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又哭又笑的,說起話來含含糊糊,沿路是擤著鼻涕,也不知朴有天聽懂了多少,更差勁的是,他也忘了他們究竟聊了些什麼,只曉得,在最後搭上地鐵時,他仍是選擇抬起頭笑看著窗外的朝他揮手的朴有天。手中的蜜糖奶酪差點就被他給抱扁了,好在餡料沒有外露,他拿在手中,便在地鐵裡啃了起來。

滿嘴香香甜甜的味道,奶酪是否沾上了嘴角他也不太在乎,咬了下去才發現陷料還是暖和的,不知道朴有天什麼時候替他做的,且又是何時在店外等著他的到來。他邊吃邊笑,忍著眼眶中的淚水,將嘴中的美味幸福的吞下肚。然而,家都還沒到,他就吃完了一個,另一個他打算當作明日的早餐,這種口味的麵包就算讓冰箱冷藏過也不會難吃,反倒別有一翻風味。

回到家中後,他洗完澡刷牙洗臉完,便也上床睡覺。這一夜他睡的很安穩,就算沒有做夢也能有笑容。原來當自己忙碌一天下來,知道有人還這麼等著他,那種感覺難以言喻,就是種一天所累積在身上所有的疲憊通通都覺得值得了一樣。

隔天一早,他仍是睡到十點多,然後將東西款款,時間約快至十一點時便搭地鐵前去那間麵包店打算占據一個屬於他的位置來工作。而今天朴有天的位置也剛好在他的對面,他拿著手上的咖啡,走至窗前看著朴有天,倆人相視而笑,貌似一點也不介意昨天的事情一樣。

陸陸續續也有客人進來,且令人驚訝的是,多半都是他的學生,說是想來買麵包當中餐,下午也就不用急著趕課。先前就知道這間店的麵包好吃,只是在價位上算是消費高,所以學生自然不會選擇這種店面前來消費。不過有了優惠,又有他的大肆宣傳,今日的人潮眾多,多到他都替朴有天開心。也有學生來過問他所認識的麵包師傅是哪位,他當然是大喇喇的介紹,部分女學生是看的開心,還特別向他探點朴有天的消息,不過他這人也太久沒交什麼朋友,所以除了名字以外,朴有天的其他個資他是一點也不靈通。

「吼,老師,哪有人朋友那樣當的啦!連他幾歲都不知道喔?」女學生調侃的說,又道:「但是他真的長的好帥喔!」

他笑了笑,看向玻璃窗裡頭的認真的朴有天,汗水是從鬢角悄悄的滑落,可過沒多久,就見朴有天拿了手帕擦拭自己的臉蛋,半休息狀的抬眼又朝他笑了開來。而他則在玻璃窗外比劃了很久,試圖讓朴有天了解,今天的銷售很棒,但不管他怎麼比劃,朴有天都僅是笑笑,也不知到底懂或不懂。然而來至各個師傅們的午餐時間,某些女學生為了瞭解朴有天,還特地留下來讓他簡單的做個介紹。

「這些是我物理系的學生啦……他們說你長的好看,所以想來調查你的戶口。」他尷尬的笑說。

女學生當然不客氣的就直接過問他們想知道的資料,除了電話外,其他朴有天都很乾脆的說了。

「你幾歲呢?」

「二十八。」

「身高體重呢?」

「六十、一八二。」

「有沒有女朋友?」

「目前沒有。」

「介意交個比你小的女朋友嗎?」他在一旁臉都黑了,沒想到現下年輕人都這麼開放,不懂害羞啊?

「不是很介意。」朴有天笑說。

「那你覺得我們比較可愛還是老師可愛?」朴有天笑而不語,他則白了一眼,大叫道:「這什麼問題啦!」

「老師比較可愛。」朴有天輕聲說。

女孩們是笑的開心,漂亮的一哄而散,徒留他們倆站在原地尷尬與發愣。

「原來你是大學教授,真的看不出來呢。」朴有天輕嘆了一口氣,微笑道:「是說,我都忘了問你的名字。」

他有些略感害羞,便道:「我叫金俊秀,就是那個金,那個俊秀,菜市場名字啦!」

朴有天笑著點了點頭,又問:「介意知道你的年齡嗎?」

「我今年三十六了。」他笑說。

朴有天覺得有些不可思議,「乍看之下我以為你比我小。」

後來他們又聊了些彼此的生活,但是聊的並不多,時間就到了。他一個沒留意害的朴有天連中餐都還沒吃完就得回去上班。為了提振朴有天的精神,他還特別買了杯咖啡送他,告訴他,今天他會在這裡待上一整天,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地方可以不用客氣的使喚他。朴有天僅是笑笑,也感激他的咖啡,回去工作前順道問:「昨天的麵包好吃嗎?」

「當然好吃!」

「如果喜歡,我可以多做一些給你,又或者你想吃吃看別的?」朴有天的神情不像在開玩笑,只見他沒回話,朴有天又說:「反正我需要有人替我品嚐,我才知道能不能拿出來賣。」

他像是傻了一樣的愣著,可卻在朴有天反悔前回過神來答應他,「好!我來當你的麵包顧問!」

朴有天臨走前,朝他笑說:「那就每天的晚間十點約在這裡,我會等你。」

他忽覺自己似乎是這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只因他最喜歡的麵包師傅說要每天做不同的麵包給他吃。其實幸福就像踢皮球,我們時常將它不經意的踢走,卻從未留意過它的停留。討個幸福似乎沒有那麼難,也該慶幸他這回沒再將這顆皮球給踢走。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