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金俊秀吵了一晚的沈昌珉,一大清早身體都忘了得爬起來吃早餐,崔珉豪眼看時間已過了四十幾分,便也覺得不大對勁,於是就逕自走進沈昌珉的房間,看看沈昌珉是不是有哪裡不舒服,所以才會睡得比平常晚。誰知一進門就見倆人躺在床上,他躡手躡腳的看著床上的另一人,這人他很熟悉,是跟他感情很好的金俊秀老師。

他走至沈昌珉的身邊,蹲了下身看著沈昌珉的睡顏,於是推了幾下,輕喊:「老師……已經七點囉。」沈昌珉聽見此話,馬上從床上彈了起來,又見崔珉豪問:「怎麼俊秀老師會在這?我沒買俊秀老師的早餐,還是你的三明治先分他吃?我買了五種不同的口味,你先選你想吃的吧。」

崔珉豪的眼神很淡然,沒有懷疑,也沒有猜忌,只隨他走出臥房來,輕輕帶上房門,沈昌珉才對他說道:「我的三明治分他一個,不用再去買了。昨天他凌晨要我去麵包店載他,我猜他可能在那等麵包師傅等的很晚,所以錯過了末班車。」崔珉豪站在廁所外,安靜的聽著,「然後他跟我說,他喜歡那個麵包師傅,可是麵包師傅卻有了女朋友。」

沈昌珉走出來以後,特別針對金俊秀睡在他身邊一事特別做了解釋,「他昨天吵著說想跟你一起睡,但是我怕他會吵到你,所以就叫他來跟我睡。」

「跟我睡?為什麼?」他笑問。

「他擔心說如果他跟我睡,你會胡思亂想。但是情緒低潮的他,行為都很像喝醉酒的醉漢一樣,會大哭又大鬧,所以我還是拒絕他跟你睡。」

「俊秀老師喜歡有人陪他睡嗎?」沈昌珉嘆了一口氣,輕聲說:「一般是不會,但傷心的時候特別會想有人陪在他身邊,所以他昨天才吵著不想回家,我就把他帶來了。」

「他好像小孩喔……。」他們倆拿著早餐,一同在沙發上吃了起來,崔珉豪的神情是若有所思,沈昌珉則是忙著吃早餐,免得等會在職專班的課程延遲。而崔珉豪卻在他忙著吃早點的時候問了他一個問題,「老師,如果你沒有我,你會喜歡俊秀老師嗎?」

這個問題讓他有些傻眼,只是他表現的並不明顯,「不會。」他篤定的說。

「我覺得你們滿適合一起的。」崔珉豪笑說。

「也許我只是適合照顧他,可是我們本質上是相斥的。」他們因是同類人所以相聚,但他們不會因是同類人而相守。

「相生相剋嗎?」崔珉豪問。

「算吧。而且他那人有一點很麻煩,就是他所有的情緒都很有感染力,他笑你會跟他一起笑,他哭你也會不由自主的想陪他哭,但是我討厭這種感染力。」

崔珉豪轉頭看著他,笑道:「那我的情緒不就很沒感染力囉?」

他將最後一個三明治吞下肚後,淡然的說:「不一樣,我的世界是看著你轉動所以轉動。」

若是沒有崔珉豪,他的生命大概就會停滯在某個點上,然而不再繼續轉動,生活也不會有創新,僅會是一種例行公事般的將餘生給慢慢地消耗殆盡而已。

時間一到,沈昌珉就揹起背包去上課了,徒留崔珉豪在家中陪伴仍未睡醒的金俊秀。直到十點,金俊秀才迷迷濛濛的腫著雙眼從臥室裡走出來,在房內寫論文的崔珉豪聽見外頭有動靜,便也趕緊走了出來,為金俊秀打理。

「珉豪啊,對不起呢,闖進你跟昌珉的愛的小窩。」金俊秀刷著牙笑道。

崔珉豪搖著頭靠著廁所門笑道:「如果老師你怕孤單,我們很歡迎你常來。」

看來崔珉豪是知道他的事情,聽見這話就如單刀直入,一針見血,害的他心底又慢慢的淌血。看著鏡內的自己,卻又不由自主的哭了起來。他洗了好幾把的臉,也擤了都快一斤的鼻涕,才膽敢將毛巾掛上,走出廁所來見人。崔珉豪知道他哭的傷心,於是也在他走出廁所以後趕緊為他倒了杯牛奶,然後拿三明治給他吃。

他一人在客廳裡默默的吃著,崔珉豪則是不敢多話的躲在臥房內看著他,直到沈昌珉上完課回來以後,又見他坐在沙發上掉眼淚,劈頭就說:「你到底是在哭什麼?」

他擦著眼淚,三明治就像永遠吃不完一樣,嚥不下口,「我失戀了啊。」

「你的戀情根本沒開始,失個屁!」崔珉豪在房內也走了出來,坐上沙發遞了張衛生紙給了他,見他任性的說:「你要安慰我啊!」

沈昌珉臉上不大耐煩,坐上崔珉豪身邊的位置,盯著紅眼的他說:「不然我們幫你辦個同志人權遊行,要嗎?」

「不要!那超丟臉的!」

「你也知道丟臉!」於是他笑了出來,這輩子他不知道丟了幾張沈昌珉的臉,如今還能將自己家拿出來讓他當避風港,說什麼他也不會忘記沈昌珉對他的恩惠。當然,還有完全不計較的崔珉豪。

「俊秀老師,你還會再去那間麵包店嗎?」崔珉豪插話問。

他的情緒波動已不大,臉上淡然的微微笑笑,「昌珉說的沒錯,其實根本就未開始,也實在沒必要因為這種事情而傷心難過。」

以為自己得放棄一切,後來想想自己本來就是一無所有,又是何來為了放棄而傷心或難過。但他必須勸自己回頭拾回一樣東西,就是寂寞。

「我會再去的,因為我還是喜歡他的麵包。」他搔頭笑說。

他本來就是一個人,現在也沒必要因為又成為一個人而覺得空虛,他只需要繼續支持朴有天的麵包就行了,因為他原本愛上的,就是他的麵包。

「謝謝你們。」他笑著又說。

後來他沒有繼續留在沈昌珉的家中打擾,他回到家以後,也一樣將東西收一收,決定宅在麵包店裡繼續他的工作。人本就該從哪跌倒,就再從哪站起來,他不該因為自己的自私而讓朴有天覺得自己的麵包已不被他支持。想當初,他們的約定就是由他來當麵包顧問,讓朴有天的創新能夠上架,賣出更好的實績。誰知搞到最後他卻是情不自禁,他該怪自己,而不是怪罪朴有天為何察覺不到他的別有用心。

就讓一切回到當初所約定的地方,感慨與惋惜只能是曾經,但不能是桎梏自己海洛因。

他來到了麵包店裡,坐上他一直以來的特等席,女孩依舊等待,他也等待著晚間十點的到來,無論朴有天赴不赴約,有麵包他就吃,沒麵包他也不會有損失。直到中午,他仍是替朴有天買好一杯咖啡,要走出麵包店時,才發現麵包架上有新貨,而且是當初朴有天讓他品嚐含有特種蜂蜜醬的Brochen與內餡是塊狀奶油的Brezel。

有一種感覺告訴他,這就是值得。







希望大家喜歡這樣的俊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