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天有李起光的相伴,他的工作倒是也沒什麼不順利的地方,只是第一次在這種大型餐館工作,他才發現原來自家的爹娘特強,除了要煮料理以外,還得應付端盤收盤。而在這裡的他負責範圍不需要太多,就只管著他的料理便可。

待店裡打烊後,他也背負著滿身疲憊回至尹府,只是他覺得有些奇怪,尹斗俊曾告訴他店內員工通通都住一塊,怎麼最後回來的卻只有他一個人?大家紛紛都朝著尹府旁的宅邸走去,只有他略顯突兀穿著一點也不雅貴的衣裳走進尹府。

算了,他不該想太多,只要遵守尹斗俊所說話的便可,員工就是服從,他不會向尹斗俊討價還價。

他一路走至臥房,眼看臥房裡頭的東西都還沒做個完善的整理,心情更是覺得有些煩悶。今天都這麼累了,他索性就將那些東西另外放在桌上,拿了乾淨的衣服便準備去浴堂裡洗澡。

現在時分也不早,所以他特別的放輕手腳,為自己從木房裡搬了些乾柴,燒洗澡水。

「要不要我幫你燒水?」

突然的一聲,他嚇的差點跌坐在地,於是撇過頭去端看來者何人,「東家……你怎還沒入睡?」

沒睡就算了,還在這學鬼嚇人做什麼?

「我睡不著,就出來走走。」

那也不至於走來如此人煙稀少的地方吧?

「我來幫你吧。」尹斗俊朝他走來,蹲了下身,就想奪過他懷中的乾柴。

「不,不用了東家。」他撇過身不給拿,抿了嘴又說:「東家還是早點休息吧。」

尹斗俊瞇了眼,不用想也知道這人兒想躲他,可人兒一定不知道,整座尹府都屬他,人兒還想逃去哪?

「聽話,你也累了不是?」

放軟的口吻讓梁耀燮有些心動,以前跟爹娘住一起時,洗澡水也都是娘為他準備的,他總是洗完那些碗盤後就得以放個輕鬆直接投入浴桶裡泡澡。可現在來這雖說是住好,但生活卻多了一個步驟,讓他有些的不適應。

「真的?」他緩緩的轉了過身,睜大發亮的鳳眼瞧著尹斗俊問。

「如果我堅持,你還是得給我。」尹斗俊笑說。

嗯,既然第一件事情得學習的就是服從,那他也必須貫徹此項原則,便將懷中的乾柴盡數丟給了尹斗俊,「那就麻煩東家了。」

他轉身就朝浴堂裡走去,沒幾下子就將身上的衣服給脫光光,摸了摸浴桶裡的水,覺得還算可以,便爬進了桶子裡,為自己清洗身子。

尹斗俊本該中規中矩的蹲在火炕旁燒柴,可他當然不會如此規矩。今天他等的如此晚,就是故意要來替梁耀燮燒水,順便養養眼福。站起身來就得以從窗外看進浴堂內的狀況,尹斗俊自然是不會放過,便向賊一樣的站在窗外旁,看著裡邊的梁耀燮。

那般身子該如何形容……?晶瑩剔透,白皙緊緻,舉起的腿雖是短了些,可怎麼卻不像個男兒腿,卻如女孩兒一樣的雕塑有型?他一度覺得梁耀燮得以去賣女人的胭脂粉了,瞧他那皮膚樣,絕對可以騙過不少人。

「水溫還可行不?」他突然問道,嚇的裡邊人兒掛在桶外的短腿是趕緊收了起來,翻了過身與他相望。

「可、可以……。」

真是太誇張了,也不知尹斗俊是不是將他看光了,好在他沒站起身來,不然春光外洩又該如何是好?

「那我先回房了。」尹斗俊微笑道。

可瞧東家是臉紅氣不喘的離去,他自己也太多心,大家都是男人,說真的也沒什麼好避諱的。被看就被看,反正他有的尹斗俊也有,他沒有的尹斗俊也不可能多。

於是他又沉進了水裡,吐了好大一口氣後,才又浮出水面換氣。

想想明天又得早起,他也不該貪著玩水,洗一洗便快速換上新衣,然而走回房去。

隔天一早,他起的不算晚,不過令他意外的是,他的房內早有準備好的早膳。他趕緊梳洗,將早膳吃一吃,便盡速前往館子幫忙。

「唉唷,特權小弟來了呢,我還以為你會睡晚。」

這人是啥人其實他並不清楚,但好似是賣北京烤鴨的。而他也不是很明白那人是不是朝他說話,反正他是趕忙替自己揉水餃皮還有掐肉餡,就如耳邊風一樣沒有多予理睬與理會。

「特權小弟,在尹府睡得好嗎?」

他愣了幾會,才緩緩轉過身與那人對望。

「我是這裡的總管,想必東家有告訴你。」總管的眼神不懷好意,他看的是戰戰兢兢,「我剛問你話,有聽見嗎?」

望向其他人,大家都默不作聲,而李起光卻是背著總管在後朝他打暗號,要他別理他。

「我……我必須快點做好水餃皮……。」

他沒有正面回答總管的問題,便轉了過身去,又開始他自己的工作。

這也許就是李起光告訴他的眼紅人,能當上總管想必也對館子付出不少,但住的地方卻與他天差地別,正常人心中都會有些不平衡。可是他真的不曉得自己為啥會住進尹府,那個臥房是尹斗俊給的,並不是他開口要的。

還好館子的工作夠忙,才得以不用再被人嘴酸。

「耀燮,你昨夜怎走進尹府?」趁著休息時刻,李起光也過來與他搭話。

「東家給我的房就在那,我也不懂為何你們沒與我同住。」他有些無辜的說。

李起光倒是沒他那麼懊惱,只是壞笑道:「我知道為什麼了!」

他瞥了一眼,喝口茶沒說話。

「東家肯定對你有什麼計謀!」

他的反應很意外的並不大,嘴中的茶水並沒馬上吞進,只是鼓著嘴看著後院的雞鴨。

能有什麼計謀?他們說好尹氏商行不能購買他家的技術的,他們只願意以技術付出,不願意技術移轉。

他吞下了嘴中的茶水,輕聲說:「不然我與東家說說,換跟你們同房,免得又被人說話。」

總而言之,他不知道尹斗俊到底在打什麼主意,他只知道自己在工作上被人討厭了。

第一步就起步的不漂亮,那後續幾步又該怎麼繼續?

不行,如果畏懼,那麼他家的餃子與冷麵就無法名流千史。

於是他偷偷告訴自己,就算跌倒,也要華麗。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