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不知崔珉豪是哪來的膽量,逼著他問那些令人羞赧的問題就算了,還一副快哭出來的樣子,彷彿自己若沒給予他一個完美的答覆,錯都在他一樣。但既然什麼都說出口了,話也收不回來,他該想的,應該是後續的問題,而已不是在原點裡打轉。這麼被逼問也有個好處,他們的斡旋不必再延長,早早發現彼此的心意,總比住在象牙塔裡來的好。

好不容易有道出路,他想他不應該再次錯過。雖說經過那天以後,他就也沒再去研究室看過崔珉豪,但時機總會成熟,再等他能夠勇敢一點,他肯定會再踏進那間研究室。不過就在他提振自身士氣的同時,崔珉豪似乎是比他先耐不住性子,率先前來他的教師休息的研究室找他。嚴格來說應該是順道來找他,因為崔珉豪最主要是想來繳交實驗數據而已。

「老師這個月的實驗我用好了。」

崔珉豪的神情很爽朗,一點也沒被這寒冷的天氣影響。嘴唇紅的像是擦過護唇膏,臉頰也顯得很有血色。只見崔珉豪拿下圍在脖子上的圍巾,看來崔珉豪並不是只有想繳交實驗數據,似乎另外有事想跟他談。

「老師,我想了很久,最後決定還是來問問看你的想法。」

「嗯?」

「我不知道我們該以什麼模式交往呢。」崔珉豪微笑的說:「像是牽手、接吻,感覺好像都有難度。」

有時他覺得崔珉豪的腳步很快,快到讓他都有他們已快直奔三壘的錯覺。

「沒關係。」他輕聲說。

其實也不是真的沒關係,只是他認為這些事情本就該順其自然。倘若在這趟旅程中,崔珉豪又能遇上更好的女孩,他也不會挽留,反到希望崔珉豪往更好的未來走去。

從那天的告白以後,他就該感謝崔珉豪的接受與諒解,甚至在被他深深傷害後的幾個月以來,崔珉豪的振作而前來告訴他,他們能夠在一起,針對這些,他認為崔珉豪做的已經夠多,而他也真正想明白,也許他要的不是今生必定得與崔珉豪有個結果,他只是希望,自己埋藏在心中的這份感情得以訴說,也能夠讓崔珉豪知道,他曾經虧欠他這麼多。所以無論崔珉豪究竟真是有心,還僅是想來討他歡心,他都希望崔珉豪必須明白做出每樣決定的風險與後果。

「其實,我一直希望你考慮清楚,是不是真的能跟我在一起。」他將實驗數據放在一旁,緩眨著眼又道:「投注青春,需要考量的事情很多。」

崔珉豪咬了下嘴唇,本是暖暖的笑容,卻又被他的一翻話語搞的萎縮,「老師,我想是你要考慮清楚,是不是真的能跟我在一起。」

崔珉豪大眼裡頭沒有過去,只有如同以往的堅定。看來真是如此,從頭到尾,似乎做不好準備的就只有他而已。崔珉豪揹上了背包離開他的研究室,這下子一切貌似又被他給搞砸了,他的信心有永遠不及於崔珉豪的三分之一,而他的勇氣可能還少於崔珉豪的三分之一。如果他能就乾脆一句『我願意』,那麼是不是彼此的感情就不會如此黯淡無光。

他必須加快腳步,才有辦法追上崔珉豪的步幅;而他也必須穩固決心,才能設法將崔珉豪帶往更美好的未來,一個他們上輩子就該有的幸福,卻因被他搞砸而留至這輩子的幸福。後來他也不待金俊秀的提醒,晚間時分便前往學生研究室觀察崔珉豪的行蹤。果然崔珉豪又開始下一個研究,也沒見有人影出來買晚餐,只見研究室裡頭忙碌的人影。

他回過頭去準備了一些熱食,大嚴冬裡就將那堆食物埋進了自己的大衣,然而一路走回來研究室外頭。他敲了倆下門,便開了門走進。入眼的並不是崔珉豪忙碌的身影,而是一個安靜的人兒趴在桌上休息,就連他走入研究室,崔珉豪也累的沒有感覺。

研究室的溫度沒有很暖和,比起教學大樓是冷的多,為了不影響實驗所以暖氣沒辦法開強,雖然氣溫沒有外頭的冷,但挑在這個地方來睡覺並不是最好的選擇,於是他脫了大衣,就為崔珉豪悄悄蓋上肩頭。

「唔……。」厚重的大衣不小心吵醒了這孩子,崔珉豪是抬起了頭揉著眼,昏睡樣的看著他。

「如果太累就回家休息。」他說。

「可是這樣會做不完。」崔珉豪坐直身子來,翹著嘴說。

那樣子實在很可愛,這副模樣竟從上輩子延續至今。

「吃飯吧。」

「老師吃了嗎?」

「我等去吃。」

「還是我帶著跟你一起去吃?」

「不用,會冷掉。」

崔珉豪皺著眉頭,也不知在埋怨什麼,東西吃得亂七八糟,心情似乎很不好。而他也沒過問,只是抽了幾張衛生紙遞給了崔珉豪,要他擦下嘴巴,別像個孩子一樣的狼吞虎嚥。

「老師……。」他坐在桌上,崔珉豪是抬起頭與他相望,又道:「你如果再沒辦法決定,我就要來硬的了。」

他挑眉,垂眼就盯著崔珉豪那油膩膩的嘴,「什麼?」

「我要來硬的!」

「我知道。」他明白,只是不明白崔珉豪怎麼來硬的,「你打算怎麼做?」

香噴噴的奶油焗烤麵,崔珉豪似乎很喜歡,但也不忘想著『來硬的』的方法。

「不知道……。」崔珉豪喪志的說。

他不禁的笑了起來,於是跳下桌,居高臨下的站在崔珉豪面前,彎身唇瓣就對準那油膩膩的紅唇,重重的落下。肩上的大衣也掉落在地板上,他們久久都不曉得該去撿起那大衣,任它放在地板上沾灰塵。

「跟我交往的話,要忍耐的事情很多。」他輕輕舔了唇上的奶油,又說:「什麼事情都要順我。」

崔珉豪還有點錯愕,只是又垂下頭吸了一口麵,「老、老師……你都來硬的嗎……?」

「我沒直奔三壘你就該偷笑。」

「呵呵。」

……唉,無所謂了。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