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不過想要湊一個樂團而已,到底是有沒有這麼難?

沒想到他們社團的文宣會被破壞成這樣,就算拉人的他真有那麼一點不對,那倒也不至於就破壞崔珉豪辛苦手畫出來的文宣吧?但是,要他就這麼放棄那個什麼鋼琴王子,說真的,他心中是有那麼點不甘願。

也許他天生屬於左腦不發達的類型,不過右腦活躍的他,他一聽就知道朴有天的琴技是過於常人,甚至覺得,若是朴有天不看任何的譜,也能當場發揮來奏一曲。他需要的是這種能夠即興表演的鬼才,而不是靠譜吃飯的人才。

但是現在又該怎麼辦?鋼琴社的人是防著他防的緊,他根本不可能再去鋼琴社的社辦看朴有天練習,也別說拉人了。而最悲慘的是,他也不曉得朴有天究竟是幾年幾,幾班的人,就算朴有天真的在校園裡很紅,對他來說也不過是浮雲。

他的下巴抵在桌上,鳳眼游移,沒多久便睡了過去。

「金俊秀。」他夢囈了幾聲,乾脆的喬了舒服的姿勢趴上桌繼續睡,「金俊秀!」

老師一掌就打響他的書桌,他仍是睡眼惺忪,還不小心流了口水,「上台去解那題,不會就去後面罰站!」

他理所當然選擇去後面罰站,連上台的意願也沒有。

他的身子靠著教室後端的學生專用櫃,眼神又不禁的向窗望的天空看去。

如果他能念音樂學校,那該有多好?

最後一堂課上完後,他便揹著自己的電吉他來至社辦,本想邀崔珉豪來一同奏一曲,可誰知打了電話給人家以後,才發現崔珉豪今天又要補習。他總是記不住崔珉豪補習的時間,只覺得自己的社團辦的很冷清,但至少還可以順道養蚊子,不爽就拿電蚊拍胡亂殺生。

他站在窗邊看著來來去去趕著放學的學生,大家直往學校大門走去,其實他也想回家,但是一回家就會被逼著要念書,於是他回家的意願變的很低,寧可在社辦一個人寫譜玩音樂,也不想那麼早回家被逼著他不想做的事情。

一向樂天的他,其實遇到他不擅長的事情,他同是跟一般人一樣,會慣性的懊惱、排斥。

才正想著自己該找什麼樂子來玩時,他的鳳眼便瞄到一個人,那人特別好認,身邊總是圍著一大堆女學生,一看就知道是朴有天。

他趕緊揹著吉他,書包就乾脆丟在社辦裡頭,拔腿來至樓梯一路往下衝,喘著氣來至那群女生的身後。為了不讓人發現他的意圖,他還刻意保持距離,走走停停,那邊躲躲這邊閃閃,跟著朴有天的腳步走。

直到朴有天身邊的女孩一一道別,他才較敢走的比較鬆懈,便走在朴有天的身後,想著自己下一步該如何開口。

「同……同學!」

朴有天轉了過身,表情沒有很訝異,那種感覺就像是他早已知道他跟在後頭一樣。

「我、我是二年D班的金俊秀!」朴有天臉上緩緩的掛上笑容,但只是看著他卻沒回話,「我……我……」

那笑容真是天殺的好看,可是為什麼只是站著?至少也說句話吧。

「我知道你,上次很對不起,我替鋼琴社的人向你道歉。」

結果朴有天卻向他鞠了個躬,他趕緊跑向前抓了朴有天的肩膀,蹙眉道:「欸……你、你不要這樣!」面對這種事情他一向都很難為情,畢竟錯又非在朴有天,「是我不對,在鋼琴社的地盤拉人……。」

「但他們也做的很過分,竟然撕了你們的文宣。」

「呃,不……可是真的很過分。」他的語氣軟了下來,肩膀也放起鬆來,抬頭便笑道:「不過沒關係,副社說還可以修補……。」

朴有天笑著點點頭,只見他又說:「同學,你不要見怪,我剛剛真的不是跟蹤你,只是……只是你可以加入搖滾社嗎?」

他看著朴有天笑得好看的笑容,自己也跟著傻笑起來,但朴有天卻沒回答他的問題,只說:「要不要來我家一趟?就在附近而已。」

他睜大鳳眼,用著猶豫的眼神盯著朴有天瞧。為什麼要去他家啊?總覺得哪裡怪怪的,如果是人蛇集團那該怎麼辦?

「呃,不行!我媽說不能隨便去陌生人的家!」

朴有天哼哼的笑了幾聲,寵溺的看著他道:「我不會吃了你,我只是想聽聽你的吉他技術如何。」

「那我們明天約在社辦見。」

「在學校的話,被鋼琴社的人看見就不好了。」

也對,可是他真的要去朴有天的家嗎?

「可是……同學,我不是不相信你啦,只是……」

「你考慮看看,再來找我吧。」朴有天從書包裡拿了一張紙跟一支筆,留下了自己的連絡方式,然而遞給了他。

臨走前朴有天還用手比了記得連絡的手勢,徒留他一人在原地傻愣。

這……應該算是好結果吧?

反正也得先問問崔珉豪哪天有空,他們再一同去朴有天的家中拜訪。

他可不想連樂團都沒組成就率先被抓去賣屁股了呢。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