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下午他的手機就接到了金俊秀的瘋狂來電,他不太想接,因為直覺告訴他,接了肯定沒好事,但已見金俊秀連續打了五通,他最後還是無法裝作沒看見,接通了電話,「你到底對珉豪做了什麼,為什麼他紅著眼來上我的課啊?」捷運磨擦鐵軌的聲音讓他不太想回答這個問題,而金俊秀似乎也不期待,便繼續說:「我下課的時候有問他發生什麼事情,你知道他跟我說什麼嗎?」

能說什麼?崔珉豪要說的,他幾乎能夠猜的到。可當金俊秀說出口以後,他才知道其實問題沒有這麼簡單,甚至他們會相遇也不是種巧合。他看著捷運窗外的風景,一路安靜地聽著金俊秀的解釋。

「那孩子從高中的時候就相當仰慕你了,因為對物理有興趣,所以找上了你發表的論文,你發表過的他幾乎都看過,也因為你,所以他才努力考上這所頂尖大學,只因為想來上你的課!」金俊秀越說幾乎是越氣,連聲音也飆高的又說:「你至少給他一點時間來緩衝一下他對你的感情吧?你要他怎麼在一時間就從直男變成歪男?他需要一點時間來釐清自己對你的感情,他也想從師生關係變成戀人關係啊!你怎麼就這麼不能等!結果你的拒絕竟然那麼徹底,不愛就算了,還不要他這個學生!」

「反正……」他垂了下頭,聲音略感無奈的說:「還是不要來往的好。」

無論事實的真相是多麼的錯綜複雜,他只想將這段關係化繁為簡,甚至是回歸他們還未見面時的日子。崔珉豪的矛盾與無奈,他不是不能等,只是他已不想等。趁著他們的關係都還未步入前世的後塵時,趕緊拒絕與澄清彼此關係,他不認為自己這麼做是種錯。

「昌珉,你要知道,你現在不把握,下輩子不一定能再遇見他。」金俊秀語重心長的說。

他最後說了什麼,已不記得了。只覺得地鐵很吵雜,直到他走出地鐵站為止,回到家中,他的心情才覺得平靜。寒假已開始,他這回一點也不期待回家過年的大餐,腦子只想著,他該如何度過這次的嚴冬。

事隔幾個星期,金俊秀也沒再提及他與崔珉豪的事情,只是他卻又遇上煩人的事情,同個鄉鎮的親朋好好,家家戶戶只想為他做媒人,勸他年已三十六也該娶個媳婦回家疼了。但他卻耐著性子一一的拒絕,一個崔珉豪就讓他夠煩了,還徒增幾個三姑六婆來家中吵鬧,他自認自己沒上吊自殺已經算是不錯的禮遇,所以無庸再為他作媒,他一點興趣也沒有。

為了躲避那些老人先入為主的觀念,過完年後他便也早早坐車回到他承租在外的狗窩。他喜歡一個人,也享受一個人,如果能一個人平淡的過日子,其實有沒有老婆孩子對他而言一點也不重要。若人類在地球裡終究有一天都得滅亡,那他為國家生個子孫來增產報國也沒有意義。於是他的日子又慢慢回歸至只有他一個人的時光。

這次國科會的研究計畫,他的申請已通過,而他也額外的申請研究助理的費用,好讓一些有意願申請研究所的學士生能夠透過為他做實驗的經驗來增加自己的履歷,所以特別增加了研究助理這個欄位。

開學後,他便讓系辦將這則消息張貼於電子布告欄,以及系辦外的公告欄。資格是大三至大四的學生都可以參與,不過只錄取一名。想應徵的同學必須按照國科會的格式自投履歷至教授的研究室,好讓教授選取優秀人選來替他完成實驗。只是當這則消息公告後,金俊秀的研究早已有學生來應徵,而他的卻遲遲沒有。眼看期限就要過了,還是沒有學生願意當他的研究助理。

據傳聞所言,沈昌珉教授的研究不容易,而且很嚴格。實驗無法混水摸魚,論文更無法魚目混珠,這種需要腦力兼勞力的工作,自然沒有人投遞。可就在期限屆滿的前一週,他研究室外的信箱是多了一份履歷表。

申請者是崔珉豪,上頭還有身分證以及學生證的影本,除此之外,崔珉豪還很貼心的附上了自己大一大二的成績,意圖很明顯,這孩子想來當他的研究助理。只是他看完以後,卻無情的將這份資料放進自己的廢紙回收桶,連考慮的意願也沒有。

再過一天,研究室的信箱又有了一份履歷,同樣是崔珉豪來投遞。他看著影本上頭的大頭照,最後還是割捨的將這份履歷放進了廢紙回收桶。

接著第三天第四天……直到期限屆至的前一天,崔珉豪又分別投了五份相同的履歷,同樣放在他的信箱裡頭。只是最後一天的履歷有些不同,自傳上面根本不是自傳,而是一些非關自傳的內容。

『網路上那套公式我不信邪,但是老師,我們註定就是要在一起,你知道為什麼嗎?』

他翻了下一頁,只見臉上一個特大笑臉,右下角則附上了解答。

『∵昌珉豪∴我一定會找到你#』







投入沈昌的懷抱吧!
沈昌請接好他!ò_ó
grtjyjkk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