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臉皮不薄的將所有的相親都給推辭,也向一直以來合作的媒婆說道,不需要再替他作媒,他想想還是一個人好。能做出這翻決定也是因他的生活中有了早已實現的嚮往,每天都能夠吃到好吃的麵包,每天也能夠與朴有天見面,不是他等朴有天,就是朴有天等他。對於這翻的等待他不覺得浪費時間,反而能將每刻中都用的淋漓盡致,這樣的生活他比較喜歡。

有時開會開的較晚,他也不會覺得累,能更是勤奮的搭車回家,就只為見朴有天一面。小小的動力,小小的幸福,他覺得這樣的生活很快樂也很充實,至少他回到這個城市以後不會只有他一個人,因為還有人等著他,也還有美味麵包等著他的歸來。不過朴有天仍是沒答應他讓他幫忙買中餐跟午餐,其實他能幫忙的天數也有限,因為他並不是每天都有空堂。所以朴有天的不答應,讓他一度不能諒解。

都吃了人家的免費麵包,而卻沒有任何回饋,說什麼他的良心就是過意不去。只是朴有天比他更狠心,寧可讓他過意不去,也不想麻煩他提領便當來給他吃。既然朴有天不喜歡,那麼勉強下去也沒意思。

往後的日子依然平凡,偶爾他會心血來潮上網抓一些較近年度的考古題,替朴有天做了一翻整理以後,像個老師一樣的列印出來讓朴有天帶回去讀。反正做講義或找考題,這對他來說就像吃滷肉飯一樣的簡單,所需的時間也不用太多,劈哩啪啦就能夠整理出一份考古題來。不過就在前些天,他發現玻璃窗邊以前經常站的地方多了一個人,是一個很漂亮又有氣質的女孩,不管朴有天的工作臺在哪一邊,女孩總會選在朴有天的玻璃窗前,安靜的看著朴有天做麵包。

這種感覺跟他當初很像,他也不知道看了幾年以後才真正知道朴有天叫做朴有天。只是女孩跟他大不相同,不會將臉貼上玻璃,也不會有怪舉動去騷擾麵包師傅,臉上只有溫柔的笑容,以及炙熱的眼神。

他這人也不知道該迴避,在麵包店裡只要見到那女孩,他便會忘記手邊的工作,觀察那女孩的舉動。果不其然,他也沒留意日子過了多久,漸漸的,女孩已不是僅站在店外的玻璃窗前,而已進展至店內,眼神跟隨著朴有天的身影。不知道朴有天曉不曉得,但他一直都知道有這麼一個女孩的存在。每天與朴有天的小約會,他卻不曾跟朴有天提起過。這像是一種自私的表現,他希望每次朴有天抬起頭時,第一眼不是看那女孩,而是看他朝他打招呼。不過女孩總是坐的比他離朴有天更近,搞的他想換位也不是,不換也不是。

說真的,他不該這麼自私,畢竟麵包裝潢成這般的目的就是想供人觀賞,他豈有霸占著不讓人看的道理?

今天依舊閒暇沒課沒會議,一整天他打著報告又做著講義的他,由於太晚注意時間,當他發現時已經十二點十分,他才趕緊衝去櫃檯買了一杯咖啡,然而走出麵包店外。這回朴有天不是站著,而是坐在有陽傘下的小桌小椅,與那位經常出現的女孩坐一起。他們看上去並不熟悉,他知道朴有天的表情有些生硬,只見女孩將手中的便當遞給了朴有天,旁觀者的他才看清他們倆是什麼關係。也許在他有課的時間裡頭,朴有天早就與這位女孩照過面,他還自以為自己將朴有天給矇在鼓裡,不提一切就沒事。慢慢的,見他們有說有笑,他便也走進麵包店裡,將手中的咖啡一飲而下。

看看時間差不多,他的東西收拾乾淨,走出麵包店以後,朴有天也剛好吃完中餐,見他要離去的樣子,便留住他的步伐。

「你要離開了?」朴有天問。

嗯,沒錯,他今天並不打算在店內待到十點。

「我下午有事情。」

「是說今天晚上……我可能沒辦法做麵包給你吃。」

他看了一眼站在朴有天身旁的女孩,大概了解為什麼。

「中餐……好吃嗎?」他抬眼笑著又說:「我第一次看見你吃麵包以外的中餐。」

女孩笑的靦腆,朴有天的臉上也有些紅暈,也許是天氣暖和的關係,所以面部肌膚特別敏感吧。

「還不錯。」朴有天笑說。

他拎著筆電,拉了一下,便垂眼笑道:「我早說過要幫你買別的午餐……一直吃麵包也會膩。」

「不,那太麻煩你了。」那麼麻煩這位女孩就沒關係是嗎?

「我先走了。」他抬頭笑說,轉身就走。

後來與朴有天晚間時間的約會,次數也慢慢銳減,大部分是朴有天傳簡訊來向他請假,而他也沒什麼地位要求朴有天補假。他進出麵包店的次數也沒以前的多,只是每當他進去買麵包時,他總會看見那女孩坐在內用處,等待著朴有天。於是經常等他的人不等了,而他經常等的人,也換作別人來等。他笑了笑走出麵包店,一路前往學校。他沒有吃麵包,只將麵包送給沈昌珉與崔珉豪,說是吃不下,沒胃口。

「沒胃口你買什麼?」沈昌珉吃得不情願,但沒幾下就將麵包通通都吞肚。

「想說還是要支持他一下啊,有買就有業績。」他苦笑說。

「你早上照過鏡子嗎?」沈昌珉問。

「幹嘛啊?」

「你看過自己的笑容嗎?」

「怎樣嗎?」

「你今天笑得特別難看。」

一句話就堵塞了他的心頭,連下午的會議,他也開得亂七八糟,心不在焉。直到搭車回到他所居住的城市以後,他本想直接走較近的路程回家,但卻腳賤的又選了另一條能經過麵包店的路走。他站在麵包店前,看東看西,店早已打烊,照亮他的只有朴有天經常借燈念書的路燈。看來朴有天找到了更大的動力,所以已經不需要他的鼓勵。

他靠在路燈下,想著自己不知為什麼要拒絕媒婆拒絕的那麼快,如今他真又回歸一人。為何總是在他習慣了以後又要他再改規矩呢?

他像個流浪漢的蹲在路燈下,一待就待至十二點,路上沒有半個人,沒有車,他也錯過了末班地鐵。待他回過神以後,才知道這回又得求助於沈昌珉。

「昌珉,可不可以來麵包店這裡接我?」沈昌珉先是沉默,爾後才掛了電話,沒多久人就出現在他的面前,「這種時候打我手機,珉豪都睡了你打家電會吵醒他。」

他抬頭看著沈昌珉,狼狽的抹著臉上的淚水,深呼吸便說:「我可不可以抱抱……?」

沈昌珉連回應都來不及,他便衝進沈昌珉的懷中,一把用力的抱住。所有的淚水、鼻涕以及哽咽,盡數的被沈昌珉的體恤吸了進去,沈昌珉順著他的背脊,同然沒有開口過問來龍去脈,他便自己說了起來。

「我好像喜歡他……。」他蹭了蹭,又道:「我喜歡他……。」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