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覺得自己的運勢很好,像是人生第一次中了彩券一樣的精彩。

自從遇上朴有天以後,他的好事不斷,除了吃的方面有了著落以後,沒想到他的姻緣也變得不錯。已經好幾年都沒有媒婆傳來消息的他,近期他的相親不斷,還特地寄了些照片要他挑選,順便空個時間來跟這些女人見見面。他是興高采烈的與沈昌珉分享,也要沈昌珉替他選一枚,但沈昌珉的世界就像是沒有女人這類的動物一樣,告訴他,這每個人都長一樣,所以無從分辨。

「欸,以前你還沒有珉豪的時候不是都看巨乳嗎?難道那些AV女優對你來說都沒差別?」

沈昌珉的神情依然淡定,反倒巨乳什麼鬼的都是浮雲,便道:「誰來演不都一樣?都只是打手槍的一種消遣。」

他完全鄙視沈昌珉的說法,虧他們年輕時還一同對著那些AV女優的身材說三道四,誰知現在有了崔珉豪,女人就成了只是消遣的對象。

「那你看到乳牛的奶會勃起嗎?」

「怎麼可能。」

「都是巨乳啊!」

「先生,你跨種族了你知道嗎?」

今天他依然很忙,不過他還是帶著那些照片打算開完會以後前來麵包店問問朴有天的意思,看看能不能為他挑個賢慧且顧家的老婆。

與朴有天的約定,至今他們從沒爽約過,可他老是遲到的規矩還是改不了,通常趕到時,都已是晚了二三十分鐘以後的事情了。但讓他最感心的是,朴有天從來沒向他抱怨過約會要準時等等,反倒是他每回都率先道歉,而朴有天也僅是一句,沒關係,我能體諒。

這回待他趕到了以後,朴有天是靠站在路燈底下,拿著一本書看著,另一手則拿著要給他試吃的麵包,他加快了腳步,甚至是用跑的來至朴有天身邊,喘道:「抱歉,這次的會議又開晚了。」

朴有天笑著說沒事,收起那本類似參考書的書籍,順手將麵包拿給了他,「吃吃看吧,這也是我用剩下的食材做的,不過我發現還能夠做出別種口味。」

他二話不說就咬了一口,這種是面上不曾有過的口味讓他的味蕾變的新鮮,一口接著一口不停的吃,他整個人都覺得特有活力。麵包的口感偏硬,但是裡面所塗抹的醬料卻意外的能將麵包的香氣提升,越嚼越香,就連鼻息間也能嗅到那一絲絲的蜂蜜香。

「這是什麼醬?」他問。

朴有天笑了笑,便說:「你真識貨,一次就問到了重點,這次歐洲的蜂蜜醬,跟我們的很不同,是白色的。」

他又咬了一口,點頭說:「一般蜂蜜的醬都是液狀的,吃起來也就甜甜的,香味沒有這麼濃厚,不過這種白色塊狀的蜂蜜醬卻很不同。」與類似法國麵包的麵包夾雜在一起,這種口感真的是難以形容。

「這種麵包叫Brochen。」朴有天說。

他聽的有點糊塗,蹙眉道:「波?波啥?」

「Brochen,這是在德國很普遍的麵包,四五粒可能才零點幾歐元而已,但不論是配奶油或者蜂蜜醬都很能提味。」

他舔著嘴唇點點頭,吃完了第一個,他迫不及待的就拿起第二個來吃。這一個型狀就特別的怪異,皮上來有類似海鹽的鹽巴,他直接就咬了一口,沒想到裡頭還有塊狀的奶油。一般奶油多數都會直接融化再塗抹,不過朴有天的手法不同,則是將塊狀奶油直接包覆於內,配合著一起吃,鹹鹹的香味與濃厚的奶味,仍是讓他吃的津津有味。

「這個好!你這次的作品都將麵包本身的氣味給散發出來!」如果有桌子他可能連拍十下叫個十幾分鐘,來表現一下自己的拍案叫絕。朴有天手頭抱著書,看著他幸福的笑容,臉上也不禁的跟著笑了起來。

「這個麵包叫做Brezel,也是德國的平民麵包。一般都是直接將麵包撥開,然後去挖塊狀奶油來吃,不過因為你比較不方便,所以我就先將奶油給塞進去麵包裡面了。」

「謝謝你!」他高興的笑說。

不知道這頓消夜他多增了幾大卡,但他卻是一點也不介意的將手中的麵包一次的嗑光,摸著滿足的肚子,又朝著朴有天笑了開來。他們倆趁著他的肚子消化之際,便在路燈底下聊了起來。從年輕時對社會的憧憬,至出了社會以後的那種落差的情景,他們沒有顧忌,也沒有比較,便將自己的心路歷程說了來。後來他才知道,朴有天的生活比他還來的辛苦,早上六七點就得起床準備做麵包,每天大概都一兩點睡,如果遇到有節慶的日子更是辛苦,睡眠時間必須縮短,而且至少會有兩個星期工作都超時,可令人最無法體諒的,就是薪資依然不變,絲毫不差。

「這樣你還待的下去喔?」他蹙眉道。

比起他自己,他一天上課的時數最多不超過六小時,也就是他只接了三堂課來上,其餘就是靠著與工研院配合的技術研發、每次開會的車馬費,還有研發成功的儀器申請專利後的權利金,他一個月的薪水就是朴有天的好幾倍。雖然他也有遇過工作超時的情形,但是他的時間較不固定,可也不會受節慶的影響。

「本來是待不下去。」朴有天看著他,淡淡的笑說:「但是後來……我決定繼續待下去。」

他的情緒都比朴有天激昂,認為這般的超時很不合理,但為何朴有天卻選擇繼續做去下?

「為什麼?這樣你的健康會吃不消的!」他打抱不平的說。

朴有天腋下夾著乙級烘焙師技術士的考古題,輕輕靠著路燈桿,那樣子一點也都不埋怨,臉上反倒是另一種讓人敬佩的笑容,「其實麵包師傅要致富是一件很難的事情,除非我的麵包別出心裁。」他看著朴有天的神情,只見朴有天抬眼看著他說:「但是,麵包師傅做麵包的真正目的,不在於賺多錢,而是在於多少人吃了以後會有滿足感,並且為他們帶來幸福。」

明明就小他八歲,為什麼說起話來卻比他這個已經三十六歲的傢伙還來的成熟?

「你每次吃麵包的笑容,給了我這樣的想法,雖然一個月的薪水不多,但是只要看著你每次吃完後的笑容,我就覺得我必須繼續努力下去。」

他臉上不禁的染起一道紅暈,要說尷尬也不是,羞赧也不是,只是對於朴有天的這翻告白,他的心卻跳的很快。原來能夠成為別人的助力,是這種感覺……。

「我打算參加乙級烘焙師的考試,考上了,我能做的麵包也就更多了。」

「我幫你加油!沒課的時間,讓我幫你買午餐跟晚餐好不好?」他笑了開來又說:「噢,請不要拒絕我,我最討厭別人拒絕我!」

朴有天離開的路燈桿,臉上笑著說:「我們回家吧。」

「吼,拜託啦!」

「再說。」

「欸欸,不要這樣啦……。」朴有天轉了過身看著走在他身後的煩人精,突然伸過了大掌,害的他以為朴有天要揍他,可卻未料,朴有天竟是替他將嘴角的麵包碎屑給剝落,「再說吧。」

於是一路上,朴有天的背上扛著一只像是撲街人影,只不過這人是撲在他身上。

「你不答應我就不讓你搭地鐵!」

「先生……。」他從身後扣住了朴有天的頸子,就是不讓朴有天離開他,「再這樣,明天就沒麵包了。」朴有天輕聲說。他趕忙的在人潮中放手,只是這齣鬧劇已不知入了多少人的眼,他卻也不知應該丟臉。

「掰掰。」他中規中矩的說。

「明天見。」朴有天笑說。

後來他才發現放在口袋裡的那堆相片,他忘了問朴有天哪個女孩好。可回到家以後,他卻將這些照片通通放進了抽屜裡,睡前望著天花板悶想,『要娶,那倒不如娶朴有天,不是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