蚊子再多,他也不太好意思就用這般爛理由來讓自己抽身離開,他們挑了一個位置坐下,倆人沉默良久,東看看西看看,他手中的水都快喝光了,腦中還是找不到適當的詞彙來為自己的辯解。崔珉豪也異常的安靜,像是被他的舉止嚇到似的,已不比以往來的健談。他們各自若有所思,卻抓不準彼此心思。

「對不起。」他率先開口,苦笑又道:「這麼做可能對你的衝擊有點大。」

畢竟他還沒搞清楚崔珉豪在信中回覆他的『明白』到底是明白了什麼。也許是崔珉豪釐清對小女友的情感,也許不是。可就算崔珉豪真明白他的情意指向,崔珉豪也不見得會接受他。上輩子他們的關係過於逆倫,這輩子崔珉豪未必也能夠如此順他。他想,崔珉豪喜歡黏他,跟會不會喜歡男人應該區分為兩件事對待,他不能夠輕易的將這兩件事情畫上等號。只是他將式子的答案太早下了結論,所以才讓崔珉豪如此茫然。

「老師,你來真的嗎?」崔珉豪轉過頭,看著他問。

吻都吻了,難不成還有分真跟假?

「你當你是被蚊子咬嗎?」他稍為覺得可笑的說。

崔珉豪笑了開來,他看得出來,方才的驚訝與驚悚感是慢慢的消失殆盡,崔珉豪的緊張感不見了。

「其實我是有點意外啦。」崔珉豪笑說。

「對於什麼?」

「對於老師喜歡我這件事情。」崔珉豪雙掌相扣,垂了頭又說:「我一直在想,老師那時舉的例子,是只是舉例子,還是真的別有用心。」

他沒有說話,霎時間也沒話得以讓他為自己接下去。崔珉豪也沉默許久,才又開口說話,「可是我還是有點不能理解……為什麼老師會喜歡我?」

他們彼此看向彼此,未料這回卻是他笑了出口。這輩子他沒過幾次是真心從心底發笑,只是真正的理由他不知道自己該不該有所保留。

「可以不要說嗎?」他反問。

崔珉豪的大眼睜得更是大,搖頭道:「不行,我很想知道。」

這樣的舉動讓他想起了他第一次欺負崔珉豪的情景,他那時好像為了某些事而心煩,崔珉豪也是巴著他要他說,說是說出口來心情會比較好過,可為了不透露自己的身分,他最後卻尋求了另一種方式來舒緩自己的心情。

「就算我說出來,你也不會信。」他苦笑說。

崔珉豪蹙了眉頭,如此吊人胃口的說法怎麼可能就此抑制他想知道的好奇心,「那我試試看。」崔珉豪認真的說。

嘗試的去相信嗎?那如果最後還是選擇駁回他的前世記憶,崔珉豪還能否在今生接受他?他思考了一會,才娓娓道來一切的故事。

「不信就當我是神經病。」他補了一句說。

他該說得全說了,不該說的也通通講了,反正大家都是大人了,沒什麼好忌諱的。只是崔珉豪的眼神是猶豫,堅定不了自己的選擇,到底該信還是不信。又或者更多部分是針對他倆做起親密那檔事而無法聯想,所以眼神才會如此神遊不定。

「這該怎麼說……畢竟這些沒有科學根據。」崔珉豪輕聲道,可過了一會,崔珉豪又問:「那如果老師上輩子沒認識我,老師還會喜歡我嗎?」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崔珉豪問的問題越來越有深度了,這讓他該怎麼回答?回答是的話,感覺他是隻老牛卻愛吃嫩草,可回答不是的話,就感覺這輩子的崔珉豪僅是上輩子的替身罷了。

「別一直問我,你怎不問問你自己能不能喜歡我。」

崔珉豪看著他發愣,欲言又止,看的他是心臟差點停止跳動。原來當他沒有辦法選擇霸道時,面對自己的告白將會被打槍與否,是一件能令人一瞬間老了好幾十歲的事情。

「我……。」崔珉豪吞吞吐吐,答案還是出不來。

「沒關係。」他伸過了手,摸了摸崔珉豪的頭頂,微笑道:「就當是被蚊子咬。」

他站了起身,也沒有想強迫崔珉豪意思,拿了空水瓶便一路走下坡。

「老師……。」輕聲的呼喊,他沒有轉過頭,只是順著小徑繼續往前走去。反正喜歡與不喜歡都已沒關係,至少他該做的都做了,該說的也說了。

我就是愛過你,只是不曉得你又會再次出現在我的生命裡而已。

他走來至平地,才發覺自己不小心拿錯了面具。面具一樣交換了,但他的戀情卻未必能再與崔珉豪交織一起。有些寶貴的回憶,還是放在心底。他輕輕告訴自己,下不為例。










可能大家都覺得沈昌配珉豪有點怪,但是我就是止不住阿!
我好喜歡開朗的珉豪待在沈昌身邊就變的很像個小跟班,總用著崇拜的眼神看沈昌,好像只有沈昌才有辦法管住他這小傢伙。
重點是,他倆又好愛偷偷約會沒有第三人喔。
e18818e93901213fd290f47554e736d12e2e9514   

淡淡的萌,就很到位。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