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不宜遲,今日忙完的當天晚上,他就想找尹斗俊談談有關換房的事兒。但誰知館子打了烊,他不但無法抽身離去,還得留下來清洗眼前這堆碗筷。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被惡整,可總管一句他是當天值日的,便將所有雜事留給了他,所以必須將這些東西洗完才得以回尹府休息。

好在李起光好心留下來幫他,不然他不曉得自己得洗到什麼時候才得以回尹府休息。估計現在回去尹斗俊也睡了,想談也沒法談,而明日一大早又得去館子工作,他真不知自己還有哪些時間能找尹斗俊說這事情。

回至府上,他帶著滿是疲憊的身軀進了臥房,進了乾淨的臥房裡來,身上的油膩味是顯的更重一些,可他真的好累,也沒什麼力氣替自己洗澡,但是放任自己臭也不是辦法,於是趴在桌上小憩的他,沒多久後還是拿了乾淨的衣裳來至澡堂。

未料,澡堂已有燒好的熱水,他興沖沖的就想一股跳進,但卻又有所顧忌。

「怎麼不進去洗?」又是一道聲音,使他第二驚嚇,但他知道來者是誰,「東家怎還沒睡?」

可不是嗎?現在都什麼時辰了還學人當夜貓子?

「我叫下人來為你燒水,你今日怎忙得如此晚?」尹斗俊問。

老實說他也不曉得為何自己會忙得這麼晚,可尹斗俊問的話也怪,館子他開的,難道他會不曉得為何會忙得如此晚?但令他最覺得不可思議的,竟是東家熬夜幫他燒水。

「今天我值日,所以得留下洗碗。」他輕聲說。

只見尹斗俊朝他走進,一副狐疑的看著他,那腳步是節節逼近,逼的他又趕緊退了幾步,小手便推了尹斗俊的胸膛,「請東家離我遠點。」

尹斗俊更是不明白了,他如此風度翩翩、玉樹臨風,就不見有人這麼拒絕過他。

「何故?」

「我滿身汗臭味,待我洗完再接近我吧。」

「好,那你趕緊去。」

他也就不勉強這朵小花了,只心疼這朵小花來才兩三天就被操的快枯萎了。但他還是得釐清梁耀燮方才所說的『值日』究竟是怎麼回事,他的館子哪時有了這道規定的?

待梁耀燮褪去衣裳,跳進了浴桶後,他便來至窗口問:「你說,你今天值日?」

梁耀燮累到不想跟他計較此般舉動即屬偷窺,也無所謂的抬起快睡著的鳳眼,看向窗外道:「嗯,值日的。」

「所以讓你洗碗了?」

「嗯。」

「你不知道洗碗的有專門人在做嗎?」

他怎麼可能會曉得,總管說什麼他只能照做,服從不就是尹斗俊教他的嗎?

「不知。」

他擦拭自己身子的力道越來越小,身子也緩緩的埋進了熱水中,徒留一顆頭在水面上喘氣。

「是說……」他勉強的睜起眼來,看著站在窗外的尹斗俊,輕聲說:「我想……房……。」

「什麼?」

小花竟然睡著了。

只見梁耀燮的小腦袋也要沉浸了水中,他是趕緊衝進了澡堂裡來,也忘了將衣袖拉起,便身過手圈住了梁耀燮的腋下,再將人輕輕的拉起。

梁耀燮一點反應也沒有,水中的透澈讓他清楚見著了梁耀燮的體態,因熱水而使肌膚粉嫩的樣子,使他覺得其實不該將梁耀燮騙進他的館子裡工作,應該直接將人拐進來當他的媳婦,好讓他方便照料。

只是他了解,梁耀燮絕對不會答應他這般變態的法子。

為了夢想而努力,是所有生物的本能,梁耀燮自然是不會被排除在外。就算輸,也要輸給夢想,就算胖,也要胖給美食。這就像是梁耀燮的招牌定義一樣。

他輕輕的拿起挽在梁耀燮手心的布巾,便慢慢的為梁耀燮清洗身子。好在這小花真是小花一朵,讓他這東家願意在這當奴隸,打理起來一點也不費力。

「唔……。」

突然的夢囈是讓他停了動作,但見梁耀燮的神情沒什麼反應,他又繼續他的清洗。直到他覺得梁耀燮香噴噴以及乾淨為止,他才脫了自己的外衣,將人兒抱起後裹上。至於梁耀燮的衣服,他離去以前也順勢拿在手,一路將這朵小花捧在手,帶他回臥房裡來。

他能做的也只有這些了,只希望今晚小花能有個好夢。

隔天一早,梁耀燮是驚坐而起,瞧窗外的日照,他知道自己已睡晚了,趕緊跳下了床才發現自己身上一件衣服也沒有,可卻見桌上有他昨晚拿去澡堂要換的乾淨衣裳,反正他也想不起來自己究竟怎麼回來的,拿著衣服便套上,隨意的做了翻梳洗,早膳也沒吃,便一路來至已快開業的館子。

入門就覺得氣氛不對,尤其是總管,那眼神幾乎是憤懣的想殺了他一樣。

李起光同是第一跳出來護盤的人,還安撫他道:「沒事的,只是早上東家來跟總管說了幾句,總管入門後就那張臉。」

「東家?」

「嗯,是阿。」李起光不覺得有什麼的又說:「來,這是你的水餃皮,我幫你桿好了。」

「謝謝你……。」

「是說,昨晚有跟東家談過換房的事情嗎?」

老實說他現在什麼也想不起來,他甚至連自己早上怎麼會一件衣服也沒穿也不曉得,想必是太過於操累。

「梁耀燮。」一句聽上去相當不爽的聲音朝他喊來,他與李起光一同轉身,看著總管,「東家要你館子打烊後馬上回去,不得耽誤。」

「呃,是。」

只見總管又朝他前來,氣勢壓迫的在他耳邊說:「少用床技來讓東家疼你,有種就自己拼實力!」

他瞪大了圓溜的鳳眼,想反駁卻又覺得說什麼也不是,可李起光比他還不甘願的為他挺身而出,不滿的說:「耀燮才不是這種人!你呢?你就很高尚是吧?靠著壓榨別人而當上總管,很了不起嗎!」

館子還未開館就先熱鬧起來,廚房裡是一片混亂,就連掌櫃出面問題還是解決不了,直到尹斗俊被請了出來,大家才在慌亂裡頭回歸原有的秩序。

「你們究竟在搞什麼東西!這是成何體統!」

鴉雀無聲,可這時卻聽見了一道哽咽聲,很輕很細,但卻吸引了他的目光。

「東、東家,我想換房……。」

哀呀,豆大的淚珠頻頻掉落,要非人多,他早就將梁耀燮給揉進心頭裡了。








唉,對不起斗燮迷,如果太難看請告訴我,也許可以換成現代文(作者請別搞穿越啊!
是說,其實碎雨是小品文『打盹』延伸,由於我太喜歡阿燮在阿斗的懷裡睡覺,所以想寫這部『阿燮睡覺文』來滿足自己的欲望=_=
也許後續會有更多睡覺鏡頭,希望大家喜歡TAT...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