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讀者慎行點閱。  

日子一天過一天,朴有天為他造的那張床至今還是斷了支腿橫躺於後院,怎麼造就是造不起來。他還與朴有天開了玩笑,說是自己太胖,所以需要更好的木材才有辦法支撐他的重量,但這理由根本說不通,朴有天房內那張床也是自己的造的,怎可能同樣的方式足以支撐倆人重量,這回只睡他一人就會斷了腿。

「唉……這真是太奇怪了。」

朴有天每天就在糾結那張床,他就想不明白,跟他睡一起有什麼不好,冬天還得以抱他保暖呢。

「俊秀啊,你多重?」

朴有天突然來前院找他,本是讓藥草自己長腿跑去分類,他趕忙揮了手,又讓那些藥草恢復應有模樣。

「我沒秤過呢。」他說。

朴有天看著他的身軀打量了一會,走向前去還拉了他身上略顯寬鬆的衣服,前看看後看看,肩膀一點也不寬敞,胸膛也薄的像紙一樣,這人兒能有多重?為了更仔細的秤量,朴有天直接將人給打橫抱起,手臂上上下下的秤著,不以為然。

「沒多重啊,五十多而已。」

俊秀站穩了身子,聳肩道:「就別一直在那想造床,睡一起也較溫暖不是?」

氣候都已入秋了,接著冬天就要來臨,分床睡才顯得更冷颼呢。

可被俊秀這麼一說,朴有天是紅了臉來,也不太願意訴說為何想分床睡。既然不想說他也不想多問,見朴有天又回至後院造床,他也繼續他的藥材分類。

今日倒是沒什麼事情可做,為人看診的時間約在明天,眼前今天這堆藥材沒幾下子就分類分完了,他想起廚房裡似乎已經快沒菜肉了,便也至後院摘了些新鮮的蔬菜,然而告訴朴有天自己想下山買些肉回來。

朴有天本是想跟隨,但他卻拒絕。

「你慢慢研究那張床吧,我速去速回。」他笑道。

其實他根本就不是要去買肉,而是想去山內找肉塊怪拿些肉來煮。待他走至半山腰處,他轉身蹬腳便跳進了森林內,然而一路朝高處走去。

他這路上來不忘與朋友敘舊,與大家分享跟人類相處的感想,還有報料沈昌珉這位大師的秘密。聽來聽去,總覺得心得好像不差,至少大家也較不會害怕住在另一個山頭的沈昌珉。

「我得回去啦!」他高興的揮揮手,於是拿了一大塊肉轉身便走。

可待他回來以後,在不遠處便聽見了朴有天的求救聲。

「這位姑娘……我與你素昧平生,救人是我的本分,不需以身相許!」

朴有天就被推倒在後院的地皮上,他鳳眼一瞧,便曉得那位姑娘才不是來報什麼恩,而是一隻地狐想來吸取朴有天的人氣已增道行。

「大夫……我知道你是孤單寡人,想必也諸多日子沒有過需求,我這是來替你解決的。」

「不,我早已心有所屬,這還不需姑娘來替我打點!」朴有天掙扎的說道。

心有所屬?

俊秀就蹲在那棵榕樹下,垂眼看著拼了老命掙扎的朴有天。

「你屬誰啦?該不會是那隻白狐吧?」地狐不甘願的扯開朴有天的衣裳,可朴有天卻又替自己穿了回去,趕忙起身推了地狐道:「才不是什麼白狐,是俊秀!他是我得意的助手!」

地狐也站了起身來,美眸眨了幾眼,似乎是要將俊秀的身分給透露出來,俊秀見狀,並摘了一片榕樹葉,然而吹了出去。葉子飛在天空是越變越大,直到來至地狐面前,便將地狐給整身包起,連人一併被葉子帶走。

他看著朴有天一副驚恐的樣子,也不急著下山,是反了方向走去,然而跳下山崖,又來至下山去村莊的路上,一路朝著山坡爬去。

「我回來啦!」俊秀拎著肉類進了廚房,然而走至後院,與朴有天相望,「發生什麼事了嗎?」

朴有天的臉色不好看,似乎在反抗地狐的過程裡被偷了許多人氣,看上去有些疲憊。而朴有天卻也沒向他解釋方才遇到的不雅事以及怪事,隨便找了借口搪塞,他也索性沒繼續問,回至廚房裡準備晚膳。

一整晚的時分朴有天都沒什麼精神,直到他倆一同上床歇息,他在幽暗的夜裡盯著朴有天略顯蒼白的臉蛋瞧,本想給予朴有天一些元氣,可朴有天卻一直沒睡去,讓他不知該從何下手。

他也不急,窩在棉被裡頭就蹭著朴有天的身子取暖,可朴有天卻意外的閃躲他,還故意翻來覆去,不讓他取暖。本以為朴有天是不高興,但不知當他抬起腿放上朴有天腹上打算將人給夾起時,卻不經意的蹭到了朴有天的火熱。

他倆相互停頓了一會,才在月光底下互看著彼此。

「這不是我的錯……。」朴有天趕忙的道。

他則是笑了起來,還惡意的用大腿磨了那要害幾下,「那就都我的錯了……?」

朴有天微微得喘著氣,企圖將自己與俊秀分開更大的距離,但誰知俊秀的小手是不規矩的竄進他的褻褲裡頭,不害臊的握起那孽根。

「不……」朴有天緊張的制止,可俊秀卻笑道:「難道這就是你為何不肯跟我睡的原因?」

朴有天羞恥的不敢搭話,只見俊秀鑽進了棉被裡頭,並且拉下了他的褲檔,他趕緊拉開棉被要阻止俊秀的玩弄,誰知棉被一拉,自己的碩大也傳來了一陣溫熱。

「唔……。」

俊秀的小嘴勉強的含上了他的孽根,彎著的身軀是突顯出俊秀身姿曼妙的體態,接續上上下下動著的紅腦袋瓜子,朴有天看的是喘不過氣來,而俊秀卻更是挑逗的在他面前吐了小舌舔著他的鈴口。

「俊秀……拜託不要。」

俊秀撐起了身子來,緩慢的朝他爬去,然而面對面的看著彼此。如此靠近的距離,俊秀又伸了舌輕輕的舔了他的厚唇。

「確定不要嗎?」俊秀牽著他的手來至自己褲檔裡頭,緩緩眨眼又道:「那這該怎麼辦……?」

朴有天啞口無言,俊秀也沒逼他說話,吻上他的紅唇,便將人給壓上了床。

「有天……不用客氣……。」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