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說你們兩個又回去魔王那裡了?」

金俊秀與崔珉豪互看對方一眼,直覺沒有錯的話,金在中是真的要發飆了。他們趕忙將桌上的餐點各自放上腿,才緩緩的點頭,異口同聲的道:「嗯,我們回去了。」

果然就在下一秒,金在中不負所望的翻桌了,「你奶的,我回不去了!你們兩個判徒!我當初還為了要讓你們好過一點,上次的產品我沒有上鮮豔的色彩結果被金俊秀你打電話來罵!又因為我要拯救你而沒在產品上加工,結果被崔珉豪你傳簡訊來噹!然後呢?然後你們卻他媽的告訴我你們要回去!」

金俊秀從自己腿上默默的拿起一根薯條來嗑,崔珉豪是睜大眼無辜的喝著可樂,金在中則是趁著服務人員來以前,早已率先的走人了。

活了這一輩子才知道自己被搞的裡外不是人,還以為另外倆兄弟多有骨氣,難得要替自己爭氣一回,於是鼓起勇氣也決定將那飯碗給丟了,誰知道當他丟了飯碗以後,才發現真正流浪的只有他一個人。

這能不氣嗎?他完全氣死了。

不管另外兩隻魔王究竟怎麼說服金俊秀與崔珉豪,反正他也沒有臉回去了,就算回去了,他又該用什麼情緒來面對自己的心情。鄭允浩早已是論及婚嫁的歐吉桑,他回去幹什麼?假裝大器不忌妒嗎?

為什麼就是沒有人他媽的曉得,其實鄭允浩能夠這麼成功,全都是他的功勞?

他踢著路上的碎石,直到看見一張長凳,便也無力的倚靠,一人盤腿坐在公園裡望著夜裡連一顆星星也沒有的天空。

到底是有沒又這麼狼狽,他的人生不屬天賦異稟,也不屬大器晚成,他終究就是一個不成材的廢人。

往後的日子該何去何從?這般的學歷他又該到哪去求一份能夠溫飽的薪水?如果現在又要回去乞求鄭允浩賞面子給他,那他最後一份的尊嚴是注定要被踐踏。橫豎他就是回不去了,也不用再想去乞求鄭允浩的方案。

命運其實不用那麼幽默,因為他真的承擔不起那麼大的玩笑。

於是藉酒消愁,他一次買了一打啤酒,回到家中以後也不怕酒精中毒的亂灌,他將手機關機,也將家電拔了電線,決定與世隔絕幾個小時。

這幾個小時他只喝酒,什麼也沒做,直到家中的門鈴不知被哪個該死的人去按了它,響了又響,他不想動就是不想動,坐在床上將最後一瓶給灌下肚後,人便也醉茫茫的倒上床。可在他暈醉以前,他忘了一件重要的事情,就是他的門鎖沒鎖上,任誰都有辦法輕易的進來。

他閉上眼去,也沒留意家中的腳步聲,直到那人走至他身邊,並且輕聲喊道:「在中……。」

那人搖著他的肩膀,他不屑的拍掉,於是換了另一個方向睡。

「在中,你知不知道這樣很危險?」

有什麼好危險,反正他也不想活了。

「在中你振作一點。」

「你少煩我!」他一手就拍落那人的大掌,可藍眸一睜,才發現這是不是他那些豬朋狗友,而是鄭允浩,「呃,不好意思……鄭先生怎麼來了?」

他抓著頭髮勉強做起了身子來,與鄭允浩對視。

「怎麼把自己搞成這樣?你不是最注重養身?」鄭允浩低聲說。

他哪有注重養身,他只是看不慣他煮的飯卻被人晾在一旁晾到涼掉。

「有什麼事嗎?」

這一問,讓他的胃攪動,一個勁的就鼓起嘴來,就像女人害喜一樣,鄭允浩也不笨,趕緊抓了他床邊的垃圾桶便讓他將所有的精華都吐進去了垃圾桶裡。

鄭允浩順著他的背,也不嫌棄的看了一眼那些精華,蹙眉道:「你都沒吃東西,全部都是酒。」

他真的沒想到世界上真有這種怪人,連人的嘔吐物也能夠分析得如此正經,話說得如此正直。

「都沒好好吃飯嗎?」

怎麼辦,他好討厭鄭允浩用這種口吻跟他說話,他根本不是他的誰,這份溫柔也不該屬於他。打死他也不可能去當別人的小三,又不是吃飽太閒嫌沒人來抓姦。

「不干你的事,幹嘛不去陪你的老婆!」他一樣將鄭允浩的大掌拍落,不屑的說:「不要再來管我了!反正……」

「嗯?」

他漸漸的紅了眼眶,費盡了所有力氣道:「反正我們又不可能在一起!」

天啊……他到底他媽的說了什麼肺腑之言啊……。

他們之間就隔著一個裝著精華的垃圾桶,鄭允浩無關要緊的將垃圾桶拿開,接著緊緊的給了他一個擁抱。

靠……安慰個屁啊……。

但他還是情不自禁的抱上鄭允浩,將那些愛現的眼淚流了出來。

「她拒絕了,她早已心有所屬,只是她比我勇敢,先跟她的情人跑了。」鄭允浩順著他的背,聲音很穩健的又說:「企業聯姻本來就很難會有結果,尤其是倆個人的心,同時放在兩個不同的地方,更是不會有結果。」

他打了聲嗝,吸了一口鼻涕問:「那你的心呢?」

「在你這裡。」

鄭允浩將他們彼此拉開了距離,然而給了他一個能夠讓他相信,並且心安的微笑。

氣氛剛剛好,鄭允浩又是朝他越來越靠近,但最後卻被他給一把推開,「靠……要吻也不要選在我吐完以後。」

「回來工作吧,公司很需要你。」

「是嗎……。」

「我也很需要你。」鄭允浩說。

爾後他們又一同睡在同一張床上,鄭允浩看上去也很累,但他早已從累哭到不累了,於是也俏皮的學電視偶像劇般,悄悄的趴上了鄭允浩鼓鼓的胸膛,安靜的聽著鄭允浩的心跳聲。

他在上頭婆娑來婆娑去,最後不小心發現了鄭允浩的胸前的口袋藏了張紙條。

他好奇的將紙張拿了出來,上頭寫了一大堆台詞,只見最後還有個人屬名。

『祝你成功,朴有天。』

哀……真是太白癡了,連來挽回也需要做練習嗎?

他大力的搥了鄭允浩的胸膛,最後也還是趴了上去。

算了,什麼魔王不魔王的,念經超渡一下不就好了……。









希望大家還滿意:"3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