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有新產品的推出,不論是不是出自朴有天之手,他總是在校內幫忙宣傳,請大家多多捧場,當然,他最推薦的皆以朴有天的麵包為主,其餘不是朴有天的蛋糕麵包類為輔。

對於美食他一向不會誇大不實,好就是好,壞就是壞,於是他每每推薦的麵包風聲傳了出去以後,據說麵包店內是供不應求,經常短缺。一整天下來,幾乎是累壞了那些麵包師傅,尤其是朴有天,每天的約會雖也不再照常,時而有時而沒有,但有相聚的時候,朴有天總是告訴他,今天的銷售不得了,公司器重他的手藝,所以薪水也有了些調漲。

他不會在朴有天面前邀功,他只喜歡聽著別人嘴裡訴說的成功,因為快樂與人分享會變成兩倍,所以他也樂於傾聽朴有天快樂,與他一起狂歡,一起慶祝。

「這是最後一份的考古題了,希望你能考到乙級的證照。」他笑著將自己特別做的講義給了他,而朴有天則遞過手中的麵包,也朝他笑道:「這不是新作品,但是你喜歡的。」

他就如以往一般,吃也沒吃相,同樣是一粒塞嘴中,另一粒留做當明天的早餐。只是他的話變得少,也不過問朴有天的感情生活,只過問靈感有沒有。說刻意也不是刻意,他只是選擇性的挑選自己想知道的資訊,至於其他,究竟是好或是壞,他想他沒有立場知道,也不太需要曉得。他們一樣走在街上,雖是肩並肩,可彼此間卻有種比誰都陌生的氣息,朴有天似乎早已查覺,只是悶了好一段日子,今日才開口朝他問:「金先生,其實有件事情……我一直想問你。」

他撇頭看向朴有天,挑眉道:「什麼事?」

「如果不想回答沒關係……有陣子,我常見你眼睛紅腫的來麵包店……是發生什麼事嗎?」朴有天比劃了一翻,卻見他微笑說:「也沒什麼事,都過了。」

他繼續走向前去,其實他不想回答這種問題,因為說了出口也無濟於事,反正哭過的事情也不一定值得再回過頭回味,他又不是吃飽撐著沒事做。

「最近很對不起,中午時分還有晚上都沒辦法跟你聊天。」朴有天突然說。

他沒有轉過身,孤身被路燈照亮的背影,在夜裡的街上停了下來,轉頭笑道:「女朋友很重要的,不能等有時間才去珍惜。」

朴有天面有難色,只是時間也不多,他們站在地鐵站,各自看著來車。待他的地鐵到來,朴有天在地鐵停下以前,來至他耳邊問一句,「金先生,愛情與麵包,如果是你,你選擇什麼?」

一般愛情指的就是情愛,麵包指的就是錢吧?

「麵包。」他微笑說。

沒有猶豫,一樣上了車以後,他朝著朴有天揮揮手,笑容才慢慢的逝去。對他來說,愛情可能不會是甜的,但麵包對他來說,卻能永遠是甜的。雖然錯開了與朴有天的緣份,但他也不覺得有什麼好懊悔,因為他一人也能夠過的滿足。

當日子過了兩三個多月後,對於這段極短的感情史他也漸漸的無關痛癢,甚至能夠當成笑話一樣的嘲笑自己,只是除了沈昌珉等人知道以外,其他人他也沒大嘴巴的宣傳。不過他忽然發現一件事,他不知已過了多久沒再見過那女孩的出現,女孩什麼時後消失的他沒注意。朴有天也回歸中餐吃麵包的日子,總是忘記幫朴有天佔外頭位置的他,這回也同朴有天站在麵包店外吃著午餐。

他本想過問為何女孩不見了,可想想就算了,等等若是情況如他所想的那樣,他不曉得朴有天會以什麼情緒與神情來面對他,分了也好又或者僅是今天忙碌所以沒有出現也罷,總之他不希望這些事情影響朴有天的心情,還有即將到來的烘焙師考試。

「金先生。」

「嗯?」

「我後來跟那個女孩說,我選擇麵包。」

這件事情好像是非常久以前的事情了,現在突然提出來,讓他有點搞不清楚狀況。

「所以上個月他就跟我分手了。」朴有天笑說。

他笑了笑,老實說他不曉得自己該說些什麼來安慰朴有天,但奇怪的是,既然分手了,為什麼朴有天還這麼老神在在?

「呃,天涯何處無芳草,何必單戀一枝花。」腦中勉強擠出一句陳腔濫調可卻頗有文學素養的字句來安慰朴有天,只是他不知道有沒有用。只知道朴有天笑的很開心,他不懂為什麼要這麼開心,至少也要跟他一樣來大哭一下吧?

「我覺得那時我有點重色輕友,為了陪他,一直拒絕跟你的約會。」朴有天抬起頭來,眼神有著沒有以往的真摯,像是真心對他說的一樣,「雖然愛情很美好,但他沒有辦法支持我的夢想。」

他抿了抿嘴,終於忍不住的說:「怎麼可能不支持呢?他來麵包店這裡看你很久的,一定是喜歡你做麵包的樣子啊。」

「他是喜歡,只是他又希望我能夠別一直花時間做麵包。」朴有天嘆氣道。

「他希望你陪他吧。」他說。

「嗯,於是他某天生氣的問我,愛情跟麵包,我選什麼。」怪不得朴有天會跑來問他,只是他覺得朴有天問錯人了,畢竟單身的他,很高的機率一定是選擇麵包。除了賺錢外,他們也沒有其他顧忌了,還選什麼愛情呢。

「你選擇了麵包……。」他咕噥的說。

「你那時不也選擇麵包嗎?」朴有天反問。

「欸欸,這標準不一樣啊。」

「因為我知道,我只有選擇麵包才有辦法再跟你見面。」

他瞪大眼看著朴有天,明知道朴有天沒有那種意思,但為什麼他還是情不自禁的想歪?難道情意猶存,還是緣份未盡?

「跟你在一起的時間很重要,你是我的靈感來源。」

他紅了臉皺著眉,輕聲說:「這位大哥……你這樣很像在告白你知道嗎?」朴有天笑眼瞇瞇,也沒說什麼,便將手中最後一口麵包吃進嘴裡,又喝了一口他替他買的熱可可,「金先生,你介意跟比你小的人交往嗎?」

他搔了搔鼻頭,讓自己的冷靜下來,便說:「我是不太介意啦,只是男人都比女人早死,我怕他以後會孤單。」

「跟我交往看看吧,金先生。」朴有天直接笑道。

那樣的笑容很刺眼,很好看,很溫馨,也很美好……但……

「有病……!」

他卻摀著嘴,紅著臉說。







下好離手下好離手,朴有天注意金俊秀已很久,他們會在一起嗎?
帶上床靈感會更多的,朴先生……(菸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