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跟著不知道第幾任女友陪看一些古裝劇,多半他都覺得皇上除了尋歡以外似乎都不太能幹,可誰知當從另一個自己接過這堆資料以後,才發現其實皇上做的事情都很不得了,就搞不懂為何歷史中總會有人想爭權奪位,並且掌管這堆他看了就頭疼的東西。

怪不得這個時代的尹斗俊不想幹了,連他自己也不想幹了。

從雜碎的小事到擴建國家的堤防,又或者邊疆的和親,還是軍機處的軍機,一位皇帝若在大學裡,還真不知得修幾學分,他一度覺得雙主修其實是不足夠了,至少也要四五主修,才有辦法對於這麼多道問題下一個完美的決策。

忽覺自己只是因為企畫案做不出來就跑去跳樓,感覺特沒用的。他瞧不起這個尹斗俊一直吃飽閒著沒事做整天欺負宅男女神,但他更是瞧不起自己的能力竟不及這個尹斗俊的百分之一。

匪類歸匪類,至少人家匪的特別出色,還是國家元首呢。

一支毛筆從濕的狀態讓他拿至乾澀,他仍然一份文件都沒有做好,光是看著這些古代的文字,不只是文謅謅,就連書寫的方式也不同,大學非中文系的他很難一下的會悟,可想起若自己做不出個鳥就等於敗給了這個尹斗俊,他心頭就是不甘。

所以他每天特別的勤奮,一早起床就沒踏出過大殿半步,就算到了晚間時分,他也是如在現代的作息一樣,大約兩三點睡,六七點起床繼續蠻幹。

偶爾國師會過來看看他,多半是想告訴他大臣的計謀,可他卻興致缺缺,反而將一些手中棘手的問題拿出來與國師討論,告訴他們,與其想著怎麼殺了皇上,倒不如先解決人民的困苦再來想也不遲。

畢竟將這個尹斗俊給幹掉,人民的生活一樣不會變得更好,反倒只會更亂。

國師想想也有理,反正現在是由他這個好脾氣的人接手,做起事來也比較不用顧慮是否會被殺頭,便也替他傳喚一些專業大臣來與他做個討論。一開始總覺得沒辦法習慣,腦中的速度完全跟不上這些大臣的腦子,可也慶幸,這些大臣對他無害,倒是額外提供了別的資料讓他從頭開始學。

有時候他想不明白,這個尹斗俊明明就有這麼好的臣子,為什麼不好好的多加利用?又到底是為什麼,這個尹斗俊會變得如此暴戾?

他一個人坐在離他大殿較近的涼亭,闔上書本,吹著徐徐的涼風,沒多久後便也趴在案上睡了過去。

他已有好多天沒有好好的睡過,就為了這堆奏摺,足以搞的他比平常上班還累。可他也因此學習了許多不同的東西,就算解決的進度的腳步緩慢了些,可至少緩慢腳步,仍是在前進,有解決總比沒有解決來的好。

他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待他再次醒過來以後,卻被坐在前端的人兒給嚇著。

「哦!你怎麼在這裡?」他舔了舔乾澀的嘴唇,揉著眼問。

梁耀燮轉過頭看著他,停頓好一會才輕聲的道:「出來散步,在這歇息。」

他只是笑笑,看著今天不太一樣的梁耀燮,他曉得這宅男女神的心情一定不好,只是讓他意外的是,他卻沒想過宅男女神會不介意的與他共用一個涼亭。但看著梁耀燮的神情,這種感覺就像是有什麼話想對他說,可卻又說不出口一樣,外表就算很安靜,他也能感受到梁耀燮內心的掙扎。

不過傷心事也不用刻意問了,為了讓梁耀燮的臉上多點笑容,他拐了個彎說:「你們這時代的字,跟我們的很不同。」

梁耀燮的眼神本是無神,可聽他這說,眼睛倒是雪亮了起來,好奇的看著他。

「而且毛筆好難寫,我那時代都用原子筆。」

「原子筆?」梁耀燮學他說道,但聲音聽上去很沙啞,像是前晚去看了演唱會整場尖叫,結果隔天聲音一點也不給力。

「我好像有帶過來。」他突然想了起來,於是站起身,便道:「要不要來我房間一趟,我找給你看看。」

可梁耀燮都還未有回應,他又說:「欸,不行,等等被那個恐怖的人發現,我可能就死定了。」

梁耀燮的臉蛋有些錯愕,可卻抬起頭向他道:「他不在宮內……。」

既然不在,那當然就去他的大殿一趟囉。

他在房間裡找著自己的西裝,東摸摸西摸摸,最後真被他找到了他一直帶在身上的原子筆。他興沖沖的拿給梁耀燮,還教他怎麼拿原子筆寫字,並且寫了屬於他們那時代的字給梁耀燮瞧,梁耀燮也覺得有趣,只不過結論卻不怎麼樣。

「還是毛筆好,你們的字好奇怪。」

「你們的才奇怪。」他笑說。

梁耀燮似乎也放鬆了起來,漸漸願意與他開口聊天,而他也順勢拿了幾本較難懂的奏摺問著梁耀燮這上頭的意思,果然經過一翻解釋以後,才知道他真是文學素養不夠,國文必須砍掉重練。

「這個……」梁耀燮突然指著他床上的西裝,便問:「我能試試嗎?」

「可以啊。」

雖然都是男人,但他也不太好意思站在梁耀燮身後看著他換衣服,便走出了臥房迴避。待梁耀燮穿著他那套西裝前來書房見他時,不知道為什麼,他第一時間就笑了出來。

「你笑什麼?有那麼好笑嗎?」情急之下,梁耀燮竟然有些慌亂的問著他。

他放下手中的資料,向前替梁耀燮整理那套西裝,笑說:「沒什麼啦,覺得你人真的很小,衣袖跟褲管可以反摺的。」

他替梁耀燮打理一翻後,便讓他站在鏡子前端看自己的模樣。

「我們那時代的衣服還不錯吧!」他笑說。

梁耀燮看上去也頗喜歡,只是臉上卻不禁惆悵,看著鏡子裡的他說:「你們那時代有很多這種穿起來像個男兒的衣服嗎?」

「很多啊,有分男女款的。」他點頭道。

「真好。」

他又瞧見梁耀燮的笑容,只不過多了一點苦澀。

「難道你穿的不是這時代男人穿的衣服嗎?」他問。

梁耀燮轉頭看著他,搖頭道:「不是,我被迫得穿女裝。」

原因他也沒多問,就是笑笑的說:「我們那時代也有像皇上這種人,喜歡男人,卻又愛他的男人穿女裝。」

「蘿莉塔嗎?」梁耀燮突然問。

他睜大了眼,只覺不可思議 ,「你竟然還記得蘿莉塔!不過蘿莉塔不是這個意思。」

後來他才向梁耀燮解釋什麼是蘿莉塔,還誠實的告訴梁耀燮,他就是個蘿莉塔的愛好者,喜歡嬌小胸部不大的女孩,這會讓他有很保護慾,而且容易將小人兒給抱進自己懷裡。

梁耀燮聽了聽,也沒說什麼,只道:「那我就是男生的蘿莉塔。」

他拍了拍梁耀燮的肩,搖頭說:「男生的話叫做正太啦!」

梁耀燮抬起頭看著他,愣了好久,也沒對他說話。

「怎麼了?」他問。

「那你喜歡正太嗎?」

本來眼睛就不小的他,這次瞪的更大來,看著臉頰永遠都是那麼鼓,且令人想咬一口的梁耀燮。

「喜歡囉……!」

總而言之,現代尹斗俊又不小心的得了一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