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耀燮……笑一個來看看嘛。」

……

「耀燮……不都已經這樣了?快給朕笑一個!」

今日早朝眾臣仍是被皇上不留情面的放了一個時辰的鴿子,眼看時辰將過,所有臣子便也姍姍離去,彷彿被放鴿子是預料中的事一樣,他們習以為常,也不見再有人對於當今聖上的這翻行為又有何指點。

有的臣子較乾脆點,袖口內除了擺放奏摺,還放著自家內人丑時就已準備好的熱饅頭,免得路上飢餓。

今天似乎又什麼事情都沒解決,就不知道社稷擁有這般帝王究竟有何鳥用。

如此墮落的生活,不知必須到哪時候才能夠得已停歇?也不知社稷何時才有辦法恢復以往的繁榮。

本以為這昏庸的皇帝可能從此不再開早朝,誰知當眾伙回到府上後,他又派下人傳話,將那群朝臣再次給叫了回來,只是這臨時會開的主題也跟社稷無關,但卻攸關每個臣子的性命。

「朕想離開宮廷一陣子,但宮廷內又不能沒有人作主,所以朕想了一個法子。」

每個人是背脊發涼,總覺得這法子是故意來將活人整成死人。

「去給朕找一個一模一樣的替身來代替我。」皇上笑的雌牙裂嘴,當大伙還質疑真是命令或是說笑時,皇上又補了一句:「朕明日就要,交不出所有人都要死。」

所以是來真的了?可他們要去哪找到與皇上長的一模一樣的替身?

「回皇上,這恐怕……」

「爾等不就頭腦最好了?還考過科舉來這當官呢,給朕想辦法弄來!」

一聲令下,連國師的臉色都難堪。

退朝以後眾人已打算紛紛回府交代後事了,可卻有幾人還抱有一絲希望,便前來與國師討論,這次的難題是否有解決之道?

其實方法也不是沒有,大伙只能依靠不存在的宗教與法術了。

於是信邪者便同國師前往會場,決定依照古禮施法,看看上天願不願意憐憫他們,給他們一條生路。

「天靈靈地靈靈,求您祝我一臂力!」

轟轟轟轟──



這一切實在是太坑人也太吸人血水了,有時他會覺得,也許不是自己的抗壓性不足,而是社會仗勢著一點也不公平的法律來欺人。

底薪才一萬八千多,大學畢業好點也才22K,他忽然覺得自己花那麼多時間來取得學歷不知道有何屁用。不知政府是否腦殘了,22K的薪資是又要讓人怎麼活了?

於是他車也買不起,房子頭期款也繳不起,住的地方可能還不比豬舍來的大,他覺得自己活的很辛苦,加上現在的老闆又瘋狂壓榨,搞的他已窮途末路,也不知他自己的前途究竟在哪處。

「尹斗俊!你這什麼企劃!再想不出好方法,就回家吃自己!」

以前覺得這翻威脅很危機很恐懼,但他已麻痺,甚至覺得有些無所謂了。

所以再臨走前,他帥氣的將老闆的桌子給翻了,怒道:「他媽的,不要做的人最大!你自己再去找人!」

反正他是死是活也沒有人會在乎,難道他還會在乎這家黑心公司的頭路?當然不會。因為他連自己的命都不想要了。

帥氣的辭完職,他一人爬著樓梯一路走至商業大樓頂端,想著,其實他也不是第一個人上來這裡然後體驗自由落體的掉下,所以沒什麼好怕,反正摔下去頂多就是西瓜脆裂樣,他也看不見自己帥氣的模樣會如何被自己摧毀,於是什麼都無所謂了。

既然人生活的那麼痛苦,不如就在重生一次,若是投胎再做人,他希望當個有錢人家的孩子,如果投胎成了畜牲,那麼也請讓他當個有好主人的阿狗或阿貓。

最後一次的祈禱,他沒有猶豫的就邁步向前,身子一路往下墜。

他閉上了眼來,告訴自己疼痛只會有一瞬間,還半途喬好姿勢讓自己的頭頂朝下,免得只有身體摔碎可他的生命卻沒有碎。

於是天打雷劈,雷聲作響,他也沒打算睜開眼來看看生前最後一片天空。

再見,這令人討厭的世界。

轟轟轟轟──





秀媽生命專線:0935XXXOOO
請不要自殺,哈哈哈哈。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