的包袱。」

聽聞,他雙腳發軟,一個人跪在地上大哭了起來。

金俊秀在崔珉豪的代領之下回到了臥房裡頭,只見崔珉豪問:「你不也喜歡朴有天嗎?」

金俊秀苦笑,「其實我分不清楚我究竟是喜歡他,還是只是因為陪伴他是我的責任。」

「是嗎……?」

「看不見也挺好的,這樣我不需要分清楚,也可以離開的乾淨俐落。」

沈昌珉將他扶了起來,嘆了口氣道:「請你以後珍惜身邊的所有人,因為不論愛與不愛,下輩子都不會再見。」

他失落的看著地板,沈昌珉又道:「明天再過來吧。」

如果不想放手,那麼請不要隨便放手。

「嗯。」






全文完。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