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他就有一個夢想,就是立志娶個會做麵包的女孩,他會在外賺錢,回家就吃老婆做的麵包,這一直是他想像的美好生活。只是當他的年歲過了三十個年頭,娶老婆的心願已是瞎想,買麵包回家吃的日子才是他真正的生活。

他是沈昌珉的死黨,不用想也知道他們能這麼麻吉的原因無他,因為他們都是一群吃貨。日常除了吃以外,保持身材也很重要,他不像沈昌珉那種怪異體質,怎麼吃也吃不胖,他是易胖,所以每天吃的麵包有限,不能過量。

至今他仍是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麼原因娶不到老婆,媒婆的理由很多,形形色色,也奇型怪狀,不是長得太可愛,就是看起來不靠譜,還有一個他遲遲不能理解的怪理由,就是說他屁股大的看上去都比女人還會生,所以不想嫁給他。後來他也放棄知道自己銷售不出去的真正原因,反正想吃麵包並不一定要結婚並且娶一個會做麵包的老婆才吃的到麵包,他只要走進去麵包店花錢買一個就行了。而且談戀愛很麻煩,經過沈昌珉的事件以後,主辦『同志人權』的他雖是熱血這類活動,但若事件的主角是他,那他寧可一輩子都單身。一個人就是他的全部,他不需要多花心思在另一個人身上。

日子就如往常,鬧鐘一響,他有如機器人一般的將自己打理完畢。今天早上有課,所以他必須早點起床去上課。他的個性跟沈昌珉有很大的出入,一般早上會排課的就只有沈昌珉,他是絕對不會將課排在早上。但也沒辦法,下午的課幾乎被其他老師給排走了,晚一步排的他只剩早上這種沒學生愛來而他也不想去的時段。

但老師畢竟是老師,同樣都在學校裡上課,他卻不能夠有翹課的權利。不過他的學生還算捧場,至少有不少人來上課,讓他有繼續上課的動力,他不可能像沈昌珉一樣,人數少於十人還上的下去,如果是他,他早已想滾回家睡覺去。

煎熬的早晨課上完後,其餘時間也沒課了,但他的行程仍是滿檔,除了兼職教書以外,他還有額外的工作,就是幫忙國家做研究,類似工研院那種,但他也非正式員工,只是個顧問,光是來工研院開會一趟的車馬費就超過了他一個月在學校教書的薪資。

所以他一點也不缺錢,可就不知道為何那些與他相親的女人就沒人想愛他。只不過他的生活很不穩定,不是特早就是特晚,偶爾還得跟學校請假小小出差幾天,他想可能是因為時間上的關係,所以沒人想與他結婚吧。不然他這麼優良,怎麼想就是想不出他會被人拒絕的理由。

但也沒關係,縱然全世界的人都拋棄了他,有一個場所絕對不會背棄他,那就是那間讓他所喜愛的麵包店。他甚至成了那間麵包店的高級會員,總消費額不知道幾個零,偶爾還能夠享有麵包店的優惠活動,送張機票讓他去各國玩個幾天。所以說,一個人有什麼不?沒什麼不好。因為兩個人的話他就得想辦法將一張機票撕成兩半,並且還要能夠順利的上飛機。

這間麵包店有個特點,就是廚房裡的風景並沒有打磚讓人看不見,而是刻意設計成透明樣,四週都由特大的玻璃給籠罩起來,裡面每個麵包師傅的工作模樣都能讓他看的一清二楚。然而他特別注意的一個人,他不曉得那人叫什麼名字,但他知道他所喜愛的麵包口味是那位麵包師傅製作出來的。

那人的手腕看上去很有力,爆筋的線條更是讓雙手看上去更有美感,讓他不禁覺得,揉著麵粉糰的男人最帥了!

他在櫥窗外站了許久,直到那位麵包師傅將盤子做好的麵包放進烤箱後,他才輕輕的鬆了口氣。其實他年輕的時候應該選餐飲系,何苦選什麼物理系來搞的跟沈昌珉一樣怪裡怪氣。他站在玻璃窗外看著那麵包師傅擦汗的模樣,沒料麵包師傅也抬眼與他對望。

他是高興的揮揮手,也從紙袋裡拿出了他最愛的麵包拿在手中揮來揮去,只見那麵包師傅以尷尬的笑容呈現,他才知道自己方才做了蠢事,而且他所站的地方連個水溝蓋也沒有,讓他不能馬上打開蓋子鑽進水溝裡一口氣將自己給溺斃。

他默默地將麵包放回紙袋裡,搔搔鼻頭裝沒事,走至地下道搭地鐵回家。今天真是愚蠢到爆炸,這也讓他想起沈昌珉對他的評價。

『你是自由人,得要有一個人包容你的自由,忍受你的自由。』

如今他終於明白為什麼他的自由必須被忍受。因為實在太白癡,天底下除了他自己外,應該沒有人願意為他賠下第二張面子。唯有單身,才是王道。







長或短不曉得,就是寫到結局為止,恩康康。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