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不小心就派了太多工作來操勞崔珉豪,好在他發現時崔珉豪還未被他給榨乾,於是這堆工作他移轉至自己身上,打算讓崔珉豪好好放個假。

他知道崔珉豪的屬性跟他不一樣,他可以一整年度都不出去玩也覺得沒什麼關係,但若要他囚禁一個與他剛好相反的崔珉豪,這種事情似乎過於殘忍。又是據金俊秀的情報所表示,崔珉豪的朋友都因為實驗的關係一直沒辦法約到崔珉豪,再這麼下去崔珉豪這般好人緣的人脈會被他給搞垮的。

想想也不錯,崔珉豪動輒就當總召,他的生活必定是比他來的多彩多姿。就算他已升格為情人的身分,他還是不能夠加以將崔珉豪的自由給予套牢。本來崔珉豪還不答應實驗移轉這件事情,但經過一場漫長的說服,才讓崔珉豪有所共識,移轉不是永久,而是暫時性,當崔珉豪的時間比較鬆的時候,他自然會再派工作給他。

崔珉豪也是屬負責任的人,可有了他的背書以後,崔珉豪也較敢與朋友出去打混,玩得開心。分開的時間比相處的時間多,不過崔珉豪無論去了哪,總會用手機拍張照片然後寄給他,這種有打卡的效果,同時也能確保他給崔珉豪每的一天都是有笑容的每一天。

好不容易實驗告了一段落,崔珉豪似乎也有在關注他的進度,於是便在某個星期五的下午問他願不願跟同學還有金俊秀一同去夜店玩玩,本來他還是有些猶豫,但是他的潔癖抵死不從。

「不用了,你們小心玩。」他微笑說。

他一直都不喜歡去人多的地方,尤其夜電的音樂多半電子,聽多了他會覺得自己的耳朵有些承受不住。雖說他也不太同意崔珉豪去那種地方,可既然有金俊秀陪伴,他想應該是不會有問題。崔珉豪的臉上雖寫著可惜,可也沒逼他一定要去,時間一到,他們各自從學校離開。

交往也有段日子了,只是相處上他有種顧小孩的感覺,就連崔珉豪偷偷牽著他的手,那種感覺似乎不是種甜蜜,而是種溫馨。他沒有任何熱戀的感覺,只覺得這段感情他適應的很快,沒什麼新鮮感,但也沒有厭倦感。就像是從上輩子延續下來的感情又繼續一樣。

回到家以後,他隨便吃了些東西填飽肚子,洗完澡後便又開始他的論文。時間過的很快,當他關起電腦以後,瞄了一眼牆上的時鐘,目前是十點四十五分,也不知崔珉豪玩得怎樣,但既然是夜店,他想應該不會現在就回家。本想打通電話來問候,但又覺得崔珉豪應該是不會接,於是想了一大堆以後,他只傳了封簡訊。

『別玩太晚。』沒想到崔珉毫不到一分鐘便回他的簡訊,『老師你沒來好可惜,這裡很多正妹。』

他爬上了床,垂頭又打了幾個字,『好好養眼。』

『老師應該來的,我有點無聊。』崔珉豪又回傳道。

這孩子似乎在撒嬌但卻不自覺啊。他沒有再回傳,躺上床後,決定早早入睡,因為明天他還有一大早的課要上。只是又過了幾個小時,他接到了一通電話。

「昌珉昌珉昌珉昌珉……快來接我,現在沒車可以回去了。」金俊秀似乎是醉了一樣,可他卻回:「我不要。」

「珉豪也沒車可以坐回去呢。」金俊秀醉醺的說。

「你們在哪?」

他苦命的在凌晨時分開車前往夜店的地點,接到了金俊秀與崔珉豪以後,他是率先接金俊秀回家,再回頭送崔珉豪回家。只是當金俊秀下車以後,他才發現他並不曉得崔珉豪住哪,根本無從將這孩子給送回家。崔珉豪坐在後座,靠著車窗熟睡的很,他也不太忍心把人給吵醒,便逕自的將人給帶回自己的家中。如果是十四歲的崔珉豪,他是輕而易舉就能將人給扛上,但現在的崔珉豪已非當初,長高也長壯了,要抬起跟自己一般體態的男人說什麼也不大容易。

「珉豪、珉豪先起來一會。」他搖著崔珉豪的肩膀道。

崔珉豪好不容易有些動靜,眼神迷茫的看著四周,低聲說:「到家了嗎?」

「這是我家。」他將崔珉豪給帶下車,牽著這大人兒便往自家的狗窩走去。開門的時候崔珉豪就像醉漢一樣從他身後抱住了他,進門幾乎是讓他拖著走,「好好走。」

「嘿嘿嘿……」崔珉豪不放手,直到他將崔珉豪給丟上床,也順便將崔珉豪的保暖衣跟鞋子脫掉後,崔珉豪才較安然的躺在他的床上,東看看西看看。他拿了另外的厚棉被替崔珉豪蓋上,崔珉豪卻抱著那棉被打滾,一副不想睡的樣子,亢奮的很。

「老師……。」

「嗯?」

「你知道嗎,走進你的房間,就好像走進你心房一樣。」

「瓊瑤看太多。」

「不不……我看金庸!」

他躺上了床來,正打算入睡,沒想到崔珉豪卻朝他撲了過來。

「老師……」他的雙眼與趴在他身上的大眼相對,崔珉豪笑的很開心,連帶棉被一同將他給抱住,「我好喜歡你。」

突然的真情告白還不是最驚人的,最嚇人的是崔珉豪竟然要吻他,但卻因神智有些不清,所以只吻中了他的嘴角。

「嘿嘿嘿……」

「嘿什麼嘿?」

「我在學老師。」

只見崔珉豪垂頭又要吻他,可經緯度卻不準確,他乾脆的順著崔珉豪的角度,自動貼了上去。崔珉豪被吻的支支吾吾,喘氣聲加重起來,還蹭起了他們之間的厚重棉被,於是他乾脆將他們之間的棉被給抽了出來,崔珉豪是疊在他的身上,他才知道崔珉豪的體溫高的有些誇張,尤其是腿間的東西還很不單純的蹭著他。

「現在不行。」他輕聲說:「現在不能給你。」

崔珉豪知道他指的是什麼,只是難為情卻又想知道原因,「為什麼……?」

「因為我明天一早有課。」

崔珉豪笑了起來,於是埋在他的頸子說:「老師就是這樣,所以我很喜歡上你的課。」從不會因為私事而放棄學生學習的機會。

「老師……我好好奇你以前都怎麼應付這種情況。」他輕笑了一聲,便抱著身上的崔珉豪一同坐起了身子,一手利落的解開了崔珉豪的褲頭,便將那情慾從四角褲裡放出來透氣,「其實很簡單。」他說。

直到他咬著沈昌珉的肩膀釋放以後,他才知道,沈昌珉的方法根本是種壓抑。但他卻好喜歡最後沈昌珉摟著他睡時,在他腹上輕輕拍打的節奏。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