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什麼事也沒的他一路睡到自然醒,他的生活便從十點半開始太陽曬屁股。

昨晚的際遇提醒了他今天得再去趟麵包店裡拜訪,反正今日全天後他都有空,沒課沒開會,他便也將自己的筆電一同帶至麵包店內,點了一杯咖啡也選了他最愛的麵包,就在麵包店裡悠閒的打起電腦來。他的國科會研究計畫也得趕工,要他跑去校內的圖書館像學生一樣的念書他並不喜歡,但要他待在家花自己的電費寫論文說什麼他也不願意,於是他選擇麵包店。一方面他可以節省電費,又能吃他想吃的,當然,他也想再次與那位麵包師傅攀談。

只可惜一心多用從來就不是他的強項,當他開始了他的工作以後,廚房內的麵包師傅不論看他多少眼他始終沒有所感覺。直到時間走至中午,他才伸了個懶腰,鳳眼隨意的瞧著四周圍。眼前的烘焙室只剩下一個人,似乎在趕工的樣子,畢竟吃中飯的時候也到了,只是這個人他並不陌生,於是屁顛屁顛的走向前去,敲了敲圍住烘焙室的玻璃。

那人抬起了頭與他對望,他笑的很開心,形象也不注意地便趴上了玻璃窗,鼻頭都黏在玻璃上,垂眼偷看著那人正在使用的秘方。但他什麼也看不懂,時常將鹽巴當砂糖加的他,對於這類東西沒有概念,他只有天生的絕對味覺來讓他品味美食而已。待那人將麵包放進烤箱裡烤時,他便朝那人有自信的比了一個讚。明明做麵包的人不是他,但他卻覺得很幸福,很開心。

那人外出前也向他比了大門口的位置,似乎想與他見面,他也很隨性的就點頭答應,貴重物品拿上身後也朝著麵包店的門口走去。這時分,外頭的客桌都被廚房內的糕點師、甜點師,還有麵包師傅等人給占據,待那人走出來時,已沒有位置讓他坐著吃午餐。

「難道不能進去吃嗎?」他問。

那人搖著頭,咬了一口咖哩口味的多那滋,笑道:「只能在這裡。」

他聞著多那滋的香味,眼神本是覬覦著裡頭的咖哩餡料,可卻不禁的看了一眼掛在那人胸前的名牌,『烘焙師:朴有天』

「對了,我有東西想給你。」朴有天道。

這是一張宣傳單,上頭有很多優惠等等的方案,然而還有一本折價券。他是高興地收下,可卻又見朴有天說:「明天開始有優惠,這宣傳單晚上才會開始發,這些折價券是公司送的,不過我用不到。」看來這應該是員工的優惠待遇,而朴有天卻送給了他。

「這樣好嗎?這個折價券可以折很多錢耶。」

「反正要吃麵包,我自己做就有了。」朴有天笑道。

他的心中其實覺得有一點不妥,總覺得自己應該得回饋才行,「宣傳單……你們都怎麼發?」他看著朴有天將快要將最後一口多拿滋吞下肚時,又問:「這個麵包也是你自己做的嗎……?」

朴有天的手中只剩一口,打量了他的表情一會,便笑說:「你要吃吃看嗎?」

他看著朴有天將手中的那一口遞向自己,猶豫的看著,卻說:「不用了。」

拒絕是種美德,何苦搶別人的中餐吃呢?

「真的?我覺得我這次做得還不錯。」朴有天微笑道。

「我要!」他馬上喊道。

結果最後他還是將朴有天手中的那一小口吞進自己的肚子裡,神情充滿幸福,真的是說不出好吃。咖哩有些微辣,香味濃郁味道也都剛剛好,不會太鹹,也不會太油。朴有天將袋子丟進了垃圾桶裡,回頭便向他說:「我們的宣傳單,大部分都有工讀生會來發,但是店內的員工也可以發,老闆一樣算時薪給我們。」

「那你要發嗎?」

「嗯,多賺點錢也沒什麼不好。」朴有天聳肩道。

他笑了笑,便道:「我幫你發,要嗎?」

朴有天有些驚訝,搖頭道:「不用了,那麼麻煩。」

「好啦,我超會發的!我一下就可以發完!」他懇求的又說:「而且我吃了你的午餐耶。」

朴有天笑了起來,可卻還是朝他搖頭,「不用了,真的。」

「噢,我真的可以,讓我幫你讓我幫你讓我幫你……」

擄到最後他仍是衛冕者,直到他在麵包店內待至打烊,他的論文也完成了大半。朴有天從工作室走出以後,手頭也就拿了一疊宣傳單,與他一同前往地鐵。

「地鐵站裡滿多人的,可以去那裡發。」朴有天說。

但都已經這麼晚了,雖然多半人都是夜貓子,但他睡覺的時間卻快到了。

「你全部給我,我明天一次解決。」

朴有天有些錯愕,可他卻直接將那疊宣傳單塞進自己的公事包裡頭,然而跳上了剛好到來的地鐵。朴有天是傻眼地看著他,而他卻開心的在地鐵內朝著朴有天揮手,還用了唇語告訴他,『明天見』。

朴有天的眼神隨著地鐵而去,最後輕笑一聲,便也在地鐵站的人群裡頭漸漸消失。最近好像奇怪的人很多,歹年冬,搞肖郎。只是這個肖郎……還滿可愛的。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